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昔日皇帝的代名词,今日中共的代名词。一个号称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政党,其中枢却设立在皇家园林,其党魁却享受帝王生活,岂非莫大的讽刺?

一九四九年,中共接收北平之后,毛泽东急不可耐地坐上了龙廷。中共建政之初,毛碍于舆论压力,没有直接窜进紫禁城,登基太和殿,却选择中南海为其居住地,并将城内各大王府分配给文臣武将,其涵义十分明显:我就是那个“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的“今上”。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扯着嗓子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其实站起来的只有他一个人而已,即便是站在他身边的开国元勋们,其实也跪着的——彭德怀误认为自己也站着,结果立即招致灭顶之灾。庐山会议上,红军的创始人朱德私下里感叹说,哪里知道我们曾经在一口锅里吃饭呢?更不必说平头百姓了,他们迎来的是一个亘古未有的暴君。

建筑学家梁思成是一名不识时务的迂夫子,他建议在中共当局在北京西郊兴建一个新的北京城,安置政府机关、工厂企业等,这样便能将老城区保护下来,使之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活化石”。善良的梁思成哪里知道毛泽东心中那浓得化不开的帝王意识呢?倘若中央政府设在城外的新区,哪里显示得出帝王的权柄和气派来?毛泽东龙颜大怒,梁思成遭到一番铺天盖地的批判之后,含恨而逝。中共中央遂窃居于中南海至今。

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南海里居住着中共历届最高统治者,以毛泽东居住的时间最长,邓小平次之,江泽民再次,而胡锦涛不知还能居住多久。在这里上演了诸多血雨腥风的宫廷政变,在这里“厚黑”主人们下达了一个接一个的杀人命令。毛泽东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在其回忆录中写道:“毛的中南海内住地在中海与南海之间,前门对着南海。中南海一定是全世界门禁最森严的地方。晋见毛的外国贵宾感觉不到武装警察的存在,但事实上警卫以毛为中心,成环状向外扩散,遍布中南海内。毛的贴身侍卫也兼任随从,武装精良,守卫紧密森严。”可以想见,毛每日都生活在杯弓蛇影的恐惧之中。太监们的幽灵在这里游荡,宫女们的身影在这里定格,在毛邓江胡的身边,依然晃动着一群太监和宫女。最近,网络上出现了几名中南海的“女服务员”的靓照,果然个个国色天香。

北京的明清宫殿及园林,如紫禁城、颐和园、北海、天坛等,均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纳入到需要特别保护的“人类文化遗产”的名单之中。这些地方都得到了严格保护,对全世界游客开放,且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相关部门的监督。惟有中南海一地,被活生生地从“三海”中割裂出来,成为中共统治者的禁脔。昔日,中南海是皇家禁地,在皇权倾覆、实现共和之后,它理应是全体中国民众的共同财富,不应被某党某人所独占和独享。

号称建设“和谐社会”的中共,却以一种掩耳盗铃的态度面对自己霸占中南海的事实,这一事实乃是今日中国最不和谐的地方;宣扬“八荣八耻”的中共倘若真有一点羞耻之心,理应主动般出中南海,将其移交文物部门管理,并早日对公众开放。

──《观察》首发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