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监复记录,高瑜整理

谈话人:何家栋、高瑜、姚监复(编按: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业生产力研究室主任)、廖美香、蔡秀霞(编按:廖为香港记者、蔡为前香港记者)、韩三洲(编按:何家栋女婿)。
地 点:同仁医院住院部、西区、十三层、十八室
时 间:二○○六年十月二日

高瑜:何老,您好些吗?您看谁来看您了,这是姚监复先生。(何家栋先生高兴地与姚监复握手).何老,廖美香也来看您了。

廖美香:何老,您好!(何老激动地与廖美香拥抱。)

何家栋:小廖,好几年不见了,还是那么美,那么香!

高瑜:这是蔡秀霞。

蔡秀霞:何老呀,我们好几年没见面了!

何家栋:上次我们还一起吃海鲜,你的小公司怎么样了?

蔡秀霞:唉呀!您还惦记我的小公司!

高瑜:何老,小廖这次是做为北大留学生,受中联办的邀请来北京的。

廖美香:三十日参加了国庆宴会,曾庆红接见了我们。

何家栋:(拉着廖和蔡的手)我的左眼早就瞎了,现在右眼也不行了,现在你们在我面前,我已经看不见你们了,我要请你们向曾庆红,向中央转达我的意见:一个十五岁参加八路的老党员,八十三岁的老人的心里话:不要打仗!不要打老百姓!不要共产党再打共产党!赵紫阳、胡耀邦都是共产党,为什么要打倒他们呢?

(此时,他泪流满面,失明的双眼直瞪着来访者廖、蔡为他拭泪).

不要报复,要和解,要宽容

姚监复: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何家栋:那是说拿武器的中国人不打拿武器的中国人,我还要说的是拿武器中国人不要再打没有武器的老百姓。刘源来看我,我对他讲:“你们是军人,你们再不要打老百姓,不要打自己人,好吗?”下决心不要再打了,要与老百姓和解。(再对廖、蔡):请你们转告上边,传给曾庆红,要学会宽容、和解,不要报复、要和解。对六四可不急于平反,不要提“惩办李鹏”,我不主张再提这些口号,这意味着要采取报复行为,我不主张报复。对六四受害者要恢复名誉,承认是公民,不是暴徒。领导者何苦背上那么多包袱?不要自己给自己出难题、出题目。

历史要让历史家去写,一切交给历史去裁判!再不要用军事手段、用暴力对付老百姓。对邓小平的功过,也交给历史裁判。六四可以保留意见,可以讲是在一个特殊时期的特殊情况下,领导人采取了一个错误的行动。

现在要提倡全民和解的精神,谁错了?谁都有错,历史会打下完满的句号,不必现在争历史地位。有些问题,以后再说。这样提法,有人会说我是“投降派”(再一次泪流满面)只要不再打老百姓,我愿意当一回向党投降的“投降派”。我可以给他们下跪(这句话姚先生有意没有记录,我认为补充上为好。高瑜记)

全民和解,不是不断地以报复对报复,可能年轻人、孩子们不赞成,但是没办法,为了国家,需要当向党投降的投降派,我是为了全民和解,主张宽容,请孩子们原谅,八十三岁的老人糊涂了。

何家栋:我的日子不多了,过去没有为党为人民作什么贡献(咳嗽,高瑜为他接了一口血痰)。请你们把这些心里话传到上面去。可以“一党专政”,但是不要“一派专政”。延安整风批判王明、博古,毛泽东还把他们选进中央委员会,给予工作,对于有反对过自己意见的人,还采取了宽容、团结的态度,那时还不是“一派专政”,从文革时期就是“一派专政”了。为什么到了八十年代对胡耀邦、赵紫阳就不能采取宽容的办法呢?为什么放弃了和解、宽容、团结的传统,要搞“一派专政”呢?要下定决心,在党内不要打自己人、打好的共产党员。要学会宽容、和解。宽容比自由更重要,和谐比民主更重要,上面有人对我很反感,也没有办法,党内鱼龙混杂,有好人、也有坏人。我对党仍然抱有期望,对党中央抱有期望,对曾庆红也抱有期望。我期望不要一派专政,不要再打自己人了!要宽容、容得下不同意见的人,否则选来选去更不理想,不要一派专政。

现在中国老百姓没有造反的可能性,武装镇压太不得人心。中央要有自信、要大方一点,不要怕人讲话,开放一点,开放到让人都能讲话,不要打。党是代表人民利益的,怎么怕人民、打人民?当兵、当警察就准备为人民服务、牺牲,怎么怕打呢?打几拳、砸两块砖头怕什么?怕人民打,就不要当兵、当警察、当人民解放军,当人民警察就准备可能挨人民打,可以挨打。而拿武器的人专打平民百姓就不好,千万别打老百姓,几年前我对刘源说过“你当了武警的领导,千万别打老百姓,别打没有武器的老百姓!”

