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02日(二)

8月31日,是中国大陆中小学生报名入学的日子。上午我带着上小学六年级的孩子去学校註册,在离学校约两百来米处,碰到一位从学校返回的五年级男生,他一路走,一路哭泣,而紧跟他身后的一位中年妇女应该是他的母亲.只见那妇女走几步,就上前在孩子身上掐一下,口中还不断说着:“看你还长不长记性?连个作业都做不好。暑假就知道玩。打死你这个不争气的傢伙算了。”那个小男孩一路被掐得一声声惨叫,口中一再求饶说:“别打我了。以后再也不敢了”。看着这对母子在追打哭泣中远去,我的心在阵阵抽搐。

到学校大门口时,我又看到一个母亲用手拧着一个小女孩的耳朵,一直从学校将孩子拧到了大门外。只见孩子痛苦的脸上挂着泪水。到了校外,那母亲显然怒气未消,放开拧孩子耳朵的手,抡起巴掌就给了孩子一耳光,直打得那孩子一个踉跄,差点倒地。那母亲仍然没有停止的意思,口中骂着:“一个假期的作业都做不好,让老师检查出那么多错的,现在不给报名了。你这个‘讨债鬼’就别再上学了”。旁边有个妇女上前拦住了那母亲再次抡起的巴掌,将孩子顺势拉开了,劝导那母亲说:“孩子还小,慢慢教育。”那母亲说:“明年就小学毕业了。到时考不上好初中怎么办?”

看着孩子哭泣委屈而无助的样子,我想起了两个月前就在这个地方,当时学校正好放假,天下着雨,家长们在这门口等待着自己的孩子领成绩单出来。当天我看到一个小女孩手上捧着暑假作业与成绩单,撑着把小伞,出到校门口,那等在门口的母亲上去接过孩子的成绩单,立刻,就见那母亲使劲将成绩单摔向孩子脸上,并且一把夺过孩子手上的作业,砸向孩子头上,孩子马上惊恐地大哭起来。那母亲仍然不依不饶地向孩子身上掐去,在孩子胳膊、腿上掐,孩子痛苦得大哭,在雨中本能地闪躲着,但却不敢跑开.我实在看不过去了,当时上前就怒斥那母亲太无人性。结果见那母亲也痛苦地哭泣着说:“这么个成绩,让我怎么交代啊?”那种绝望与痛苦显然不逊于那雨中被打的孩子。真让人看着痛心!

然而,更让人痛心的是,这种放假与报名因孩子成绩不好或作业不好而被殴打的情景,绝不是偶然的特例。应该说,在每次考试过后,学校的门口都会发生这种家长因孩子成绩不理想而愤怒殴打孩子的事。联想到曾经有媒体报道,孩子因成绩差被打得不敢回家,母亲在校门口跪求女儿好好读书,甚至因孩子不好好学习而全家蹈江而亡的惨事。如此种种让人痛心的事件,揭示着中国教育中的考分竞赛式制度,已经使多少孩子及其家长陷入无力挣脱的痛苦中。其实,据我了解,现在就是那些平日在学校成绩好的学生,也很少对上学感到快乐的。他们多半只是感到这是一种没有选择的生活,不得不面对,不得不努力而已。

可以说,现在大陆读书对大多数孩子已不是一种获取知识求得人生发展的快乐,而是一种不得不面对的没有选择的痛苦。在这种生活中,孩子们每天只能面对成绩,生活变得或因成绩而喜,或因成绩而悲,整个人就围绕成绩而转,成绩成了生活的轴心,在成绩的决定性作用下,生活失去了丰富多彩,而变得单调乏味。

这样一种在成绩支配下的生活,势必抹煞人的创造性,湮灭人的天性。所以,在世界各地,中国学生虽然多享有考试成绩优秀的盛名,但却很少听到获得什么科研成果的赞誉.多年来,中国大陆在世界自然科学领域所占的位置,从各种自然科学奖项的名单上,那稀少的汉语名字中就能读出中国教育的病况.中国这种考分竞赛下的痛苦教育,虽然造就了许多会考试的学生,但终究造就不出多少会研究思考的学者。

这种使孩子痛心,家长纠心,社会伤心的教育,本质上是因为违背了教育的原则.人类从古至今的教育肩负着传承文明的使命,而传承文明包含三方面内容、任务,或者说有三个层次:其一,教人如何做人,即使人成其为人的教育,也即是价值教育,是关于树立什么样的是非、善恶及权利、义务的人生观念问题的教育;其二,人类认识到的自然、社会的一些理数,即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知识的继承、发展与传递;其三、技术性的操作技艺,如传统工匠师徒相授的技术等。在教育的三重任务中,应该说使人成其为人的教育是最重要而根本的,是整个教育大厦的基础.

从中国近半个多世纪来的教育情况看,教育重在传承人类认识到的自然与社会的理数,即重在科技层面,而轻视了人最重要的价值层面。如果人的价值被忽略,那么人就成为了考试的工具,人被培养成为丧失是非准则,没有善恶观念而完全服从某种外在需要的工具。人接受教育阶段可以成为考试工具,那么教育后的工作阶段就会成为赚取工资或谋得地位的工具,即成为追名逐利的工具,却唯独不能成为自己主导自己,自己以善恶是非来取舍行止的自我独立主体.这样的人,从现代意义来说,就是即不能确立与维护自己的权利,也不会为社会承担相应的义务。一个缺失使人成其为人的价值的教育,就只能使人成为丧失自我独立人格,完全为外在的或名或利所驱使的工具,而这样的人要么是顺民或臣民,要么就是暴民。因为缺乏做人的是非善恶底线的教育,使人就只能摇摆于顺民与暴民的极端中。中国社会几十年来暴戾之气日盛,社会动荡不宁,危机日益加深,其中原因固然很多,但丧失是非价值准则的完全工具型的教育,显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日前看到中共中央作出《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其中涉及一些考试与招生的公平问题的改革,也提及需要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素质教育,但整个思路仍停留于教育的技术层面改革上,而没有触及教育最本质的使人成其为人的价值教育。如果没有将人的价值建造教育置于教育的首要地位上,真正引入学校日常教学中,那么教育就难脱工具的角色,就仍然会轮回于考试成绩的优劣上。所以中国教育当务之急是引入以人的是非善恶及权利义务为内核的价值准则培养机制,使一切工具型的考试成绩必须植根于做人的基础上,也就是说,只有使人先成人,才能再成才。

人的幸福与全面发展是教育应该服务的宗旨,人类文明的传承是教育担当的使命,那种偏重考试成绩,而使人变成考试工具,以致人的喜怒哀乐随着考试成绩而转的违背教育本质,使孩子受痛苦,家长受折磨,社会受连累的考试竞赛教育,应该尽快终止了!只有转变对孩子培养的标准,使孩子真正从单一的痛苦的考试成绩衡量标准中解脱出来,树立起孩子是非善恶价值准则,培育起现代权利义务观念,养成日常行止规范,使孩子成为真正现代意义上的全面发展的人,才能在成人的前提下,实现成才。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