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再说嘉卉带着两个儿女苦苦度日。这几年陆离混的好些了,经常会派人给她送一些钱物,她们娘仨不再缺吃少穿了,可是陆离更不着家了。嘉卉不过才二十几岁,每日独守空房,不免寂寞难耐。缺少温情的生活,以及独自带着儿女的苦楚,使她未老先衰,僵硬呆板的脸上整日没有一丝笑容,她整个人看上去也显得有些痴呆。
这日,娘仨正坐在自家小小的院子里,嘉卉在给辰良修改一件旧衣服,辰良坐在桌子旁读书,妹妹馨宁坐在一旁听他读书(那时候女孩还不能上学)。这时候忽然从院外走进来一个人,他们抬头一看,原来是陆离!不禁大感意外。陆离在外面混的春光得意,怎么会回来看他们呢?
只见陆离慢慢走进院子,看了他们一眼,也不说一句话,忽然泄气地坐在椅子上。娘几个互相看了看,都没有说话,也没有露出欣喜的表情。
陆离坐了一会,忽然站起来,跑到嘉卉面前,扑通跪下了。
“嘉卉,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孩子,以后我再也不出去了,好好守着你们过日子。”

在天行山上。轩原等人带领着士兵们重新修正被毁坏的房子,山下的农民们也偷偷上山帮忙。很快天行山就恢复的差不多了,士兵们的日常训练和生活也慢慢走上了正规。轩原跟所有的士兵进行了一番训话。
“兄弟们,我不管你原先是陆离的兵,还是天行山的老兵,既然跟了我轩原,就必须听我的指挥。原来陆离在的时候,让一些人无法无天,破坏了天行山兄弟们之间的团结,现在我回来了,一切内斗、一切混乱必须结束,天行山必须得重新恢复秩序。”
“兄弟们,我再说一次。造反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无法无天、逃脱一切的法律和秩序,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任意地烧杀抢掠而不会受到惩罚。我们造反是因为对朝廷、对官府法制崩溃的不满,我们想摧毁这个混乱的旧世界,重新建立一个秩序良好的新世界。所以,我们首先应该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如果我们为所欲为,那么我们跟那些丧失人性的贪官有什么不同?朝廷的法制崩溃了,并不代表这个世界就没有秩序、没有规则了。有一套超脱人类社会的自然法则在统治着整个世界、整个人类,你们知道是什么吗?那就是公平、正义、善良、博爱、道德、秩序,等等一切能让人们生活的更幸福的东西。这些才是人们应该追求的,是人类的本质,它们高于人类社会的一切法律、规则、制度,它们是永恒不变的。也就是说,不管人类社会发展成什么样,它们是永远存在的,永远统治着这个世界。所以,不管法制崩溃到何种程度,只要我们还记得这些属于我们本质上的东西,那么,我们的社会就不至于太堕落,我们的生活也不会看不到希望。说了这么多,你们知道我在说什么吗?你们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吗?”

“大当家的,我们明白了。”一些士兵回答。
一个看上去有些聪明的老兵说道:“大当家的,虽然你说的我们之前闻所未闻,但我也听得明白,似乎这是我们早已经知道的东西,只是被遗忘了好久,经你一提醒,我又记起来了。”
“这就对了,正因为在我说的是一些人们本质上的、共同拥有的东西,所以你们一听就明白了。中国人只是由于某种原因,暂时遗忘了而已。”
广志对轩原的一番说辞大感惊奇,私下时就问道:“这些你都是怎么知道的?”
“没事的时候我爱在心里瞎琢磨。”
“是吗?哎呀,我一琢磨复杂的东西就想睡觉。不过呢,自从你受了这番磨难,我发现你比以前更加超脱了,领悟的也更多了。”

