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1日

雨稀稀落落地下着,黄昏了,还是不见停。可是,我却想开车,想出去走走。

雨点扑打着车窗,雨刷器不停地刮去雨水。播音员报起了天气预报,说那条落基山流出的小河,正在涨水,并且饮用水受到了威胁……我却不自主地哼起了歌,竟高声地唱了起来。车窗紧紧地关着,没有人能听到我的歌声,雨帘里,也没有人能看到泪水一次又一次肆虐地抹糊着我的视野,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哭。那天,我妹妹听到了我的歌声,就说,妈说过,人,只有愁的时候,才唱歌,大姐,你愁的是啥呀?

我不知道愁的是啥,我也不知道要把车开向哪里。

终于,我停在了一个很远的超级市场门前。经过那些纯棉的做工精良的好衣服,经过那些美得不能再美的餐具……就看见了一本又一本影集。我一个个地挑选着,又一一地放下了。

开动了汽车,这一回,开得更远,最后,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商店里,我发现了一本野花镶边的黑绸子影集。

到了家,找出所有的我在西藏的照片,按着时间顺序一张又一张地排进了影集。而后,我长久地盯着德中温泉,那些简朴的尼姑小屋和那条从没有人想到要处理一下的供尼姑们饮水的河流,长久地。

2005年7月2日

居然在卡尔加里,我看见了一个色拉寺来的老僧人!他七十多岁了,也许八十岁了。我说,非常抱歉,我没有哈达送你,但是,我带来了色拉寺的照片。老人把那些照片举过头顶。

我又把另一张照片递给老人,我说,你认识这个人吗?

老僧人笑了,这不是你吗?

另一个呢?

老人眯起了眼睛。

这是嘎雪巴的儿子呀! 嘎雪巴,嘎雪巴,嘎雪巴保护了我们的色拉寺!

我笑了,我知道这个故事。

你也信佛教吗?

我尊敬佛教,尤其西藏佛教。不过,嘎雪巴的儿子说,我离佛教还很远呢。

老人也笑了,他是你的朋友?

是的,我很想念他的友情,想念他家的好饭好菜,想念他女人的唱声:

不到你的家乡,以为你是荒山草地
一到你的家乡,才知道遍地花香
不接触你,以为你是野人
一接触,才知道你是高尚的人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2011年10月7日星期五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