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7号,广东河源市紫金县爆发了一起血腥的军警施暴事件,数百名军警毒打抗议血铅中毒的村民,致使数十人受伤。

事件起因于5月中旬紫金县临江镇数百儿童被发现集体血铅中毒,肇事者叫三威电池厂。临近该厂的井水村、大理村深受其害,有几百儿童血铅中毒。有的儿童血铅超标达到每升639微克,超过正常值12倍。

据村民反映,这个临江镇三威电子厂常年在晚上8点钟偷偷地排放废气,并且把污水直接就排到河里,严重地污染了空气和水源。附近5、6个村庄苦不堪言,儿童集体血铅超标;这个厂的员工、以及周边的村民大约有一半以上的人中毒。

愤怒的村民运来的几车泥巴,堵了电池厂的大门,要求讨个说法。最后电池厂被勒令停产,孩子们被送到医院检查、排铅。如果政府方面依法处置电池厂、并且给受害人更多的安抚、体恤,事件就会逐渐平息。

但不幸的是河源市、紫金县和临江镇三级政府一致行动,控制医疗部门、谎报数据、隐瞒事实,把假的化验单发给村民,把真实的化验结果封存起来。政府方面还要求正在治疗的中毒儿童立即出院。

这就引发了普遍的不满,人们到镇政府和平请愿,没有人理睬。于是村民走上国道堵路,抗议政府隐瞒事实、草菅人命。当局即刻做出强硬反应,派出大批警力驱散,与村民爆发激烈冲突。据在场的村民说,当时聚集的村民有上千人,警察来了几百 人,打得几十个村民头破血流,有的人被打得全身肿胀、还缝了十几针。村民们惊叹警察好凶,像狂狗一样,来了就抓人、见人就打,全部拿着警棍、铁棍来打,妇女、小孩都打,真是可怕。

17号下午开始冲突,防暴警察来200多,紫金县来了100多,后来河源市的特警来了三车人。到了晚上9点多钟,警察觉得自己人多,就开始扫荡。见人就打,过路的也打,店铺的人也打,饭店吃饭的人也打。打伤有20多个人,有17个人比较严重,在河源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有个叫邓建新的,当晚就做开颅手术抢救,其实他只是去看热闹的。

几乎在同时,浙江绍兴也爆发了因血铅中毒引发的抗议事件。绍兴县杨汛桥镇是制造锡箔纸的中心,雇用了2500名外地工人,在毫无防护措施的作坊里制作上葬用的锡箔纸元宝。上个月发现集体铅中毒,600多人身体不适,其中血铅严重超标的儿童有103人。

工人示威游行,要求赔偿。政府依据血铅超标程度,提出了900元到2000元的微薄补偿。这就引起了工人的不满,计划6月13号到省城杭州请愿。官员们一面连夜拿了现金、挨家挨户地收买,同时派出数百名防暴警察阻止工人登车。集合起来的1000多工人中,只有400个人到达了杭州。在有关方面的支持下,县政府拒不提高赔偿标准,只承诺免费体检和治疗。

这两起事件都还在继续发展中。中国的事有点儿怪,总是与众不同。在法制健全的国家,发生此类恶性环境污染事件,是惩办肇事的厂商;而在中国则常常是出动防暴警察,收拾受害的老百姓。我实在是有点儿想不明白,这种暴力镇压能永远进行下去吗?

据北京大学医学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国儿童血铅含量超过国际卫生组织最高限的,约有34%、也就是三分之一;而美国血铅含量超过国家卫生组织限制水平的儿童,不足1%。儿童是我们民族的未来,有这么多儿童铅中毒、甚至受到终身伤害,我们这个民族还有未来吗?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