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回:黄蒲诚泄密地宝实况,徐宝琴脱逃禀报案情

徐宝琴踮起足尖,双臂举过头顶,用尽力气移除井盖,宝琴喘着粗气从地窖内爬了出来,自个儿累得像滩烂泥似的,如同经历了一场大难逃生。
宝琴环顾四周,发觉这口井建在半山土岗上,井口旁矗立了一块石碑,碑上漆着“纪念铁血救国会罹难同胞”几个血色大字,宝琴手指触摸着石碑上镌刻的大字,登时心如刀绞,往事回想起来如同过往云烟历历在目,徐宝琴坐在地上呆若木鸡,独自沉浸在离情愁海之中。
忽然,一道疑似梁复生的呼唤从宝琴的後脑勺传来,宝琴精神固觉为之一振,环顾四周却发现只有孤零零的自己,原来刚才耳畔传来的声音是幻听,顿时明白自己还有未尽的任务等着她去完成,只见她爬起身子,沿着山岗小路折回。
宝琴推开房门,只见屋内空无一人,突然窗外蓦地一撮黑影瞻然掠过,
还没等徐宝琴回过神来,黄蒲诚步履矫捷,很快出现在宝琴的跟前。
宝琴一怔,问道:你怎麽在这里,复生哥人呢?
黄蒲诚狞笑道:你的复生哥早已被地下党人掳了去。
宝琴愕然,她是个明白人,黄蒲诚传递出来的资讯已经表达的很清楚,看样子复生哥是被眼前的男子给出卖了,宝琴咆哮道:我们的驻地只有你知我知,你怎麽能这样做,他可是你的兄弟。
黄蒲诚续道:他算哪门子兄弟,论功绩我不亚於他,蒋建丰凭什麽只器重他而不器重我,论才干和相貌,他现在俨然是一个废人,我哪一点不如他?
徐宝琴竖起眉毛,怒不可遏地说道:复生哥为了信仰禁锢了自己的爱情,而你为了淫欲可以不择手段。这正是你和他的区别所在。
说完,徐宝琴正要离开宅邸,却被黄蒲诚拦住去路,蒲诚身形骤起,拦住宝琴的去路,冷冷地说道:你那都不许走,只能呆在这里。
徐宝琴歇斯底里地怒吼着:你管不着。
宝琴上身前倾下压,撅着屁股摆出一副鱼死网破的对决架势,削着脑袋使劲往蒲诚身上挤,企图挣脱他的控制,无奈胳膊还是拧不过大腿,宝琴一次次的努力挣脱,又一次次的败下阵来,宝琴咆哮道:放开我,放我走。
二人搅在一起撕扯,这时徐宝琴的衣兜中掉落出一颗夜明珠,黄蒲诚眼尖,顺势弯腰夺了夜明珠,宝琴见状双手五指伸开飞身扑去,黄蒲诚身子轻轻一闪,宝琴没有想到却扑了一个空,重重地摔了一跤。
黄蒲诚乘势身体压住宝琴姑娘使得她动弹不得,紧接着解了自己的皮带和领带绑了她的双手双足,宝琴趴在地上像极了浮鸭,一边痛苦地挣扎,一边喊道:你要对我做什麽。
黄蒲诚见捆绑扎实了,又从她身上搜出一封信函,黄蒲诚拆开来阅了一遍,这才知道原来孚中公司的地库中存有宝藏,黄蒲诚昂着脖子,激动的青筋暴起,发狂似的大笑道:真乃天助我也!
黄蒲诚手里捏着信函,身体慢慢往下蹲,摆出单膝下跪的姿势,在黄蒲诚眼里,徐宝琴的丰姿好比无邪孩子的笑,她的颜色像骚年眼中的新娘,总能在浮躁的世界里带给自己片刻的安宁。
黄蒲诚眼神中流露出款款深情,吐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说道:有了这批财宝你和我就能远走高飞,等我把这批财宝取了来就带你一起走。
徐宝琴却不愿意接受这段缠绵悱恻的爱情,不屑地说:我看你将来怎麽死都不知道,知道这批宝藏下落的又不止你一个,说不定现在复生哥已经把藏匿地宝的消息透露出去,到头来你会发现这些都是枉费心机的。
黄蒲诚说道: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现在就立马动身,抢在地下党和国民党之前夺得地宝。
事不宜迟,黄蒲诚安顿好徐宝琴,自己穿上夜行的依靠,根据信函上所画的藏宝路线图,准备再次潜入孚中公司一探究竟。
换个话题,由於梁复生近几日丝毫没有任何动静,蒋建丰暗会了齐慕棠,建丰问道:最近地下党方面有什麽动静?
齐慕棠回禀道:他们正在开挖地道,准备打通孚中公司联网外界的地下通道。
蒋建丰续道:最近梁复生一行人不知去向,你可有察觉他们的行踪?
齐慕棠答道:我看这事挺蹊跷,梁复生一行人突然在香港人间蒸发了。
蒋建丰说道:还是让我来告诉你吧,梁复生失踪和地下党开挖地道有关联,直觉告诉我,这批地宝很快就会被地下党察觉。
齐慕棠疑问道:什麽地宝?
蒋建丰说道:你难道忘记了吗,是谁引荐你给我的?
齐慕棠续道:你说的是苏方善!
蒋建丰点了点头,说道:正是,他是我当年甄选进入江西青年干部训练班的学生,跟随我的时间比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位情治人员都长,既是师生的关系,也是长官与部署的关系,我让他潜伏孚中公司做镶理,是在考验他的意志,後来地下党方面希望他能够一起协同完成走私交通运输工具的任务,他把这桩消息通知我,我授意他一定要扮演好国共之间资讯桥梁的角色,他目前已经获得了地下党方面的信任,现在地下党方面的最新消息是经他走漏出来的,不过他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身份,就是原国民党地宝主管部门的主任,孚中公司的地底下藏匿了一批来不及从香港撤走的财宝。
忽然有个女人披头散发大声喊叫着从门外闯进来,蒋建丰和齐慕棠先是一怔,徐宝琴撩起额头上的乱发,建丰辨认出是徐宝琴,急切地问道: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
徐宝琴声音发颤,结结巴巴地说道:复生……复生哥被地下党的人抓走了,黄蒲诚……黄蒲诚他叛变了,她绑架了我,还抢走了我身上的信函,这封信函是复生哥被地下党抓走之前交予我的,他务必让我把这份信函亲手交给您,信封里面有一份关於介绍孚中公司地下宝藏的重要说明,如果这批宝藏落入地下党的手里,後果不堪设想。
蒋建丰听闻,神情黯然地说道:那你又是怎麽跑出来的。
徐宝琴吞咽了一口口水,说道:我挪动自己的身体,打碎了桌上的一个杯子,用食指勾住碎片,利用碎片的锋利面磨损掉绑在自己身上的绳子。
蒋建丰见形势紧迫,立即对齐慕棠说道:你快去地宝处放置好炸药,一旦发现有可疑的地下党人,就引爆炸药,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休想从我这里得到。

回目录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