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4日(一)

在河南省农村,本地的公民用自己老家房屋,改建成小图书室。

在河南省农村,本地的公民用自己老家房屋,改建成小图书室。

上星期,我们民间机构在东京北郊的公营住宅密集地区里设立了一个交流中心叫“跨国儿童?学生交流广场”。这里以外国小学生、中学生为主要对象,除了提供帮忙学习、教日语等服务以外,还准备一些交流活动(介绍日本家庭料理等)。目前我们为了扩充小图书馆的设施(叫“亚洲图书馆”),正在收集外语和日语的书刊。我们希望很多外国儿童和学生在这里一边喝茶一边进行跨文化交流。

在中国内陆地区的农村和大城市里的“城中村”,我见到很多民营图书馆。也有“立人乡村图书馆”等正式的图书馆,也有只把自己房子的一部分用作为小图书室。无论规模大小,这些图书馆都能成为年轻人的交流平台。我觉得在普及中国农民的民间活动、培养他们的公民意识上,不少人重视设立图书馆。

在刚刚认识到这些图书馆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那么重视设立图书馆。我这样认为就是因为我没在中国农村住过,即我从来没有机会了解到读书体验的重要性。虽然不少中国农村由于没有图书馆、学校的图书室、书店等设施,他们为了看书只好坐上开往大城市的长途汽车,但对读书人来讲,也有很多办法能看书。例如在网上购买、看看电子书籍等。而儿童不具有像读书人那样自己找到书的能力,因为他们没有看书的体验。我认为如果没看过一本书的话,连在网上查一查外地的讯息也很难想到。

民营图书馆给农村孩子提供的读书体验在对培养公民意识上是有一定必要的。民营图书馆还有不少效果。例如通过借书和还书的行为,孩子们能了解在公共社会上的权利和义务。加之,他们逐渐把图书馆视为“我们的公共场所”,也开始爱那边。能爱“我们的公共场所”、能把那边的其他人视为好朋友,也是在培养公民意识上很重要的。

在中国内陆地区农村、大城市里的城中村,我们能看到不少儿童和学生利用民营图书馆。随著越来越多小孩子利用图书馆,他们的父母也开始常常并在那边看书。甚至有些父母通过利用图书馆就开始对市民活动产生兴趣,然后从事那些图书馆的办公员等志愿者活动。这是设立图书馆的另一个效果。如果他们的孩子不利用那边的话,他们也就既不会想到访问那边,又不会想到从事市民活动。

我们通过在东京设立了以外国小孩子为物件的交流广场,也希望他们的父母利用那边。在那个公营住宅密集地里,亚洲人,尤其是中国人多。在他们中,公司职员和留学生他们大都很积极地参加各种的市民活动。而一般来讲,家庭妇女、工人等市民意识不那么强,他们的孩子也不太想参加以日本孩子为主的课外活动。我们愿意他们也在日本社会里能发挥他们的知识和能力。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