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世界,风云变幻,事端繁多,各国乃至国际社会都面临许多危机性大事。由于所有国家都在全球化体系中并且所有国家的危机都或多或少与全球化背景有关,作为领袖大国,美国大选中的问题应该是牵动全局的危机,所有国家的危机都与之相关。美国何去何从不仅是世界问题的指标,而且是全球走出困境的重大因素。

美国发展方向之争

美国这次大选由于川普这个异数的出现而热闹非常。川普的信口开河,使得选举过程充满狗血八卦,这多少掩盖了真正的选举议题和政治议题。选举本来是选举政治领袖,选择的是个人素质和施政纲领。此次选举中,两位竞选人的个人素质都充满争议,但川普的素质无论是知识还是品质都在不入流的水准。希拉莉也有很多争议,但大都是川普阵营的抹黑,或者经不起新闻、司法和学术检验,或者与总统必须素质无关。对美国之外的世界而言,真正有意义的是候选人之间的政见之争。美国传统两党分歧与西方传统左右党派分歧一样,是围绕着政府是否为了社会利益干预自由竞争展开。但这次选举中政见之争超越传统左右分野,实质是美国发展方向之争。川普虽然赢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但他的政治取向,与典型共和党很不同。不少资深共和党人甚至认同希拉莉远胜于川普。

美国方向的议题有两个:宪政民主和全球化。这次美国大选与以往不同,在于美国人民对建国以来的制度发生怀疑,怀疑这个制度不能解决今天美国面临的问题。这是建国以来极少发生的情况。事实上,美国人民不顾川普低俗还选择他,就是相信他的说法,美国腐败精英操纵美国的国家权力和媒体,出卖了美国人民,川普将会成为一个强人解决一切。其实,希拉莉是美国总统候选人中准备最好的一个。她在丈夫担任总统时就熟悉总统工作,后来做参议员深谙国会运作,担任国务卿熟悉了外交,因为美国人民怀疑和厌恶现在的体制,希拉莉的积累反而成为影响选情的负资产。这次大选中关系美国方向的另一个话题是全球化。川普指责美国的投资和就业机会被外国偷走了,美国承担了过重的国际义务,他要回归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美国孤立外交政策,撤出全球化,不再担任世界领袖维持国际秩序。移民、汇率和海外驻军也是与美国在全球承担领袖的职责有关。

当下危机体现美国制度优越性

美国到底有没有危机?这个危机是否说明美国制度不行了?是不是说明宪政民主不好?这是大陆民众关心的问题,也是中共党政宣传部门刻意抹黑美国的话题。美国目前是有问题的,美国中产阶层相对生活水准在下降,民众充满焦虑。这是川普崛起的真实社会基础。从表明上看,或者从美国中产阶层感受看,美国的危机也确实是全球化造成的,无法通过现有制度解决问题,因为专业精英通过精致的运作,有意无意地无视问题或低估问题,这也是事实。

但是,美国的问题不是制度问题,相反,美国的制度提供了平台有效地表达了美国人民内心的焦虑和愤怒,对精英集团提供强大的压力和动力,去解决问题。川普之后,美国的精英肯定会调整政策和制度,回应美国人民的要求,就像六○年代后期反战运动和民权运动导致的后果一样。因此,目前的危机是美国制度优越性的证据。

华人选择暴露严重政治文化问题

在这次大选中,华人暴露出很严重的政治问题。首先,从现象上看,华人与其他少数族裔不一样,投票给损害自己利益的人。川普反对政府救济弱势群体、仇视移民和少数族裔并且要严惩与中国有生意往来的美国居民,但许多华人疯狂地支持川普,令许多观察家不可思议。这说明华人的政治不成熟。

政治学者黄亚生指出,华人支持川普,无法以美国政治规律解释,因为华人既不是美国加入全球化的失败者,也不是低文化水准的白人。导致华人支持川普的原因是对川普的个人喜爱然后误读川普的政策。这当然是政治不成熟,缺乏政治思考而作出自杀性政治选择,但这更表现出大陆华人群体距离美国主流政治文化的巨大落差。有两个问题极为显着,一是制度知识的极度缺乏。美国受过教育的群体都理解宪政民主的意义和重要,但华人普遍不瞭解这些常识,因此追随川普支持者的威权崇拜;二是无视政治领导人的品质。川普的低俗低劣到共和党都羞于为伍,但华人热捧川普者好像美国缺乏文化素质的白人完全不顾政治素质。典型的说法就是支持川普强势维护秩序,保障安全。且不说秩序能否牺牲自由、人权和社会关爱;西方的成功就是证明法治保障的自由、尊严和人权的公民更能遵守秩序,社会有更好的安全。

全球危机与宪政民主未来命运

毫无疑问,既然美国这次大选事关美国是否撤出全球化领袖角色,这势必对于各国乃至世界政治都很重要。但这里我要讨论的是,美国大选这次反常事态是全球现象,有些共性。首先,年轻人和弱势者感到极度愤懑,而本国精英不仅不解决大众关注问题,还趁机谋取更多的不当利益。其次,感到无力的大众转而寻求挑战现行制度的政治强人作为解决方案。民粹主义的不满大众支持的政治强人到处在威胁和推翻现制度,不论这种制度是民主的、威权的还是极权的。美国有川普,菲律宾有杜特尔特,中国则有习近平。再次,目前的民粹兴起,借助于现代信息技术和社交媒体,颠覆了传统的政治表达、沟通、动员机制,预示着新的政治和制度正在形成。

全球共同的政治制度危机确实是因为全球化的经济和技术变化造成的,但各国的不同选择,为人们提供一个机会,检验各种制度的优劣,并对未来一个时期各国间政治实力的消长和国际政治体系中权力分配格局的变化有重大意义。美国的取向将是重要指标,关系到人们对宪政民主的信心、宪政民主的命运和人类政治前景。

笔者认为,宪政民主的美国最终可以赢得这场竞争。回顾上个世纪六十年中后期,美国曾陷入比当下严重得多的危机。民权运动和反战运动已经造成社会动荡,甚至军队都介入镇压风潮。美国被撕裂到内战边缘,外部又有前苏联的冷战压力;美国打输了越战,还失去一系列同盟国。但美国各界认真对待压力,在里根总统领导下走出阴影,赢得了对前苏联冷战的胜利。美国的复苏与承担领袖责任,坚定了人们的信心。第三波民主化席卷全球。

动向2016.1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