轩原既在天行山上重新确立了秩序,人们个个心里欢喜,不再像以前那样悲观失望了。这些天士兵们夜夜狂欢,庆祝他们的新生,新兵则庆祝自己有了安身之处。轩原众兄弟也和士兵们一起痛饮狂欢,每个人都露出了发自内心的欢乐。
这日,农民们领上山一个人来,四五十岁的样子,略显沧桑,穿着奇异,打扮不像是中国人,却长着一副中国人的面孔。据他说,他是中国人,只是喜欢到处游历,去过好几个国家。说白了,他是一个流浪歌手,平时就以卖艺为生,顺便周游世界。他给自己起名羲之,据他说,是为了不忘本。
“真的吗?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轩原问道。
“是一个奇女子,叫利贞,她介绍我来的。”
轩原招呼羲之坐下和他们一起喝茶,并问他都去过哪些国家。
羲之喝了几口茶,说道:“我去过印度、阿拉伯、埃及等国家。”
“很远吧?”扬波惊奇地问。
“非常远,尤其是埃及,但是很值得,我见到了庞大的金字塔。这些旅行花费了我大半辈子的时间,我只是想回国来看看,过几天还要继续出发。”
“给我们讲讲那些国家吧。”承宇说道。
“可以给你们讲一些,我知道的故事太多了,也学会了不少外国歌曲。但是比较下来,我觉得各个国家的文化都各有千秋,有的文化会没落,有的会被新的文化所代替,引起我深刻思考的是中国的古老文化,自从孔子以来,儒教一直统治着中国的世俗社会,人们既不敢反抗它,也不敢更新它,很多人还有意无意地维护它,几千年来中国被一种规则所控制,没有进步,没有创新,这不是很可怕吗?”
这些话触动了轩原的心事,他拉着羲之的手,说道:“羲之先生,我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呢,我看你别走了,就留在这里,咱俩好好说道说道。”
“那可不行,在一个地方久待,这不是我的性格。我可以留在这里三天,跟你好好讲讲我知道的东西。”

下面就是羲之讲给轩原众人听得故事,这些故事让轩原听了心潮澎湃,浮想联翩,引起了无限的遐思。轩原本是一介武夫,但也喜欢看一些书籍。自从在罗基山修行之后,他更爱静坐遐思了。
“我去过的国家,最美丽的是埃及,这个国家有在沙漠上建了很多庞大的金字塔,金字塔里是他们法老的尸体,他们称作木乃伊,因为他们认为人死后是可以复活的,就像他们拜祭的冥王奥西里斯一样,为此他们写了《亡灵书》,指导所有的埃及人如何走上复活之路。这是他们国家的圣书,就像我们中国的《诗经》《周易》《论语》等等儒家经典一样。”
“我重点给你们讲讲另一个最伟大的民族——犹太人,传播到全世界的基督教就是从他们那里起源的,他们最伟大的著作就是《圣经》,包括《旧约》和《新约》,全世界的基督徒相亲相爱,亲如兄弟,他们之间没有身份、地位、贫富的差别,他们都是上帝的子民,在上帝面前都是平等的,这不是很神奇吗?因为有上帝的关爱和监督,我觉得那些人比起中国人来更有爱心,对一切的生命更尊重,更有敬畏感,也更珍惜生命,当然他们本人看起来也更有灵性,更活泼,更有自己的想法,有自我意识,不像中国人那样在强权面前逆来顺受,任人摆布,在比自己弱小的人或者动物面前又像凶神恶煞一样,这是我非常不喜欢中国人的地方。”
“《旧约》里有一个伟大的先知摩西,他为了使犹太人摆脱埃及人的奴役,带领着犹太人历经千难万险,出埃及、过红海、穿越西奈沙漠、制定‘摩西十诫’,最终抵达约旦河东,带领犹太人走上了民族独立的道路,我希望你喜欢这个故事。来,我详细给你们讲讲。”

