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脚步声

请让这金丝菊融化,
或是枯萎,
见证你怀中的轻霜。
秋天快要褪去,
那是你的足迹,
在四季交替的日子里嬉戏。
轻一些吧,
不要踩痛了水鸟的翅膀,
他们还要南行。

明天
或者后天,
我去寻一个白昼,
让雨滴在思念中凝成冰雪。
呵你冬天的手,
我的小丫头儿,
北方快要上冻了。
等到黄河停滞的那一天,
请用你的羊毛裙,
来换我的赤诚。

红隼掠过阿尔卑斯山,
神鹰掠过安第斯山,
苍鹰掠过喜马拉雅山。
让我做你自由的歌者,
为每个生生不息的步履和足印,
撒下爱的种子。

040 期

我疲倦了,
爱人。
在被初冬封存的梦境里,
似乎见过
卡西莫多和他钟声中坠落的雪。
哦,
那不是雪,
那是忧伤在沿着歌声流浪。

请掐一掐你那指尖的冰棱,
算算亡魂重归的日程。
当青春在雪地上踩出最后一个脚印,
纷飞的露水
便会结伴前来萦绕我那寂静的黄河。

轻霜停在红枫叶上,
我捧一捧激流挂在树梢,
为你
淋湿心头的愁绪。
来年的候鸟,
也许会错过山茶花开放的季节。
只是我依旧在边塞的一角期盼
那残雪驾起阳光去向彼岸的日子。
便将思念收入行囊,
追逐渐渐消散的前路。

民主论坛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