老兵维权

老兵维权(网络图片)

中国大陆近期发生的两起事件值得关注。一是《炎黄春秋》、共识网等大陆知名良知媒体在被中共霸占或封杀之后引发了大陆新闻界、文学界的广泛声援,抗争余波激荡不止;一是数千名老兵围聚中共军委大楼并引发了广泛的政治影响和社会影响。虽然两起事件带有浓烈的体制内改良性质,但不可否认,两起事件都包含着有利于促进大陆维权运动和民主转型的积极因素,说明了良知、人性和勇气在专制体制日趋严酷的钳压之下仍有一定的存在空间和发挥余地,凸显了中共专制政权的制度弊病和统治危机不断加重的现实,是中共政权的“枪杆子”和“笔杆子”在同步觉醒的阶段性标志。

2016年7月,大陆独立媒体、著名的敢言文史刊物《炎黄春秋》被中共文宣部门的走狗——中国艺术研究院唆使人员非法抢占,并将《炎黄春秋》改头换面。《炎黄春秋》虽曾得中共已故元老习仲勋、萧克、张爱萍等人撑腰、支持和杜导正、胡德平等德高望重的体制内在世者的全力抗争,然而,由常理推断并从杂志社现任主要负责人和习近平、彭丽媛的关系来看,霸占《炎黄春秋》杂志社的命令恐来自习近平本人,因此《炎黄春秋》的原班人马就显得极为弱势,迄今为止未能在法律维权之路上前进一步。

但是,《炎黄春秋》并不是孤立的。《炎黄春秋》的办刊宗旨和二十余年的持续启蒙,以及揭露中共历史黑幕、尤其是毛时代历史黑幕的努力,唤醒和吸引了体制内外的大批读者,其中不乏大陆新闻界、文学界人士。据悉,鹊巢鸠占之后,伪《炎黄春秋》风格大变,订阅数量直线下滑,说明了《炎黄春秋》的读者群普遍抗拒原刊的被占被改。据博讯报道,近日国内各大媒体纷纷以转载文章的方式“声援”《炎黄春秋》,共同质疑中宣部驱使中国艺术研究院抽换、霸占独立媒体的粗暴做法。据不完全统计,以转载文章方式对《炎黄春秋》原班人马表示声援的大陆媒体有中国法制传媒、中华发展报道网、中国三农网、中国网、法制与社会、华讯网、资讯在线、搜狐媒体新闻、荆楚荆门、江苏都市网等等……

除了系列大陆媒体表示集体性抗议、声援之外,大陆新闻界、文学界的不少体制内人士还以写诗作词、署名抗议、实名投书、接受采访等方式对《炎黄春秋》原班人马提供个人性质的道义支持和舆论声援。此前美国之音报道,由知名作家冰心的女儿、大作家杨沫的儿子、《血色黄昏》的作者老鬼等首批120多人签署的公开信,揭露《炎黄春秋》遭受抢占和欺凌的真相,并进行声援。此外,由于共识网同样影响、感染了不少体制内媒体甚至喉舌媒体的编辑和工作者,因此共识网被封也在大陆新闻界、文学界等领域的知识群体中引发了广泛不满和一定声援。

中共控制之下的媒体及媒体工作者对被占遭封的《炎黄春秋》、共识网等媒体的广泛同情和声援,是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权势集团不断收紧大陆言论尺度、不断压缩媒体自由度所引发的必然反弹,是大陆新闻界、文学界良知尚存的体现,反映了未曾完全丧失新闻职业道德和道义底线的大陆新闻工作者对大陆媒体生态日益恶化之现实的深重忧虑,是中共的“笔杆子”不断觉醒的一个阶段性标志。虽然中共的“笔杆子”领域不乏改良人士、对体制内改革充满幻想以及向往开明专制者,但不可否认,也有一定比例的人认可宪政民主,只是因谋生、安全等缘故无法明确表达真实观点,因此总体而言,中共的“笔杆子”因《炎黄春秋》等敢言媒体被占被封而发声抗议之举具有积极意义,有利于促进大陆维权运动和民主转型。

