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政府

(台北市于民国五十六年七月一日升格为院辖市,划分有十个行政区;五十七年并市郊之六乡镇成为十六个行政区;至七十九年行政区域调整,划为十二个行政区,全市面积约二七二平方公里,人口约有二百六十万人。台北市政府位于信义计画区内,下辖二十几个局处,尚有捷运工程局、翡翠水库管理局、自来水事业处等直属机关,及台北大众捷运、台北银行二家股份有限公司。)

从101观景台上眺望的台北市府大楼

从101观景台上眺望的台北市府大楼

半个世纪以来被大陆视为“敌营”“匪都”的台北市,近日却被大陆民间评为“中国先锋城市”第二——《南方都市报》2006年12月24日的头版第一要目消息:昨日,本报主办的城市论坛评出中国十大先锋城市——十大先锋城市排行榜:1、北京,2、台北,3、上海,4、香港,5、深圳,6、广州,7、大理,8、澳门,9、苏州,10、南京。……

大陆近些年主办过许多“中国十大城市”评选活动,但在2006年前,从未将台北列为“候选人”,如,“中国十大城市”,当选者是北京、上海、武汉、成都、重庆、广州、杭州、苏州、郑州、天津;“全国十大文明城市”,更是没有台北的影子。然而从2006年8月起,“中国十大时尚城市”评选中开始出现台北:第一名香港,第二名台北,第三名上海,第四名广州,第五名北京,第六名深圳,第七名杭州,第八名大连,第九名成都,第十名长沙。此次台北更是当选“中国先锋城市”第二——“先锋”是一个城市文化政治经济全面素质的综合先进表现,台北当选“中国先锋城市”第二,意味着中国各大城市欲向台北全面学习,以台北为未来发展的方向和榜样。

也许有人会说,此次当选“中国先锋城市”第一名者,是北京,似乎说中国人心中的第一榜样,还“北京模式”在先啊。但消息灵通人士透露:此次评北京为“中国先锋城市”第一名,只是一种“暗渡陈仓”的策略而已,否则,直接公布台北为第一“中国先锋城市”,太敏感了,官方很可能会否定和禁止此次评选结果。这从北京、台北的评选词之虚实可窥底蕴——北京当选理由:“海淀区顶尖大学聚集,全国最大的梦工厂”;台北当选理由:“台北,离我们很远,又离先锋很近的城市”。品味这两个评语,显然前者虚,后者实:“顶尖大学聚集”虽然可称“梦工厂”,但“梦”既可能是先锋之梦,亦可能是守旧之梦,而且往往成为“南柯一梦”,离现实远着呢;而“离先锋很近的城市”台北,却并非“梦里先锋”或“先锋梦”,而是有实实在在的先锋现实。

台北“先锋”的内涵何在?主旨显然并非在台北的衣食住行时髦,而是台北的民主文化制度离世界先进制度的距离近于中国任何一个城市。昔日大陆人被官方喉舌蒙蔽,以为“台湾人皆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改革开放后,特别是近年国民党主席频频到大陆访问演讲,又从电视中看到台湾两党民主选举实况之后,大陆人才知道,今日台湾已真正开放党禁、开放报禁,真正实现了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信仰自由和民主选举。较之北京年年“两会”(人大会、政协会)的“一党定音”的虚假民主,较之大陆的各民主党派实为中共包养的“二奶”、“花瓶”,一切只能“等因奉旨”而行,毫无独立意见发表之可能,台湾首善之区台北真是太先锋了!谁不愿今天的台北,就是明天的大陆?!

一百年来,中国的先锋城市多在边远地区,1910年代的中国先锋城市是推翻清朝专制的民主运动策源地广州,1940年代中国先锋城市可算延安,彼时的延安高举反蒋专制大旗,是提倡多党制、联合政府、人民民主的大本营(可惜后来中共“一阔脸就变”),自1990年以来,台北则成为了中国民主制度的试验田,具有了百年来中国最成熟最真实最完善的现代多党民主制和市场经济制度。今日台北,堪称中国民主法治的“希望的田野”。

为了避讳,此次城市论坛的全称是“城市文化的先锋走向——‘先锋?城市论坛’”,该活动于2006年12月22日开始在深圳红树西岸上善生活馆举行,评委虽为李银河、张颐武、朱大可、许子东、梁文道、孙振华、南方朔等十名大陆香港知名文化专家,但意见却是事前充分征询了全国许多城市人意见的民意。尤其是论坛将“城市先锋”的时间范围定义在未来三十年内——“2030年国内哪个城市更有可能成为先锋城市进行探讨”,更是耐人寻味。许多人感叹,幸亏当年有个台湾没有被毛泽东打下来,否则,中国传统文化和世界先进制度都将失去最后的堡垒和滩头阵地,今日中国到哪里找个“并非王土”的民主试验田?诺大中国,总须先有个民主训练基地培训人才试验摸索,才有利于有序地全面推进民主共生制度。

今日大陆人盛誉台北,大陆人热评台北为“中国先锋城市”,实为痛定思痛后的“一言兴邦”的明智之举。

2006年12月24日于深圳“早叫庐”

首发议报第282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