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为了给这次攻占子虚县城的行动做充分的准备,轩原写了一份《告全体军民书》,印制多份分发给军民传阅。因为轩原没有上过私塾,加上他自己排斥古文,所以他是用白话文写的,这样不识字的人也容易听得懂了。全文如下:

告全体军民书

当今天下动荡,社会混乱,法制崩坏,国已不国,政府亦不能履行它的职责。人民长期生活在专制和奴役之下,生活困顿,身心痛苦不堪。加上子虚县城颁布的治安十条,使很多无辜的人被失踪,或者被关进了监狱,乃至失去生命,人民期待的安居乐业屡屡落空。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自我轩原起事以来,得到了全体军民及父老乡亲们的大力支持,我轩原和天行山才能走到今天。虽然经过波折,相信我们所有人也变得更加成熟,更有经验了。 如今经过一年多的休整,我们已经兵强马壮,不能再继续无视官府的暴虐,占领子虚县城成了我们当下迫切的任务。希望全体军民振作起来,听从天行山的指挥和安排。
历次起义,你们都是付出最多的群体,你们不光出钱出粮的支持,还亲自拿着武器参加战斗,甚至付出生命,但是胜利之后,你们又是被抛弃的群体,胜利的果实往往被起义的首领所占有,你们又处在被剥削被压榨的悲惨境地。这一次,我轩原亲自向你们宣布:你们悲惨的命运和轮回将永远结束,我向你们承诺,我们将建立一个理想的社会,这个社会将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个社会,这个理想社会是这样的:人人自由平等,在法律面前一视同仁,法律保护每一个人的生命和财产权,保护你们的言论自由和集会出版等自由。人们可以自由地批评政府,批评政府的官员,而不会受到任何的惩罚。作为一军之首领或者一国之君,并不能为所欲为,在战争时期人们可以听从领袖的意见,在和平时期,领袖要受制于由人民共同选举出来的国会的领导。其次,废除旧政府的一切不合理的制度和条例,如治安十条等,免除一切苛捐杂税,国家征收的每一道税,都需要征得人民的同意;每一笔税款怎么用,用在哪里,也需全体人民的同意。政府官员不再是社会的特权阶级,而只是政府和人民的雇员,每一个官员的任命和罢免,也由人民来决定。新的政府将是一个由各派联合治理的国家。第三,国家保护妇女儿童,废除男女不平等以及对女性的歧视等现象,女性可以和男性一样受教育、经商、参加工作,以及进入政府等部门工作,男女同工同酬。不许虐待贩卖妇女儿童,违反者给予严惩。第四,开放书禁和报禁,鼓励文化的多元性。
全体军民们,这些只是我的初步设想,等到成功的那一天,我们全体人民就可以坐下来,进行深入细致的讨论。总之一句话,我们已经到了彻底结束暴政、结束奴役和专制的时代!充分尊重每一个人的生命和自由,将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和理想!你们的每一个人,将是社会和国家的主体,是社会和国家唯一的、最珍贵的财富,社会和国家为你们每一个人而存在,因为你们每一个人而感到荣耀!
说到这里,我还要提醒大家一句:自由,并不意味着随心所欲,并不意味着可以因为自己的自由和幸福而去侵害他人的自由和幸福,并不意味着不受约束,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人人为大家,大家为人人。”每一个人都首先想到别人的权益,为他人着想,为维护社会公平与正义着想,我们每一个人才能得到充分的自由与幸福,所以请遵守我们共同制定的法律和规则。否则,社会就会失控,重新陷入到无政府和暴政的深渊。我不想看到曾经发生过的不幸与莽撞再次发生。请大家切记这一点。
全体军民们,请大家为结束暴政,结束专制,为我们自己和我们后代的自由和幸福而努力吧!

天行山自由军元帅 轩原

写了这篇文告之后,轩原又写了一封《告子虚县城全体市民书》。这份文告只打印了数份和前一份一起,被夹带进了子虚县城。全文如下:

告子虚县城全体市民书

天行山自由军元帅轩原首先向各位致敬了!我听说几年前当天行山遇到危机时,你们曾以极大的热情帮助天行山,我很感动。后来知道那是一场骗局,你们感情上受到了伤害,不再相信天行山了。被人欺骗的滋味是不好受的,正如你们所知道的,那次我也是受害者,所以我对你们的心情感同身受。
我想对你们谈谈我的想法,你们会了解我了。也许你们已经看过了我的前一份文告,我再跟你们深入地谈一谈。自我十岁跟人当学徒起,我就慢慢发现了一些生活中不合理的情况,比如为啥有的人高高在上,享受着一切,而有的人拼死一生都在穷困里挣扎?他们并不是因为懒惰;为啥有的人享受着很好的教育,有的人却不能呢?他们并不是因为愚笨,或者智力低下;为啥有权势的人高高在上,普通人就得对他们点头哈腰,言听计从呢?为啥官员的子弟可以继续当官员,即使他智力低下,农民、苦工的子弟得继续当农民、苦工?这是谁规定的?为啥不是按聪明才智来规定谁干啥呢?为啥有的人不事稼穑却生活奢侈、衣食无忧,而辛苦生产的农民、工人养活了所有人却仍然过着悲惨、捉襟见肘的日子呢?为啥有的人可以随意打骂、侮辱另一些人呢?这些中国人早已习以为常的规则,我考虑了很久,终于有一天想明白了:不是我不想遵守这些规则,而是这些规则本身就是不合理、不公平的,是违反人性、违反正义和天理的。我认为但凡是人,来到这世上都是平等的、自由的、有权利享受一切人间的幸福和大自然的馈赠。把人类划分成各个等级、各种身份,是对人类和大自然的亵渎和不敬。一个理想的社会,就应该是人人平等的,自由的,有权利做自己想做和能做的事情,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而国家和政府则是保护每一个人的幸福和自由的。这就是我的理解,也是我的理想和目标!
乡亲们,我希望你们再给我轩原一个机会,再相信天行山一次!有了你们的理解和支持,我们天行山的事业才能走的更远!

