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岁出头、英俊帅气的冯志远,1958年到宁夏支教四十二个春秋后,现在成了可怜的全身瘫痪、双目失明的古稀老人。当年宁夏的水碱性大,喝了拉稀,他是教师,但“每次劳动都让人搀他到工地”。冯老师是结婚后第二年离开上海的,分居整整十一年,直到四十岁那年才有儿子,然而这个家仍不得团聚;冯志远只在每年的寒暑假才能回家。冯七十六岁的妻子住在上海一幢老公房里,家简单得有点寒酸;长久年的分居生活,让她的回忆不再有甜蜜。今年37岁的儿子,对于父亲他欲言又止:“我对我爸爸印象并不是很深刻。我出生的时候我父亲已经支边好多年了,所以我从小就适应了父亲不在身边的生活。应该说关心非常不够,特别对我母亲关心非常不够。”冯志远何尝不想家,觉得孤独时,就躲在屋子里拉一段二胡。他只能在梦中见到儿子、妻子,可是那毕竟只是梦。

冯志远喜欢唱上海的歌,每唱就哽咽。他动过回家的念头,然而他没有走。1977年母亲病故,所有的子女都赶回老家,只有冯志远没能见上母亲最后一面。母亲、父亲和大姐的相继离世,留给冯老师的只是太多的遗憾。本来患有夜盲症的冯志远,因为用眼过度加上营养不良,终于失明了。失明后的冯志远没有离开讲台,开始他让学生念一些资料、课文,后来他就靠听收音机备课,又坚持教了五年书,直到脑血栓导致瘫痪,才告别讲台。即使这样,他还是没有离开学校,最近才被妹妹接回吉林去。(2006年4月15日《真情实录》)

这就是五十多年来新中国老百姓“幸福、美满”生活的真实写照。在充满欺骗、愚弄、无耻、残忍、灭绝人性的年代,像冯志远这样地被牺牲、被出卖、被践踏、被遗弃的,不知凡几?据说冯志远的事迹打动了许多人,他被选为“2005年感动宁夏十大人物”和“2005年感动吉林十大人物”。我只感到愤怒,只感到悲哀!

冯志远唱道:

只有一颗炽热的心啊!

祖国,母亲,

我高高地捧出,

收下吧,这份献礼!

癡心又一厢情愿的冯志远呀!您献出的是“一颗炽热的心”,但您得到是冷漠、妻离、子散、失明、瘫痪。您把祖国当母亲,但是谁把您当儿子了呢?毛泽东、江泽民、胡锦涛?柯庆施、陈良宇?毛如柏、陈建国?统统没有!您在他们眼中只是一颗没有血肉、没有感情、没有性欲、没有食欲、即用即弃的小小螺丝钉!

新世纪新闻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