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中,中美举行首次“战略经济对话”,双方共计20名部长与会,规模空前。对话的内容,着重于经贸。美方继续向中方施压,要求中方提高人民币汇率弹性,美方认为,人民币汇率被人为低估了15%至40%,由此造成美中贸易巨大逆差。中方则表示对此“高度重视”,但并不作具体承诺,继续虚与应付。

谈到中国改革,美方认为中共“重经济,轻政治”,对此,中共代表、副总理吴仪发表主题演讲,声称美方对中方“有成见”、“心怀误解”,表示,中共改革是“全方位的”,包括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正“大力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对此,外界有人解读为:吴仪高调宣示中共将进行“政改”。

实际上,说中共改革,“重经济,轻政治”,并不仅仅是美方的看法,也是国际上的公论,更是中共的实际表现。由邓小平提出的“经济改革”,已近三十年,相对于毛泽东时代的大破坏,中国经济似乎起死回生,外界也有“中国崛起”或“中国威胁”(实为“中共威胁”)的说法。

然而,说到政治改革,中共高层仍然坚持邓小平的定调:完全堵死。或曰:经济搞活,政治搞死。其间,也不断玩弄政治技巧,尤其玩弄文字游戏,偷换“政治改革”的概念,比如,把所有政策调整或人事重组,都冒充为“政改”,企图给人印象:中共一直在搞“政改”。

到后来,内外压力越来越大,中共实在推不过去,就玩起了“迈牛步”的招术。说它没有改,它也假装今天改一条,明天改一条,但本质不变。比如,它可以局部取消户籍制度,并临时取消收容制度,以缓解民间和外界的批评。但其黑名单制度、劳教制度等,却毫无放松。

又比如,中共可以签署若干国际文明公约,包括《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但并不执行;加入世贸,中共可以做出种种承诺,却常年拖延而不予落实,犹如“开空头支票”;中共甚至可以将“人权”二字写进“宪法”,但只有寥寥的九个字(“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形同嘲弄。这一切,都仅仅是为了化解国际上的批评和压力,而作出的样子。“兵不厌诈”,中共的厚黑学,可谓空前绝后。

迈牛步的同时,中共散布“慢慢来”的催眠曲,让人们沉沦在对中共“第三代”、“第四代”、“第五代”……乃至“第N 代”“领导核心”的循环奢望和失望中,渐渐地麻木,失去对年轮的知觉。

有时,中共还人为掀起波澜,制造“即将开始政改”的假象和幻象。比如,前几年闹腾“胡温新政”,雷声大,雨点小;后来又高调纪念胡耀邦,激人想像;近期又推出电视政论片《大国崛起》,吊人胃口。而结果都是,让外界白等一场。其间,中共之“稳定”,暗渡陈仓又一年。

近期,中共中央党校公布一份调查,显示,绝大部分中共官员对“政改”不感兴趣。其中,关注“社会稳定”者,占67.9%;关注“政治改革”者,仅有8%.这证明,整个中共,已经沦落为一个不合时宜的守旧集团。

经济发展,政治保守;物质膨胀,精神腐朽。中共高层观念落后,不仅愚化了其各级官员,而且祸及普通大众。在宫廷,有“愤青”高官李肇星、沙祖康、朱成虎等为代表;在民间,则有“垮掉的一代”。中共蓄意引导拜金主义和民族主义,中国年轻一代,或者奉行“金钱至上”,枕于享乐;或者迷信“中国强大”,傲慢排他。年轻一代的盲目和偏执,为未来中国走向,埋下凶险伏笔。

说到改革“迈牛步”,中共效法的,不过是晚清的伎俩。晚清也曾高唱“君主立宪”,甚至派员出洋考察,煞有介事,然而,拖拖拉拉,反反覆覆,就是不落实。中共学来这套“牛步”,用以对付当今“政改”呼声,自以为得计。却曾想到:晚清故意迈牛步,终为革命洪流所席卷;中共故意迈牛步,结局又将如何?

首发自由亚洲电台2006.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