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14

西方世界的兴起

《西方世界的兴起》——作者:道格拉斯·诺思(Douglas C. North)与罗伯·保罗·汤玛斯(Robert Paul Thomas)

《西方世界的兴起》是诺贝尔经济学得主道格拉斯·诺思(Douglas C. North)的著作,是一本简单易明的经济及历史书籍。本书的特点,就是以简单而直接的经济与历史原因,去说明西方兴起的历史问题,而不是诉诸于长篇大论的历史枝节,或那些加入了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或那些反帝国主义等等的民族主义观点的书籍,因此特别值得一读。

本书由公元900年讲起,即中世纪的西方世界的经济活动,以及其经济发展的区域差异,开始说明西方世界在发生种种变革之前的制度,以及其赖以发展的源头;西方政治与宗教上的分裂,对比起华夏的政治统一,容许西方世界有更多的差异,以及更大的扩展空间;由封建制度的庄园,去到因为人口压力而制造的开垦边荒,西方地理环境的分裂,反而保障了其差异以及成长的空间,而非变成一个压倒一切,以至因为过于庞大而毁灭一切的帝国。

开发边陲直至1300年,终于遇到了成长环境的樽颈,接下来就遇到了疾病、瘟疫、紧缩、以至一连串的战争与革命,最终造就了空间,导致了后来的文艺复兴,其实这就和中国历史所面对的问题相似,却因为环境的差异,造就了不一样的结局;这点其实对今日中国或香港面对的人口压力问题,其实非常相似。

在中国面对的人口老化与一胎政策以至最终放宽的问题,在香港则反过来是城市发展没有止境,但成长环境却有绝对的限制问题;围绕本书的基本问题,即无论是城市或农村的发展,其成长或衰落的周期,都离不开经济上面的限制;但今日的政府无论在中国或香港,官员眼中却只有永续发展的经济,以至无止境的GDP;历史上以无情的战争或其他死亡的原因,去解除人口压力的方法不再存在,亦不能再存在,面对环境的破坏与经济发展的局限,华人社会未能接受成长有其局限,却以为繁荣是永远不息,反过来批判如近廿年日本或西欧,其长期的停滞是消极,而不能接受成长的限制,常幻想人定能胜天。

从西方各国的发展史,可发现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历史原因,就是权力的分散,以及国家的分散;当天主教霸权危及文艺复兴的城邦经济发展时,北方的新兴新教国家,乘大海航时代而取而代之;多方面发展,而非一味集中于一两门的炒卖活动,当然是长期繁荣的保证;本书第十章特别以法国与西班牙这两个“竞争失败的国家”,特别提到官僚制度的缺乏效率,以至报酬递减和制度阻碍有效率的调整,以至新技术的发明。西班牙因为帝国开支与通货膨胀,加上殖民事业制造的轻实业重炒卖,以至国王滥发的官商勾结特权,令商业以至工业被那些投机活动所取代,这不正正就是香港与中国所面对的问题吗?这些失败的例子,其实甚至比起探讨其他国家为何成功,更为精彩而切合今日我们所面对的问题。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