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主义被重新热炒,改革开放反而被淡化。这是中共建党九十周年之际的诡异氛围。中南海找到,或者回归,一种特殊庆祝方式:大唱红歌,大搞红色汇演,大放红色影视。一时间,红潮泛滥。

“唱红”,首先由太子党人物薄熙来在重庆发起,受到极端左派的追捧;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共高层,经过一段时间的狐疑不定之后,发现,“唱红”可以转移视线,淡化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掩盖愈演愈烈的官民冲突,何乐而不为?唱红保寿,或许是中南海诸公骨子里的迷信。

迷信,基于不安。不安感处处可见,比如,中共官方媒体,再度强调“党指挥枪”。中南海借官媒发表社论,题为“党指挥枪,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根本保证”。这个“胜利”,究竟是谁的“胜利”?在共产党内,大部分时期,是毛泽东的胜利,同时就是其“亲密战友”诸如刘少奇、彭德怀、林彪等人的失败;八十年代,是邓小平的胜利,同时也就是同情民间民主呼声的胡耀邦、赵紫阳等人的失败。

而通观中国,90年的血腥历史证明,共产党的胜利,就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失败。共产党公开承认这种对立关系。中共党报和军报,近日,再度指明:“坚持中共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就是说,这支军队,属于共产党,而不属于人民;“坚决抵制军队国家化”,就是说,这支军队,坚决站在国家和民族的对立面。

同时等于暗示,如果人民,或者人民中的任何部分,需要军队,那就自己去组建吧!正如中共党片《建党伟业》中所暗示的那样:人民,或者人民中的任何部分,只要你有种,就自己去建党吧!

红歌的背景,是毛泽东时代;唱红歌的高峰,是文革时期。唱红,不仅是中共再次全面左转的信号,而且是中共全面反动的信号:要把任何否定毛、或者否定邓、或者否定共产党的声音统统压倒。“全国山河一片红”,典型的文革场景。时隔三十五年,中国又被拉回到文革时代,至少精神上如此。

于是,人们见识中南海魔术般的政治游戏,恣意操纵怀旧与健忘的群体心理。当有人赌咒毛泽东时代,阶级斗争是如何的残酷、人民生活是如何的饥寒交迫,党的喉舌就会引导你向前看,“展望”改革开放年代,一个经济高速增长、财富爆发式呈现的金钱时代;当有人抱怨当今官场腐败,贫富悬殊、道德沦丧殆尽时,党的喉舌就会引导你朝后看,那个充满“远大理想”、虽“艰苦朴素”却“热火朝天”的革命年代。

反正,让你前看后看的,都是共产党年代,都是共产党中国。中南海心理游戏的法宝便在这里:让你怀念那些你不该怀念的,让你遗忘那些你不该遗忘的。前者如文革,后者如六四。

再也不提“解放思想”,再也不讨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再也不争论“民主还是独裁”。唱红,足以混淆毛时代和毛后时代的是是非非。实际上,这个红色腐败集团,早已沦落到只讲利益、不论是非的境地。

90年间,中共党员人数,从13人发展到8000万。而今日,这8000万中的绝大多数承认:入党,不是为了理想,而是为了利益,为了眼前的实际利益:更方便就业,更方便晋升。一句话,为了升官发财。

这种利益,甚至在中共贺岁大片《建党伟业》中,得到了绝妙的体现:在这部几乎每隔一分钟就会出现一位大腕明星的大片中,所有这些持有中国姓名的大腕明星,都持有外国护照。他们在中国舞台上风光、捞够了之后,展开胜利大逃亡,加入外国籍;然后,再以“某国籍华人”的光环,时不时回归中国,光宗耀祖,继续风光、继续捞。由这些外籍华人来扮演《建党伟业》中的主要角色,等于诠释性演绎中共官场:先捞取政权,再捞取钱财,而后,纷纷展开胜利大逃亡。

红色贪官的大规模家属外流、资金外逃,甚至推高了世界各国的房价地价,让各国当地民众无力负担高房价。这仅仅是中国红色贪官带给世界的百害之一。当今世界所面对,那来自东方的,不是黄祸,而是红祸。

这个声言“为人民服务”的执政党,至今拒绝建立“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同时,自设帐目,把“三公费”(官员公款吃喝、官员公款用车、官员公款出游),作为国家预算中的最大开销。腐败,公开腐败,大摇大摆地腐败,盛气凌人地腐败。

红潮滚滚,浊气腾天,喧嚣肆虐神州大地。自娱自乐,却并不能掩盖一个基本事实:由于意识形态的反动,这个盘踞北京的独裁政权,在国际上陷于全面孤立。文革中如此,今天依然如此。

(2011年6月28日)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