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明:退休之后住进老年公寓,交了两位大陆来的新朋友。张文友来自广州,原为高级工程师;李孟先来自上海,退休公务员,都是来美投靠子女的新移民。因属同代人,我们有许多共同经历跟共同语言。虽然有时观点有异,但心胸豁达,不伤和气。从春节开始,我们约好每周去当地粤菜馆茶叙一次,就国是说三道四。记得文革之初,邓拓先生因撰写《燕山夜话》和《三家村札记》杂文系列丢命。到文革中,台湾对大陆开播《自由中国之声》,其中就有一个“三家村夜话”节目,模拟江青、王洪文、田家英等人对谈高层动态,尽管田早已自杀身亡。如今我们三个退休老人,也组成“三家村”,对谈中国动态,不是夜话,而是茶话。现把记录编成《三家村茶话》系列,不定期刊发,以抛砖引玉,激发更多讨论。

—- 作者 谨识

程:张、李二兄,别来无恙!今天又该我做东了。我跟老伴回国两个月,去北京跟澳门开研讨会,都跟养老和社保改革有关。还走了不少地方,刚刚倒过时差。二位全家都好吧?

张、李(同时):都好,谢谢。高兴你游学归来,今天来给你接风!好好听听你的归国见闻。

张:我特意拿来了珍藏十年的洋河大曲。上次跟李兄打赌我输了,人家张艺谋的杭州歌舞,由小节目串成,没在吴越相争上着墨太多,说明这小子大有长进,咱们也为谋子的进步干一杯。程兄这次回国的最大感受是什么?是雾霾?堵车?还是物价飞涨?

程:你说的三样我都深有切身体会,但够不上最大,以后有机会慢慢谈。请二位猜猜看,目前国内百姓“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孔夫子“克己复礼”用语)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张、李(同时):莫非是美国大选?!

大选结果意外,温州人有预感

程:说对了,正是美国大选!投票结果出炉那天,我正在农村老家吃饭,手机突然响个不停,几个外省市朋友,纷纷打电话询问川普当选的事情。因为前不久见面,他们问我投谁的票,我跟老伴儿都说投希拉里。虽然她也太不理想,但总比川普那个疯子靠谱。再说,美国高校教师向来支持民主党,我们也不例外,每次大选都投给驴子(民主)党。没想到,这次半路杀出个川普(又译特朗普,不如川普顺耳),先打败共和党主流派,又战胜民主党希拉里,大获全胜,令许多人跌破眼镜,包括我本人在内。

李:是啊,我的孩子也是投的民主党,所以全家人都对大选结果气不愤,还去市政府门口参加了一次抗议示威。嗨,抗议又能怎么样?如今生米已成熟饭,看来川普这小子,还真有天子命。奇怪的是,你说为什么媒体和民调都看走了眼?

张:是啊,我也有点纳闷。可你别说,我有个温州朋友,三个月前就吹牛,说温州人有预感,这回川普必胜。问他为啥?他说根据温州人亲眼所见。原来美国各派竞选总部,都从温州订购竞选用品(标语旗帜等),因为温州信誉好,物美价廉,按时供货。竞选初期的订货比例,基本上一比一,也就是希拉里一成,川普一成,其他候选人合起来也占一成。到两党候选人确定之后,希拉里和川普还是一比一。经过夏秋的激烈竞争,希拉里的订货开始减少,川普的订货明显增加。从一比二到一比三,最后到一比五,川普阵营的订货量,超过希拉里几倍,说明人气差距拉大。到投票前夕,川普阵营的订单抢着做,不给定金也敢接单,因为温州老板认准川普必赢,不会赖账。当时我不信他的话,现在看来还真准。

程:张兄说的这事不假。我在广州机场跟一位温州老板聊过天,他也是这么说。看来,美国的媒体炒作和民调专家,居然没有咱们温州老板的判断准确。以后美国大选,如果还继续在温州订货,美国记者应该去温州实地采访才对。

中美关系走向,前景破朔迷离

李:中国人关心美国大选,除了结果出入意料,是不是也对未来的中美关系心怀忧虑?

张:那当然。你看看咱们这里的华人社区就知道,对选举结果争吵得多么厉害,不但媒体观点相左,几乎家庭内部,也对中美关系争论不休。身为美国华人,有切身利害关系,这好理解。可为什么国内百姓,关注度也这么高?甚至比咱们更高!请说说他们都有什么看法。

程:这点不难理解。咱们身在海外,起码有安全感。那些出不来的人,比咱们心理负担更大,既担心汇率升降,又担心孩子教育,更担心中美是否打仗,安定日子到头了?所以更关心美国大选。回美之前,我在清华大学近春园跟几位朋友告别,餐桌上一番争论颇有代表性。除我之外,一桌人都是国内顶尖学者,辩论高手,因为话题敏感,恕我隐去他们大名。他们的观点可归纳成三种(或三派):乐观派、悲观派和中间派。

乐观派认为,川普代表美国本土主义,不再关注什么核心价值和主义之争,决心收缩海外力量,把注意力转移到国内经济上。如此以来,中美在亚太地区的对抗因素必然减少,和平共处机遇增加,给中国崛起提供更大空间。至于经贸关系,虽然有逆差、汇率、市场准入和知识产权等方面的摩擦争议,但经贸毕竟平等互利,合作双赢的机会更多,因此,就像习近平跟川普通话所说的那样,两国关系的唯一选项是友好合作,互利双赢,因为对抗下去对谁也没好处(大意如此)。

