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与马来西亚总统纳吉布谈妥中马第一笔武器生意,出售4艘直升飞机导弹巡防舰。我担心地询问对方,作何之用?对方回答,对付中国跨界渔民。

我高兴地拍手道,果不其然,被我猜中了。对方猛夸我聪明一猜即中。

其实不是我聪明,是昨天发生了南韩海警向我渔船渔民开枪射击的恶性事件。我指示外交部质问对方,如果你们渔民跨界捕鱼,中国海警开枪射击,你们会怎么想?

对方说谅你们也不敢。

这是个小国欺负大国、弱国欺负强国的时代。只怪中国生不逢时。

段子说,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张雪忠在一家名叫“川上曰”的饭店里吃饱时说,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你可以选择不反党,或者选择追求自由,但你不可能同时两者都选。

我说张雪忠,你是装糊涂呢?还是假装糊涂?抑或是真的假装糊涂?首先很多人无论是体制内外肆意穿梭的公知或是中午在党锅里夹菜晚上不知与谁鬼混的精英,都两者皆选两者都要缺一不可。这是事实。其次你也可以啊。不信试试?惬意得很好伐。

在当今中国社会,形形色色的公知和精英之所以还在公知着精英着,正是由于他们选择了不公开反党。私底下咱不管。同时,在当今中国社会,形形色色的公知和精英之所以还在公知着精英着,因为他们开口闭口自由,动笔搁笔民主。没有公开反党的公知和精英,也没有不谈自由民主的公知和精英,两者同时都选不仅仅是他们的生存法则,也是他们的精神和灵魂。你可以不同意甚至不屑,也可以把他们与著名的“婊子牌坊”相提并论,但婊子花钱建牌坊的时代早已敲着“七个隆咚腔”的锣鼓到来,那么,公知和精英为何不能打着五星红旗高喊“为了自由民主粉我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共产党党章以及各地治安条例绝不会为难在不反党前提下高喊自由民主的人们。何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殿堂里也堂而皇之摆着“自由”“民主”两张椅子。

如果说我们党宣传自由民主是骗人的,那么为何不允许公知精英也骗人?骗子无需执照,只要有人上当便可。况且他们倒不一定是真要骗人,他们可能是真善忍(真的很善于忍),以坚强的意志做着普罗大众的启蒙教育工作。不是有人说汪精卫也是真善忍的曲线救国的爱国人士吗?

毛主席刘少奇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当年舍生忘死牺牲人民生命为了夺权政权实现共产主义大目标,公知精英不反党和追求自由两者同时都选积攒点粉丝人数好以此卖个剧本卖几本书实现自己的人生小目标,还不是皆为利嘛,有啥值得张雪忠同志唠唠叨叨说“不可以”。

说“不可以”的人,对自己说去。政治正确也可,道德高尚也罢,甚至当和尚做尼姑那是你的自由,别吃饱了撑的挡别人的财路。当然你也挡不了。

我以为不反党是他们欺骗党的手段,瞒天过海暗度陈仓非常高明。让党无法对他们动手动脚。追求自由是他们的本意,非常政治正确,迎合了当前社会上一部分人的心理精神需要,很市场经济。所以他们要风得风是要雨得雨。本人亦非常敬佩之。

只要有市场有需求,就有人卖。我们党内不是也有所谓开明派民主派吗?在一党专制的国家里,卖自由民主理念以此为生者,只有选择不反党,才能既保全自己,又钵满盆满。所以在党的丛林里讨生活必须遵循适者生存原则,两者同时都选。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