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个小时的火车,在云贵高原的田野、山间和隧道中缓行,这需要忍受。出发前,我在小站上绕了一圈,才搞到两本满是心灵鸡汤满是软文的杂志。在索多玛,在她的车站、码头,以及空港,这已经是一种幸运。

这种幸运,不会不让人产生赏美疲倦。
这时,人的视线就会抬升,投向车窗以外,南方或者西南,特别是冬天,比北方温润、丰满。然后,那些房屋,平房或者小楼、高楼出来,使人心生厌烦,肤浅、委琐、低俗、装模作样、光怪陆离、不干不净。严重违和,不协调,想显示高贵、雅致,想显示富足,但所有的显示,反成为揭开、彰显。

就想起少年时代,老师给我们的作文题目无非是《街头一瞥》、《街市即景》、《难忘的一天》、《欢乐的节日》……他希望我们的页面上充满“霓虹灯闪烁”、“琳琅满目”、“鳞次栉比”、“高大”、“宏伟”、“欢歌笑话”……而我们的眼里、心里,什么都没有,至少是与他希望的沒有一点关系。如果硬要说有,是有负关系或者相对立的关系。
数间房屋趴地,或者委琐的一片楼,病态地,灰灰陋陋地,疥癣一般,在铁道两边,在田野、在山间、在山腰。心情真的很糟。

大山聚合,大山之外更有层层叠叠的大山,雾锁霭障。象1948年的长春城,这是要围困至死的节奏。突然心底一挫一凛一痛:这就足够消受!
各种围困,活着活下去即不容易,何况他们在试图奔突。

我勒个神!
何为优雅?
何为从容?
不及优雅。
未及优雅。
活着并试图从容和优雅就足够崇高豪迈了!

致敬!
致敬!
致敬!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6-04-0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