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港前,刘山青曾在电邮中问我,你到香港后除演讲外还希望见什么人?我列出了一份名单,其中有刘慧卿。

我与刘慧卿从无联络,刘慧卿与整个海外民运也没有联系,我为什么想见见她呢?

在纽约华文报章的香港新闻版上我经常看到关于刘慧卿的报导。我了解的情况之一是,刘慧卿所属的组织,或曰刘慧卿所领导的组织“前线”是香港民主派中的坚定派。在对香港保皇派(保中共派、或曰亲中共派、投靠中共派、看中共眼色行事派等等)的语言文字交锋中,“前线”不愧是前线,总是走在斗争的前列。不但如此,“前线”也是敢于、善于走上街头进行公开抗争的团体。我在纽约华文报纸上多次看到这类场景的照片。

我知晓的情况之二是,香港的中共爪牙对刘慧卿恨之入骨。他们在台面上不能封杀刘慧卿便搞一些极其卑鄙下作的勾当来恐吓她。如写恐吓信给刘慧卿;在刘慧卿的办公室的门上泼汽油,扬言要烧死她。甚至在刘慧卿办公室门外泼屎泼尿。亲共分子的行径已完全类同黑社会和地痞流氓。

在这种情况下“前线”和刘慧卿都没有丝毫的动摇和退缩。无论在立法院的殿堂上还是在闹市街头,“前线”和刘慧卿照样是一支战斗在民主阵线的前列劲旅。这些都令我感到格外钦佩。有时在报章上还看到刘慧卿的照片,不大清晰,隐约是颇为秀丽。这更使我暗自称奇。

刘山青告诉我,刘慧卿很忙,事务极多。与她约见常常要轮候。现在你来香港,一说要见她就立即安排,很好了。我笑笑说:“大概都是刘氏宗亲之故吧!”

十五号中午,刘山青带我到九龙新界的一家相当规模的餐馆。我们坐落后不久刘慧卿就赶到了。礼貌性地客套几句后就转上正题。我首先向刘慧卿讲到我在纽约华文报章中了解到的一些情况,对她和“前线”的民主斗争精神深表钦佩。接着我告诉刘慧卿这种情况不是孤立的。亲共分子到处都是这样做的。他们没有真理就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我举出这样一些实例。

1997年10月1号,纽约的中共保皇派游行,庆祝中共国庆。民运人士则举行小型集会表达另一种理念。不料中共保皇派们竟冲过来将民运人士重重包围,仗着他们人多势众对民运人士横加辱骂。“反华”、“叛徒”、“汉奸、卖国贼”、“美帝国主义走狗”等骂语如连珠炮,甚至还要动手殴打民运人士赵品璐。幸得美国警察闻讯及时赶来,才把赵品璐等救出重围。

2000年江泽民访美。纽约亲共侨团在林肯剧院举行盛大欢迎音乐会。八位购票入场的民运人士于中间休息时在自己的座位上举起预先制作的纸质分体标语“终结中共一党专政”.中共保皇分子发现后冲过来疯狂谩骂并出手殴打。坐在边位的黄景贤被殴打得尤其严重,肝部收到损伤。

2003年中共国庆。纽约亲共分子在唐人街银宫大酒楼举行庆祝餐会。若干法轮功学员在附近街道上举行抗议中共暴行的小型集会。中共保皇党发现后竟冲出来殴打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跑开走避,亲共分子竟还要追打,气焰极为嚣张。

2001年旧金山一批民运人士在花园角举行演讲会。亲共分子跑来闹场甚至殴打民运人士。林牧晨先生额头被打出血。

根据这些实例,我对刘慧卿说:无论是香港的亲共分子还是海外的亲共分子,他们之所以这么猖狂,敢于对民主志士使用暴力,关键在于他们有大陆共产党专制政权这个大后台。这就提示了我们,香港与大陆息息相关。一个大陆的专制政权一定会对香港民主政治虎视眈眈。香港的民主志士不但要为完善香港的民主政治而奋斗,也要支持大陆的民主事业。因为大陆实现民主化,是香港民主政治不受干扰的保证。

