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回:黄蒲诚单刀赴会,刘云谈荆轲刺秦

朝来不知疲倦的雨,只是寂寞的下,寂寞的下;把黄蒲诚的心情都落得低谷了。
屋子里,刘云划了一根自来火点燃了烟卷猛地吸了几口,又从腰下悬着的布袋里抓起一把炒熟的黄豆嚼进嘴里;时下,一群地下党人正在缜密讨论新的方案,会议上刘云对着同志们说道:现在孚中公司已经被我们控制,接下去要做的事情就是瞒天过海,尽快把这批交通运输工具走私至大陆,目前看来我们急需把这批物资转移至地下,目的是为了躲避耳目,这样一来港英政府出入口总署的稽查大队就不会察觉到我们的行径。
方孟豪整理了刘云阐述之後的条理,在会议上继续发言道:一方面我们可以凭藉手里获得的通关证件分批次运至大陆,另外方面,若这批物资无法通过正常海关途径运抵大陆,我们可以在孚中公司的後花园里开凿出一条秘密地道,从地下贯穿至香港的水货码头,然後派我们的船只循水路把交通运输工具私运至大陆。
刘云站起身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思前想後觉得这个方案可以期许,於是说道:我看後者方案可行,现在朝鲜战事日益激烈,前不久我从小道消息得知,美国已经下达最後通牒,任何物资都不允许经香港出口至大陆;我看之前的公关费是打了水漂,我手里的这张《香港出入口总署通关批文》其实早已形同虚设,我命令按照方孟豪的方案执行我们的最新计画,此事就交由方孟豪全权处理。
突然外面有探子来报:报告长官,外面有个自称是铁血救国会的人要来见您。
刘云觉得事有蹊跷,问道:你有没有询问他的姓名。
探子禀道:他说自己叫黄蒲诚,说自己曾经和方孟豪在大陆的时候打过交道。
刘云向方孟豪使了一个眼色,方孟豪自然能够领会刘云的意思,说道:想不到居然是他,他可是当年三青团的得力干将,蒋建丰掌中的能臣,他既然有勇气来一趟单刀赴会,想必是想投石问路,投奔我们地下党。
刘云说道:既然他有备而来,不妨请他进来听他怎麽说。
话音刚落,只听见门“吱呀”一声借助外力推开一道缝隙来,里面的人看得清楚,只见门缝里有团黑影在闪动;这时,一扇木门缓缓敞开,那团黑影被亮光慢慢地吞噬没了,转而黑影遮罩下的脸部轮廓逐着光线愈发的明朗起来。
黄蒲诚淋得像一只“湿嗒嗒”的落汤鸡,还时不时地袭来一个接一个的喷嚏,俨然一副“心碎人瘦”的疲态;他在门外反觉得局蹐不安,驻足良久。他心里明白,一旦一脚踏入深幽如海的地下党,自己再想回头是万般不可能的事情了,他犹豫再三,终究还是踏进了地下党的大门。
外面的雨从未间歇,淅沥的雨线打在窗户的玻璃上,发出“劈啪”的声响;屋内万籁俱寂,令人安静的有些可怕,一双双眼睛齐齐地盯着黄蒲诚,他能感觉到这里的气氛不算融洽,在同个屋檐下那麽多双眼睛正在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看得出这里的每个人心底里都不怀好意……
刘云展现出皮笑肉不笑的姿态,右手伸出握手的姿势,蒲诚伸见状伸出左手相握,刘云对着蒲诚假装关切道:没想到你能来,真的是给寒舍蓬荜生辉呀!
黄蒲诚摆了摆手,说道:我何德何能,这次来是有要事劳烦您。
刘云命人掇来一条凳子说道:先莫说要事,我们一起坐下来谈谈心,我很钦佩你的胆识,不过我更欣赏在狱中作诗题写“慷慨歌燕市从容做楚囚”的汪精卫。
刘云分明是在暗示黄蒲诚已是“瓮中鳖”,潜台词像是在警告黄蒲诚这里才是地下党的大本营,如果要学“荆轲刺秦”,无异於以卵击石;刘云像一只狐狸试探着对方,他的眼神犀利,仿佛能洞穿人心。
面对经验老道的刘云,黄蒲诚的心理素质正饱受着考验,只见他面不改色地对了一首汪精卫截然相反的诗歌:心宇将灭万事休,天涯无处不怨尤。纵有先辈尝炎凉,谅无後人续春秋。
刘云自然明白这句诗暗含的道理,拍手称快道:好诗好诗,不过这首诗较比之前显得悲凉,这是汪精卫发表“艳电”投靠日本人所作的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想借汪兆铭来和我求和的喽?
黄蒲诚说道:除了求和,此次行程的目的是想一起搭夥完成一桩买卖。
刘云哈哈笑道:看样子我猜对了,你不妨说来听听,也好让我们在座的各位洗耳恭听。
黄蒲诚继续说道:上次孚中公司仓库爆炸案的主谋“梁复生”并没有死,是我救了他一命。
刘云用手指拈灭烟头,直起身子来,吩咐手下的人先行下去,刘云冲着蒲诚笑道:你告诉我这些莫非是想从我手里得到赏金?
黄蒲诚回答道:除了钱我更喜欢女人,凭藉你们的手段抢到我心爱的女人才是我此行的目的所在。
刘云脱口而出:抢谁?
黄蒲诚直言不讳地说道:我要抢的人就是“徐宝琴”。
刘云背着手,在蒲诚身边转悠了一圈,一手撂在蒲诚的肩膀上,另外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原来你爱上了徐寅的女儿,这麽说徐宝琴并没有死,既然没有死你应该去找她而不是来找我。
黄蒲诚说道:不瞒你说,我已经脱离了铁血救国会,原因是梁复生抢了我的女人。
刘云嘴角浮出诡异的笑容,显得有些得意洋洋:这麽说你是有求於我,如果我不答应你的请求呢?
黄蒲诚说道:梁复生现在就在客栈,你们只要抓住他就能顺藤摸瓜找到蒋建丰,我想这条大鱼你们是不会错过的。
刘云冥思了一会,说道:既然如此,这桩买卖我们成交,那麽接下去我们该怎麽做。
黄蒲诚说道:请火速派人去抓捕梁复生和徐宝琴,事情办完之後徐宝琴归我,梁复生你们自己处置。
刘云喊来几个得力的干将,这其中就包括方孟豪,刘云说道:大夥儿都听好了,就按照黄蒲诚说的去做,梁复生只是鱼饵,我们需要用他诱捕大鱼上钩。
欲知後事请看下回

回目录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