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中国共产党是苏联共产党用卢布催生并豢养出来的,所以大多数中共党人都对苏联一徃情深。他们对苏联的解体,无不如丧考妣;如今,又就把感情移植到俄罗斯和普京身上了。】

一,《大公报》为抢救利特维年科提供了帮助?

俄罗斯一个名叫利特维年科的叛逃间谍“神不知鬼不觉地遭人下毒,在全世界的目光下默默离开了人世”,党的喉舌幸灾乐祸,一面说着风凉话,一面趁机恐吓自己友,以稳定军心。刊登在2006年11月25日《大公报》的施君玉《一个叛逃间谍的悲剧下场》文章说:“可悲的是,人们关心的头号问题并不是他的生死命运,各国也没有为抢救他而提供什么帮助,‘是谁对他下了毒手’反而成了人们关心的头号问题。”

那么,中国共产党、《大公报》和施君玉同志是否发扬了革命人道主义救死扶伤,为他的俄罗斯叛逃同志送医送药了呢?如果中国共产党、《大公报》和施君玉同志插手了利特维年科的抢救过程,那么中国共产党、《大公报》和施君玉同志就要对利特维年科之死负上某种程度的责任,也成了“下了毒手”的嫌疑分子。如果也不曾出手救援,那么施君玉同志不也成了“可悲”的而且更加可耻的“人们”了。

二,英国亏待了利特维年科?

施君玉说:利特维年科于二○○○年成功逃到英国,寻求避难。对英国和西方而言,利特维年科无疑是送上门来的一条大鱼,谍报意义上的价值非同小可。“然而,耐人寻味的是,这位俄国大间谍足足等了六年之后,于死前一个月才获得英国国籍。而且,英国方面似乎也没有为他提供特别的保护。”

然而的“然而”,中国共产党便能为它的特务和投奔者“提供特别的保护”吗?施君玉同志如果不健忘的话,请回忆一下中共怎样厚待奉毛泽东之命与日伪勾搭的特务头子潘汉年和杨帆?陈布雷的女儿陈琏、胡适之的儿子胡思杜,投奔共产党后有什么好下场?

放弃了在英国优厚待遇的周世昌,一家人回到“伟大社会主义祖国”后,落得什么下场?老舍也是从英国回去的,他受到了怎样的保护?一九四九年从香港游回去的徐铸成、宋云彬、马寅初等许多条大鱼,下场又如何?

三,背离“行规”下场悲惨

施君玉恐吓说:背离“行规”下场悲惨。施君玉同志竟以谋人寺护法头陀自居了!你看他对家法行规何等烂熟:“间谍是一个特殊的行当,它的职业特点决定了就是要为政治服务,为国家利益效劳。但是,利特维年科虽然投身了间谍这个职业的‘黑洞’,却不愿接受‘黑洞’内的行事规则,其结果必然是悲剧性的。就其性质而言,利特维年科的行为,与一个神父强奸一名少女没有本质区别。也就是说,他做了一件他这个身份最忌讳的事情。如果想对自己的国家表达反叛,他大可不必进入间谍这个‘职业黑洞’,而选择其他与国家抗争的方式,就像一个好色的男人不该当神父一样。利特维年科正是违反了间谍这个职业的‘行规’,因此他的悲惨下场带有一定的必然性。”

看来,施君玉们要死心塌地地为黑社会主义黑洞鞠躬尽瘁、与宪政和民主为敌到底了。

四,中共党人的俄罗斯情结

中国共产党是苏联共产党用卢布催生并豢养出来的,所以大多数中共党人都对苏联一徃情深。他们对苏联的解体,无不如丧考妣;如今,他们又把感情移植到俄罗斯和普京身上去了。领土可以给俄罗斯,金钱可以给俄罗斯(“购买”潜艇、米格机、战略轰炸机及其他军火、天然气),绝密情报可以给俄罗斯(请俄军来中国联合演习、免费赠送大量军事机密)等。

看《大公报》、施君玉们怎样落力为俄国洗脱暗杀利特维年科的嫌疑吧:“有关利特维年科的中毒过程,英国媒体连日来众说纷纭。自利特维年科住院起,国际上就认为是俄罗斯派特工对他下了毒,但立即遭到俄方强烈否认,俄方表示愿意配合英国展开调查。至今,英国医学专家连利特维年科中的什么毒都无法搞清,至于下毒的真相更是扑朔迷离,相信将永远成谜。”

但从“背离‘行规’下场悲惨”和“一个叛逃间谍的悲剧下场”这两句话看,《大公报》、施君玉又在暗示利特维年科死于被背叛的俄罗斯手上。真是做得神来又做鬼,这不又出卖了俄国亲人吗?

新世纪新闻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