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生:江湖与天空——我看土家野夫兄接受徒弟的跪拜

Share on Google+

%e5%b0%be%e7%94%9f-%e9%87%8e%e5%a4%ab土家野夫收徒,弟子行跪拜之礼引来一片争议。支持者认为人家收徒按江湖规矩,爱怎么怎么地,干卿何事?反对者认为此举实在有违自由主义者(野夫自认为是江湖人士)当有之平等精神。野夫的徒弟这一跪到底是跪出一个江湖规矩,还是跪塌了自由主义的大厦?

土家野夫是一个绝对可以做朋友的人——爱憎分明,而且有江湖人士的仗义,又有率性而为的孩子般的澄明之心。我虽然写诗,但相比野夫来说是属于比较乏味之人,而且也没有什么强烈的爱憎——属于君子之交淡如水。我的朋友跟我相处十年或者十天,距离仿佛还是那么远,距离仿佛还是那么近。

我在大理跟土家野夫有过一次交集,那时候我刚刚被单位开除。我只是个无名小辈,而那时候的土家野夫已经大名鼎鼎了。我微信野夫兄,希望跟他见一面,其实也没报什么希望。野夫兄后来回我微信答应一起吃饭,并把地方就约在我住的客栈附近。那一天他带着他的女朋友、女儿、女儿的男朋友以及两个兄弟,其中一个兄弟正是我那天下午想去拜访而不遇的一个诗人。我们吃火锅。野夫点了许多的肉食。我因为刚被单位开除不久,人比较颓废,食欲不好,喝点酒就有醉意了。吃完饭,我们又去他一个朋友的庄园里喝茶也喝红酒。

野夫的女朋友告诉我野夫经常和朋友喝完酒,回到家凌晨两三点自己又一个人喝。我不知道野夫兄心里还有多少苦毒需要释放,也不知道他胸中还有多少块垒需要酒消。他和朋友在一起仿佛总是在给朋友带来快乐,带来安慰,但在那喧哗里,我又能明显地感觉到他的那份对现实环境的抽离。野夫说他小时候因为没什么吃的,去别人家做客,会把桌子上的肉悄悄放进自己口袋里。我才理解野夫兄为什么与一个无名的诗人第一次见面,就生怕他吃不饱地点了一桌子肉了。

那时候我处在人生的彷徨阶段,不知道人生的方向。我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继续我的诗歌写作,向土家野夫们学习;抑或向现实妥协,认错回去工作;还是继续探索,跟随上帝的带领。我与土家野夫兄在大理见面之后就去了云南怒江的福贡县——一个被宣教士福音化了的一个县。我想看看福音是不是能更新个人更新社会。

云南怒江州福贡县居住的绝大部分是傈僳族人。以前,傈僳族是一个刀耕火种的民族,喜欢居住在安静平稳的地方,不仅思想落后,生活条件也十分艰苦,日常饮食主要是苦荞、土豆和玉米。他们也不懂得讲究卫生,而是与猪、鸡、牛和马生活在一起,也不会洗澡,男的嗜酒成性。后来宣教士进入,给傈僳人带来了福音。宣教士们帮傈僳族整理出傈僳文字,而且还帮他们翻译圣经。傈僳族慢慢地整个生活和文化都以圣经为中心。傈僳族人在福音的更新下开始讲卫生了,而且他们在教会还做到了禁酒。我在福贡县确实看到了福音的巨大果效。我从福贡回长沙后就坚定了要走传福音的道路。

文化的突围是很难的。有时候一个观念的改变胜于一场革命。我们看到民国时期的很多革命者慢慢地都走入了文化保守主义。 如果以自由主义而论,我认为土家野夫接受徒弟的跪拜仪式无可厚非。自由主义有天生的学理性缺陷,特别是在一个专制社会。自由主义很容易让民间原子化,很难让民间形成共同体。如果从传统的儒家文化来看,土家野夫接受徒弟的跪拜仪式也是理所当然。江湖也好,庙堂也罢,他们其实都有传统文化的内核,只不过是失礼后求之于何处不同罢了。

基督教是反对拜一切偶像的。满清统治者与天主教传教士(后来是罗马教廷)就天主教徒是否应遵守中国习俗(拜祖宗、拜孔子、拜皇帝等)发生激烈争执,导致满清禁止天主教驱逐传教士。敬拜有形式也有内容。基督教讲上帝是个灵,需要我们用心灵和诚实来敬拜。这是敬拜的实质。中国传统文化讲孝。基督教在摩西十诫里除了关于对神的诫命之外第一条就是讲要孝敬父母。中国传统文化里,或江湖规矩里,关于跪拜肯定不仅仅是仪式性的东西,那么背后一定有更深的内容。

野夫兄不是基督徒,他当然不用像一个基督徒一样来思考跪拜背后属灵层面的意义。我们也不能用另一种文化,另外一种世界观来苛求野夫兄。野夫兄在他的文章《我就是江湖》里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想他绝大部分的朋友都会支持他,许多不是朋友的也能理解他。但我想野夫兄是一个热爱真理,也是一个热爱自由的人。真理必然会让人得自由。我仅仅是从这个层面来与野夫兄探讨跪拜后面更深的含义。

孔子是万世师表。王阳明也有许多弟子。新儒家的熊十力等也带出许多弟子。这是薪火相传,以致文脉可以不断。野夫兄不仅仅是写文章,还写新诗和古体诗,在语言文字学方面应该也有研究。人有一肚子才学,当然希望能有人传承。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耶稣作为道成肉身者经历过试探。耶稣也带过十二个门徒。

耶稣受洗后经历过三次试探。第一次撒旦想让禁食四十昼夜的耶稣吩咐石头变成食物。耶稣说:“人活着,不单单是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第二次撒旦想让耶稣从圣城殿顶跳下去。耶稣说:“不可试探主你的神。”第三次撒旦说只要耶稣跪拜他就把世上万国与万国的荣华都赐给他。耶稣说:“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侍奉他。”基督教禁止拜一切偶像。基督教也讲孝,但是孝在神之后。基督教也讲要尊师重道,但敬拜一定是要留给神的。

耶稣作为神带了十二个门徒,有一个犹大最后还背叛了耶稣。耶稣上十字架前还为门徒洗脚,而且赐下一个新的命令就是让他们彼此相爱。耶稣说:“你们称呼我夫子,称呼我主,你们说的不错,我本来是。我是你们的主,你们的夫子,尚且洗你们的脚,你们也当彼此洗脚。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所作的去作。”耶稣上十字架的时候门徒四散,大弟子彼得也三次不认他。耶稣在属世界的人眼里看上去是那么失败,我们基督徒为什麼还要效法耶稣去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舍己,传扬祂的福音呢?因为这是救赎。

我在看了野夫兄写的《我就是江湖》之后便写了一首诗歌《江湖与天空》。

尾生诗歌:《江湖与天空》

从陆地到江湖

有多远的距离

我脱下人类的衣服

但,并没有变成一条自由的鱼

前方是无垠的沙漠

我也曾彷徨,不知该往哪里去

是退回国,退回家,退回竹林

还是退回那温暖的肉体

我眺望着远方

绝望仿佛从来没有边际

一只飞翔的小鸟在天空召唤

你可以飞翔在你的灵里

2016年11月1日 于长沙

我相信圣灵会引导我走一条成圣的道路。我相信圣灵能让我活在真正的自由里。愿圣灵让野夫兄完全的释放。愿感动我的灵也同样感动野夫兄。

2016年11月2日 于长沙

阅读次数:2,99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