拜访刘慧卿前刘山青曾对我说,刘慧卿对推进香港民主政治非常坚决,但对大陆关心不够。有人批评她文化和思想都相当洋化。我讲那些话虽或有呼应刘山青的意思,但绝不是批评刘慧卿,而只是谈谈自己的感受而已。刘慧卿表示绝对不会在亲共分子的暴力行为和暴力威胁面前退缩。她还很爽快地表示赞同我的意见。她说:当然!我们都会关注大陆的各种情况,我们当然应该支持大陆民众对民主的要求。

刘慧卿还谈到亲共分子以暴力相威胁甚至使用暴力还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她说更须值得注意的是现在香港亲共派正在秉承北京意图,竭力拖延香港完善民主政治的步伐。在立法院里亲共派倒是能步调一致,而我们泛民主派却往往意见分歧甚至互相指责。刘慧卿直言不讳地向刘山青提出一个意见。她说你们社会民主连线不应该公开地、更不应该在立法院里攻击(某某——泛民主派成员,立场较软弱。)这样会让亲共派在旁边看笑话,会让他们有机可乘,说我们民主派闹内讧。我认为我们的矛头几时都应指向亲共保皇势力。你宁愿去骂曾荫权都不要去骂某某。对某某有意见应内部提。

我表示赞同刘慧卿的意见。我对刘山青说:多年的政治活动经验使我发觉民主派往往会有这样一个误区,就是以为实行民主便是口无遮拦地提意见。其实民主是一个原则。原则之下还有策略。策略之一就是在面对专制势力的压力时,对民主派内部的歧见应内部解决、求大同存小异。如果把民主派内部的歧见公开化,甚至互相攻讦,那只会使亲者痛、仇者快。民主阵营的内耗必然会削弱了民主力量,客观上增强专制势力,加大了民主事业的难度。

刘山青虽性格执着,但其实很明事理。他很爽快的表示会认真考虑刘慧卿的意见,并说要把这个意见带到社会民主连线里去,而且还会向连线建议,主动找那位泛民主派的朋友联络沟通,交流意见看法,以求最大程度地协同运作。

刘慧卿事务的确很多。午餐后她就要赶到某社区的民众自治委员会的创办式上剪彩,于是与我们告辞。在谈话间,刘山青称刘慧卿为卿姐。刘山青四十几岁,称刘慧卿卿姐,不知是出于尊重还是刘慧卿的确年长于他。中青年女性的年纪是颇难猜测的,而且猜测她们的年纪本身就是愚蠢的、不礼貌的作法。然而,刘慧卿的容貌的确给我留下印象。毫无疑问,刘慧卿相当美丽,但又总觉得她区别于港式女星的美丽。港式女星如蔡少芬、邱淑芬等,虽美,但总给人以内涵不足的感觉,而刘慧卿美丽的容颜线条中嵌有智慧、学识与正义。突然我还想起,在海外民主阵营中亦不乏象刘慧卿这样的杰出女性。如自由亚洲广播电台的北明,能同时承担采编、撰写和广播。我听过她一篇有关朝鲜战争的系列评说,其深度广度不亚于一篇博士论文。再由她极富感染力的音质广播出来,给人以知识美、正义美和声乐美的感受,而在话筒后面还有容颜美。旅居加拿大的盛雪又是一位杰出的女性。她极富戏剧才能,却选择了投身民主事业。当我得知她的数十万字的“远华案黑幕”竟是在几个月中成书的,确实惊讶不已。那如泉的文思和敏捷的笔触当令我等须眉写手望尘莫及。在得知盛雪的妙笔后再看到她的模样,才华、正义与美丽融合一体的赞叹将会不由自主地跳现在你的脑际。

我还悟及共产党的营垒中能有这样的杰出女性吗?共产党里当然不乏貌美女子。可是手中无真理,靠层层青睐提携上去的女共产党员,即使有美丽的容颜,却绝对与正义绝缘。而且就算她们本小有才气,但智慧已消耗于攀龙附凤的周旋算计之中。即使有点才学也被铜臭与官腥熏污殆尽。只有在为社会最大的公益事业——民主事业奋斗的群体中才会出现集美丽、智慧、正义于一身的杰出女性。

作者文集2006.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