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片苦难的土地,同样的险恶氛围,面对黑暗、虚伪和荒诞,面对“三忠于”“四无限”、一片颂歌和膜拜,崛起这样的冷峻诗句、愤怒意象,使脚下的奴才世界为之震惊、恐慌,如同久居黑洞突然被一声霹雳惊倒、被一道闪电击伤:

阳光中的向日葵

……
你看到阳光中的那棵向日葵了吗
你看它,它没有低下头
而是在把头转向身后
它把头转了过去
就好像是为了一口咬断
那套在它脖子上的
那牵在太阳手中的绳索

……
你看到那棵昂着头
怒视着太阳的向日葵了吗
它的头几乎已把太阳遮住
它的头即使是在没有太阳的时候
也依然在闪耀着光芒

……
……
你走近它便会发现
它脚下的那片泥土
每抓起一把
都一定会攥出血来
——芒克

如果知道在那个丧失理性、出卖人格、赞扬奴性、跪拜威权的黑暗“文革”年代,“葵花向党、万物向阳、无限忠于党魁”这类痴人疯语成为一个民族的口头禅,就会立刻明白这首诗的象征性和隐喻性,就会领悟一种高大人格气质和勇敢叛逆性格。这棵挺立的向日葵和那跪拜着的亿万的一群完全不同,它蔑视太阳、怒视太阳、背对太阳,它个性独立、渴望自由、恨不能挣脱颈上的绳索,它自身闪耀光芒、无须太阳,它比太阳伟大、辉煌,它的心灵深处是痛苦,它的全部生命浸透着血。精神的高贵性、性格的反抗性、政治的叛逆性、诗歌的象征性,使这首诗成为傲然超越奴才时代之上的一座精神纪念碑。这是昂首挺立怒对淫威、傲然反抗暴虐威权的一代先锋青年的伟大性格雕像,是这代人的个性尊严和精神独立宣言。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