与此相反,悲观派则认为,虽然川普倡言美国中心主义,但骨子里的反共情结比希拉里和奥巴马更严重,他甚至对民主党的社会公正理念也嗤之以鼻。别看口说要减少美国的海外关注,那主要是警告美国的海外盟友,希望他们别老依赖美国协防,而要自力更生,多承担防卫义务。再看看他任命的强硬派国防部长、国安顾问等一众高官,显示他对美国维护国际秩序的决心和义务,不会削弱,只会增强。在对华关系上,他任命白邦瑞为顾问,老白可是有名的对华强硬派,是“中国威胁论”的主要倡导者。川普本人既不懂外交,更不了解中国,但有这帮强硬派幕僚替他出谋划策,还能指望中美关系有什么风平浪静的好日子过?往后不论是东北亚还是南海诸岛,以及港台事务和人权争议,恐怕摩擦只会更多更大,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中间派更有意思,对上述两种观点都不认同,嫌太表面,太肤浅。他们说,川普代表的美国保守主义回潮,有更深刻的民意基础,说明美国百姓对几十年两党主导的内政外交都不买账,试图回归美国二战后的历史辉煌。不过,这股思潮能弥漫多久,能否左右内政外交大方向,并不好说。请别忘记,美国的辉煌历史跟世界领袖地位密不可分,不主持公道,哪有什么历史辉煌?再说,现在毕竟不是二战年代,怀旧代替不了现实,科技革命、信息爆炸和全球化趋势无人能挡,美国不可能关起门来只管内部事务。真要走到那个极端,美国必定成为孤家寡人,别说再度伟大不可能,就连经济复兴也是一句空话。假如川普执政四年,没有明显起色,善变的美国选民还会再度失望,不排除四年后另爆一匹黑马,民主党卷土重来的可能性难以排除。因此,现在判断川普的对华政策怎么走,为时过早。他很可能左右摇摆,朝令夕改,结果还是合作与对抗并存,好不到哪也坏不到哪,就像当年老毛形容国共合作一样:“既联合又斗争。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

以上就是我在清华听到的三种观点。请问二位,你们如何看待上述三种不同观点?

价值理念冲突,难以和平共处

张:如果以经贸关系为主轴看,我比较倾向乐观派。说到底,美中经济合作对双方有利,虽然中国赚了外汇顺差,但美国公司获利润更多,消费者也得不少实惠,要不为什么美国商品比中国还便宜?如果美国对中国产品征收45%高关税,固然中国产品的竞争力要下降,但美国消费者也会吃亏。考虑到美国人的高工资高福利,不可能迫使多数制造业返迁美国,也许会转移到其它发展中国家,那对美国经济好转并没有太大帮助。因此我看,中美关系总体看好,不会有什么大风大浪。

李:我不同意老张的说法。制约中美关系的因素很多,不能光看经贸。即使经贸,美国属于规范化的开放市场,中国则是封闭式的垄断市场,政府和国企的操控程度,美国人无法想象,所以人家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两者的竞争,属于不公平竞争,从发展趋势看,当然是好的资本主义,打不过坏的资本主义。另外,除了经贸摩擦,中美矛盾还体现在人权、法制、自由、民主等诸多方面。归根结底,中美矛盾的实质是价值和理念的对立冲突,一个言论自由、民主选举的国家,跟一个不许讲话(所谓“妄议”)、不让选举的国家,怎么可能和平共处,合作双赢?所谓“和平共处”的结果,不是你吃掉我,就是我吃掉你,最后摊牌无法避免。老毛说的“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还真有道理。所以,我更倾向于悲观派立场。不知程兄以为如何?

程:看来,咱们区区三人也分左中右。虽然你们都言之成理,但我还是倾向于上面说的中间派。在我看来,川普这人性格偏激,讲话随便,但又善于变脸,也许跟早年在演艺圈混过有关。不过当选之后,他必须面对现实,也不敢背叛美国的价值底线,对于充斥中国媒体的那些“政治正确”,肯定难以容忍,会针锋相对,全面抵制。但与此同时,他也得清醒判断中美关系的现实利害,不会甩开智囊,一意孤行,让中美冲突全面升级。这正是美国体制优于中国体制的地方。因此,我比较倾向中间派的判断:中美关系充满变数,极可能起起伏伏,摇摆不定。假如中国延续老邓的韬光养晦策略,避免忘乎所以,不和老美正面冲突,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数年,中美关系不冷不热的局面还会维持下去。反之,如果北京误判形势,认为美国的收敛对中国有利,因此更加咄咄逼人,到处“亮剑”,则中美关系很可能骤然变冷,擦枪走火的可能性也无法排除。

张:好了,咱们到此为止吧。三种观点都摆明了,各有道理。先立此存照,让历史作证,看谁预测的更为准确。下次该我做东了,定什么题目好,回家好好想想,到时再说。大家保重!

程、李:老张再见!

(2016年感恩节完稿)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