三天来,羲之就这样给他们讲了很多迷人的异国风情,轩原听得废寝忘食,越发不舍得让羲之离开。第三天晚上,羲之要求在篝火旁给士兵们唱一首外国的歌曲。
只听他唱到:
“你是多么美丽,我的爱!
你的眼睛在面纱里流露出爱的光辉。
你的秀发飞舞,如一群山羊
奔跑在青青的山坡
你的牙齿洁白如绵羊
你的嘴唇像朱红缎带
当你启齿时更加秀美
你的面颊在面纱后燃烧
你的颈洁白如玉
又圆又润
一串项链像一千面盾牌挂在周围
你的双乳像一对羚羊
一对双生的小鹿在百合花间吃草。
我要在没药山上留下
在乳香山上留下
直到晨风吹拂
直到黑夜消散。
——”

他的声音嘹亮动听,吐字清晰,士兵们一边听着,一边鼓掌叫好。
一边旁听的轩原听得热血沸腾,他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浅显易懂又优美的歌词。不知道怎的,这首歌还令他想起了利贞,想起了利贞那迷人的笑脸和会说话的眼睛。羲之接着又唱了几首歌曲。等结束之后,人们都围着他跟他说话,轩原只好先回到自己的屋子等他,他决心劝他多留一些日子。
过一会,扬波回来了,轩原问羲之怎么没有一起回来。
“他走了,下山去了。他说远方在呼唤他,他不能停下脚步,就不跟你告别了,让我转告你一声。多奇怪的一个人,是不是?”
轩原听了,叹息道:“可惜,可惜啊!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他这样的人,可惜时间太短了。我真应该跟着他一起走,也去周游世界见识世界去。”
“大哥,你疯了?你走了这里怎么办?我们可离不开你啊。那个人疯疯癫癫的,有啥好的?”
轩原跺脚道:“你哪里明白?他才是世界上最聪明、最有智慧的人。这辈子不会再遇到第二个这样的人了。”他一边来回走着,一边说道,“外面的世界多么美丽,多么精彩纷呈,伟大的文明之光、思想之光在全世界闪耀,中国人却全都挤在一间拥挤的房间里吵闹不休,争夺不止,甚至连窗户都懒得打开看一下。他们的眼睛里看不到美,他们甚至不懂什么才是美,这才是最令人痛心的。我们就像坐在井里的青蛙,看到头顶的天空,就以为这是整个世界了。悲哀呀,悲哀——”
扬波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说道:“你醒醒吧,大哥,我越来越不认识你了。真不该让那个人上山。”

轩原因为这个郁闷了好几日。
这天,蓬莱村一个老农民上山来看他们,对轩原说道:“大当家的,村民们托我来问一下,我们是不是像以前那样受大当家的庇护?他们闲时还可以上山来操练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他们想什么时候来都可以,天行山跟你们仍是一家人。”
“太好了!大当家的,你真是大人有大量,这下我们认定你了,永远不会再怀疑你了。”他停了一下,又说,“还有一件事,大当家的,现在你也安定了,而且年龄也不小了,是不是该考虑成家了呢?”
“谢谢乡亲们了。我会考虑的。”
老农继续说道:“大当家的,我的闺女今年18岁了,聪明贤惠,机灵能干,如果大当家的乐意,我带她上山让你瞧瞧?”
广志等人都笑起来。
承宇一边推他出去,一边说道:“老哥,你出去歇歇吧。你的闺女改天让我看看也行。”
老农认真了,说道:“那可不行,四当家的,你这样的人谁敢把闺女嫁给你?”
承宇把他送出去了,等一会回来狠狠地说道:“这算什么?大哥行,我就不行?他的闺女我见过,挺鲜嫩的,年轻嘛,上次我从那里经过,她站在路口对我搔首弄姿的,要不是急着办事,我那天就收了她了。”
广志说道:“行了,你就放过人家吧。”
“二哥,你这话我不爱听,好像我是采花大盗似的,你真的确定她想让我放过她?”承宇追着广志问道。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