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全球化,信息一体化,世界仿佛就要变成平的了。黑人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让我们看到种族差异似乎就要消失了。我们许多人都在期待诞生美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总统,最好让性别的差异也慢慢消失,然而,世界并没有朝平的方向,没有朝“政治正确”的方向走去。希拉里从此止步在美国有史以来第一位女性总统候选人了。

我们看到希拉里一直在强调要给富人加税,给中产阶级松绑,以便中产阶级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美国的许多政客、经济学家、学者公知、企业家、等等社会精英似乎并没有因为她要给富人加税而不支持她,反倒被希拉里这位女性总统候选人给征服了。我们似乎可以说希拉里实际上是代表了精英的利益——继续走向全球化,在输出自由民主的情况下让国际资本能够自由流动。特朗普作为共和党人,同时也是一个企业家,一方面强调要保护美国的企业,给富人减税,同时还强调要取消奥巴马的全民医保政策。美国的许多中产阶级、蓝领并没有因为特朗普是商人而不投票支持他。我们似乎可以说特朗普代表美国普通民众的利益——继续美国的保守主义,回归到美国自己国家的经济建设上去,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精英似乎代表了某种长远的方向——看见更长远的人类的利益;普通民众则更多地是看见眼前的生活——经济的发展,社会的稳定和自己生活质量的提高。作为民主国家,民众有自己个人的利益,国家有自己的国家利益本无可厚非,但作为一个政治家则应该去捍卫某种人类共同的理念才是。精英与民众利益始终会有冲突。我们看到美国社会的精英,甚至许多共和党人都选择了支持希拉里,但美国的民众最终大跌眼镜地选择了支持特朗普。这就是民主。民主国家有民主国家的游戏规则。

英国脱欧公投成功,欧洲一体会遭受沉重的打击。欧洲的精英们想解决欧洲几百年的纷争,希望欧洲最终走入一体化,消除原来的国家概念,走入一种普世价值之中。我们看到欧洲一体化,仿佛就看见了福山所构想的《历史的终结》——最后走入市场自由、政治民主、尊重人权的终极社会就要到来了。历史似乎并没有朝这个方向走,至少从目前来看,不是那么一帆风顺。英国人似乎更愿意关起门来过好自己的日子。英国人会觉得凭什么我们要承担欧盟的债务。我们过得好好的,何必非要走入欧洲一体化去接济那些穷亲戚呢?

美国是一个由清教徒们建立起来的国家。美国拥有浓厚的基督文化背景。美国有自己的建国理念。二战以后,美国渐渐地成了世界强国,特别是在与苏联的冷战胜利以后,美国更成为了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强国。美国不仅仅是美洲大陆的美国,美国渐渐地成为了世界的中心。美国接收着来自世界各国的移民。这就给美国带来方向性问题——美国应该成为世界警察去领导世界,还是成为美国人的美国过好自己的日子。特朗普希望驱逐非法移民。特朗普虽然是企业家,但他更加注重保护美国企业家的利益,更加希望回到美国的保守价值中——过好自己的日子。希拉里支持同性恋婚姻的合法化。希拉里则趋向走向更加自由平等。希拉里是一个有政治理念的人,她似乎希望美国更加开放更加积极地去领导全球。

美国二战前采取中立政策——这也是目前我们了解到的特朗普趋向的政策。美国二战前对德国的绥靖政策事实上也放纵了德国的侵略扩张。目前的世界是一片乱局,不知道美国如果走上中立,不再积极干预世界会造成什么后果。世界没有沿着福山《历史的终结》的道路走去,反倒是似乎走向了亨廷顿《文明的冲突》。本拉登、卡扎菲、萨达姆下去了,ISIS更加极端的伊斯兰国却诞生了。文明似乎没有走向普世价值——人权、民主、自由、法治、宪政、博爱,反倒试图回归到自己的共同体——身份认同民族认同文化认同等。美国则可能回到更加保守的基督教立国的国家立场中去。

欧洲的国家正因为移民问题,特别是伊斯兰移民问题伤透脑筋。欧洲社会似乎走入了一个自由社会的陷阱——不敢不政治正确,从而无法解决卡尔波普尔在《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一书所提到的问题。特朗普在宗教信仰上是趋向保守的。希拉里在宗教信仰上则趋向自由。希拉里作为曾经的政治人物局限在自己原来的政治正确之中。大选前最后几天,有媒体甚至爆料出希拉的竞选团队里居然有跟伊斯兰极端组织有瓜葛的人。

世界该何去何从?美国如果真的走向中立回归本土民主,整个世界到底将要如何重新洗牌?我们是会继续沿着世界一体化走去,还是朝各自的文化回归?美国民众放弃了一个稳定的,可以预测政治走向的政客希拉里,而是选择了一个没有从政经验的特朗普,也就选择了把世界带入一种新的未知和不确定性中。愿上帝保佑美国!愿上帝保佑人类!

2016年11月9日 于长沙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