就在《炎黄春秋》事件余波未平之际,2016年10月上旬和中旬,大陆各地的一直遭受体制性剥夺的老兵们经串联、组织,忽而聚众数千,齐集于戒备森严的中央军委大楼前,并提出维权口号和维权诉求。有时政论者将此事与十几年前一万多名法轮功学员同聚中南海请愿之事相对比,惊诧于维权老兵们的组织水平和对抗中共愈发严酷的维稳手段的能力。由于职业经历使然,老兵们的组织能力、反维稳能力自然强于绝大多数民众。对于中共当局而言,老兵群体维权之事不在少数,但围聚中央军委之事应尚属首例,自然如临大敌,出动大批军警包围请愿老兵。然而据悉,目前中共当局并满足维权老兵们的基本诉求,只是车载人劝,驱散了事。由此细节足见中共当局的强横和骄狂。

最近几年,老兵维权运动发生频率较高,规模化和组织化水平不断提升,参与者不断增加,上访级别愈来愈高、直逼帝都,反映了老兵们的权利意识不断高涨,抗争意志不断增强。虽然维权老兵已经不属于中共的枪杆子之列,但是,由于维权老兵曾经属于中共枪杆子和体制的重要组成,并且与中共军警等体制内人员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老兵维权运动的日趋高涨,以及某些老兵的逐渐超越经济目的、融合了一定的民主诉求的维权理念,会使越来越多的中共军警因人思己,由彼及此,对自身前途和中共体制产生忧疑,甚至会质疑中共执政的合法性。正如维权越战老兵陈亚雄在《湖北省武穴市越战老兵陈亚雄给习近平与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的一封信》中所言:“对退伍军人的迫害,也是对现役军人的打击,因为绝大多数的现役军人都会成为退役军人,如果他们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只要维权就遭到迫害,那么谁还来当兵。”据悉,一位身在中央军委大楼前与维权老兵对峙的武警官员对旁人说自己很同情维权老兵,并说“我们绝不会动手的”。句中的“我们”,说明了中共军警之中同情维权老兵者大有人在,说明了对中共当局不满者也为数不少。

截止目前,《炎黄春秋》被占被封事件所引发的抗争余波还在继续震荡,且有渐趋扩大之势;以中共当局的一贯做法和日益强硬的统治方式而言,老兵们的维权诉求也很难获得中共当局的善意回应和有效解决,因此全国性的老兵维权运动也将继续发展,规模将继续扩大,整体维权诉求将进一步超越个体性和经济性、趋向政治化。归根结底,这些矛盾都是中共专制体制所造成的,专制体制在不断扩大着统治集团的私欲和既得利益之际,也不断增加其罪恶,为了保住既得利益、使罪恶不被清算,统治集团必须死保一党专制、压制言论自由。尤其当专制危机不断加重之际,独裁程度也随之加强,专制管控愈趋严苛,言论自由状态必然每况愈下,积年而成的一点言论自由成就毁于一旦根本不足为奇,同时,弱势群体所面临的愚弄洗脑和不公不义与日俱增,与权力差距成正比的权利差距会愈来愈大,以普通中共军人而论,不少中共军人在忠党爱党等洗脑理论和炮灰逻辑的愚弄下被变相奴役,还要面对强势腐败军官的重重压榨、地方政府的欺压剥夺……如今,《炎黄春秋》等敢言媒体的被打压事实,以及愈演愈烈的老兵维权运动,使得中共“笔杆子”和“枪杆子”在同步觉醒,这是专制统治严酷高压到一定程度物极必反的一种征象。志在推动大陆民主化的人士应主动把握大陆剧烈社会矛盾中蕴含的有利于促进民主转型的契机,积极进行启蒙宣传和组织引导,提升“笔杆子”和“枪杆子”群体的觉醒程度,激励他们共同投入到追求宪政民主的历史洪流之中。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0/23/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