天行山自由军元帅 轩原

这两份文告被秘密带进子虚县城之后,在一些人中间传阅。终于有一天,几个人经过商议,派出代表秘密到了天行山,跟轩原等人进行了商谈,表示愿意听从轩原的安排和指挥。

这天,有一个秀才打扮的人带着一个随从来到了城门口想进城去。只见此人头顶结一发髻,带着网巾,身穿一间深色的圆领大袖衫,皮肤黝黑,左侧脸上一块皮肤颜色很深,看来是胎记,嘴唇下还留着一把山羊胡子,看年龄有三四十岁了,双眼炯炯有神,令人瞩目,另一个年轻人大概有二十多岁,穿着一件深色直身道袍,微微有些络腮胡,仔细看,眼神还有一些稚气,然而却很坚定。两人都背着一个包袱,主人骑在一匹其貌不扬的驴身上,年轻人跟在后面。守城的士兵拦住了他们。
“站住!叫啥名字?为嘛进城?”一个二十多岁、腰间别着一把长柄刀的士兵一边问,一边用犀利的眼神仔细地打量他们,揣测着他们的身份、意图,似乎想把他们一眼看透。
“官家大哥,我们从张家屯儿来的,想进城探访亲戚。”秀才陪笑着说。
一个三十多岁、看上去老练的士兵也走过来了,面无表情地说道:“身份铭牌!”一只手伸向他们。
两人会意,赶紧掏出各自的身份铭牌递给他。
老兵拿着身份铭牌,一一比对他们的画像,身份信息:“你叫张正则?”
秀才连忙点头称是。
“你叫张乐康?”
年轻人连忙说“是, 是”。
老兵看看身份铭牌,又仔细观察他们的脸,半天才点点头,把身份铭牌还给他们。
“进去吧。”
“多谢两位大哥。”秀才赔笑着说,就要进城。
“等等,”老兵又问道,“你们去哪家探亲戚?我得向上面汇报。”
“石板街上,有一家小酒馆,主人叫刘秉德,是我舅舅。”
士兵挥挥手,让他们进去了。

这两个人其实就是轩原和扬波,此次乔装打扮进了子虚县城,赶忙朝刘秉德家的酒馆走去。扬波在这里待过,知道路,很容易就找到了。
这是一家不大的酒店,门口挂着一个斗大的酒字,不少人来来往往,进去喝酒。扬波把毛驴拴在门口的一棵杨树上,两人进了店。朝四面一望,两人朝柜台后面的老板走去。这是一个五十多岁,身材矮小结实的老者,一脸精明却不失厚道。
轩原走到他旁边,笑着叫道:“舅舅,我来了——”
老者抬起头,看了看轩原,看了看扬波,忽然笑起来,点点头,说道:“正则,你可来了,好久都没见你了。你娘身体可好?”一边说一边走了出来。
轩原说道:“我娘身体好着呢。因为挂念舅舅和舅妈,打发我来看看你们。”
“好,好,那就好,”刘秉德拉着他,说道,“现在忙着,你们先坐下喝点茶,我让你舅妈给你做饭。珵美,来给你正则表哥倒茶。”一边又压低声音,朝另一个方向使了个不易觉察的眼色,“那边有一个暗探。你们先坐着吧。”
轩原和扬波会意,轩原说道:“舅舅先忙去吧。”
这时一个十七八岁、穿着青绿色襦裙、青春洋溢的姑娘拿着一把茶壶走过来,笑嘻嘻地说道:“表哥来了!好久不见你和姑姑,怪想你们的。”说着给他们两个倒了茶。
轩原笑着和她说话的功夫,扬波不禁眼睛亮了一下,嘴角露出了笑意,有点傻愣愣地看着她。珵美看到扬波的表情,抿着嘴笑着走开去忙别的事了。

再说在靠墙的一个角落里,一个穿着青色布衣、脸色严峻、阴沉的人从轩原他们进店起就紧紧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此刻他站起身,走到柜台旁边,装着不经意的样子跟刘秉德搭讪着。
“那两个人是你的亲戚?”
“是,是,是我外甥儿。你需要再加点酒吗?”
“他们从哪儿来的?”
诸如此类的问题,问了半天。

自此轩原和扬波就在刘秉德家住下了,刘秉德家也成了轩原的秘密据点。白天轩原和扬波在店里帮忙,秘密和一些来喝酒的人传递着消息,商讨着事情,但是他们得万分小心,因为每天都有不同的暗探坐在店里一角,悄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观察着人们的动静和表情,恨不得钻进他们的大脑里,让他们内心的想法也无处躲藏。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