当初革命是干什么?为了什么?不要忘记过去,不要背叛人民,不要怕人民,不要打老百姓,可以讲理嘛,老百姓真有错误、犯了罪,你有武装可以抓捕,公开审判、判刑嘛,不要用武器对付老百姓嘛,不要这样,绝不要这样,党要有自信心,不要自己人打自己人,现在老百姓没有造反的可能性,不要怕。(何老不顾疲倦,继续讲下去。)

历史的玩笑:红色反动文人

何家栋:现在主要问题不是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主要问题应该反对无产阶级自由化。现在领导部门、宣传部门不讲规则、秩序,真是严重自由化。应该反对无产阶级自由化,搞上点资产阶级自由化,老百姓还可以说话,要是搞无产阶级自由化,老百姓就没法活了。民主是少数服从多数,百分之五十一的人赞成表决通过时,对百分之四十九的反对者就不是民主自由了。民主可能以多数人的名义进行专制统治。要自由,就要宽容的环境,宽容比自由更重要,胡适当年向蒋介石要自由时,就提出过:“宽容比自由更重要”。(对姚):杜润生、李锐等老同志是旗手,我们跟着他们走。鲍彤的修养、学养很好,我崇拜他,请你向他们和其他老同志转达我的问候,向他们问好!我建议在大陆出版《刘宾雁纪念文集》。

高瑜:何老当年是因为出版刘宾雁《在桥梁工地上》两人一起被打成右派的。

何家栋:要想想,成见毁人到多大程度啊,我十五岁参加八路、入党,解放后是极右派,极端右派,在工人出版社写了吴运铎,用第一人称写的《把一切献给党》……

高瑜:这是您第一个喊出的口号!

何家栋:(笑了)反右运动中我被打成右派,又变成了“红色反动文人”的右派。历史对我们开了一个这么大的玩笑。莫名其妙!下放了,别人也不敢喊我“右派”,极左派怎么成了右派了呢!我这一生是挺有意思的讽刺小品。

姚监复:你是个“把一切献给党的右派!”

何家栋:可见,成见毁人到多大程度啊!曾庆红可以多作些工作,同知识份子讲讲和,有些关于他的传闻,但是真正的实际表现并不多。我对他的印象并不坏,希望他更多的正面表现。我愿意投他一票,希望他更有自信心,多做一些有实际表现的实际行动。

姚监复:曾庆红当中央组织部长时,以中央组织部课题组名义出版了《中国调查报告——人民内部矛盾的研究》,书中提出过:对人民内部矛盾“慎用警械、警具、武器”(何点头).

高瑜:何老,刘亚洲看您来啊。

何家栋:来啦!

韩三洲:就前两天。

你是一只勇敢的雄鹰

何家栋:我写了文章批评刘亚洲,讲了他很多坏话,但是他能容忍。对他这个人,我很佩服,虽然他坚持毛泽东的正统观念,但是他能听取不同意见,有自信、不怕辩论。想正本清源,这个人有特别可爱的一面。他是有消解能力的,有的领导自身没有消解能力,肚量又小。如让刘亚洲当宣传部长,比较难对付,现在的宣传部长好对付,几个小人物写文章声讨,都应付不了。如果让刘亚洲当宣传部长,他出题,有人就可能交白卷,有能人不会用,人才从来不受重用。

何家栋:我现在是无忧无虑更无畏。我写的东西检了话头,没有创见,没有多大历史价值,我的日子不多了,没有多大贡献,我只想好好报效自己的祖国(紧握姚监复的手),相见恨晚,我不是名人,谢谢你送的书。

姚监复:你的文章是理性的、深刻的,将留在中国的历史中。我代表一些你认识的同志问你好!我还会再来看你的。

高瑜:何老,我快走了,我的讲话稿写完了,我提到您,我要把我这次获得的水晶鹰送给您,因为您就是盘旋在祖国苍天、俯视厚土的一只勇敢的雄鹰。

何家栋:你去吧,夸奖你就是自家人夸自家人了。(对廖、蔡笑着说):我作过一个梦,梦见在香港搞民主表演,“香港民主无厘头”(大笑)。

廖美香、蔡秀霞:何老,欢迎您到香港去,我们陪您到处看看,陪您逛街。

何家栋:不给签证,无法去。

高瑜:去年年初,香港邀请,李锐、何老都没有给签证。

何家栋:以后也不可能去了。十多年前我见到廖美香,我亲了她,说又美又香,今天她又亲了我,哈哈……又见到蔡秀霞太好了。高瑜是最漂亮的姑娘,也是最勇敢的记者,希望你们幸福,为祖国多做一些报效祖国的工作。

何家栋先生又同姚复监合影,此时何老儿媳带着广安门医院专家来给他看病,何老站起来,“给我们家的四口人照一张像。”“再给我和我的医生照一张像。”在欢乐中一一留影,一一握手、拥抱、道别。

——《开放》2006年11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