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经历多少苦难,伤痕累累的人们追求幸福与美好的信念从来不会断灭;不管极权统治的铁壁令人多么绝望,被羞辱的人们对自由与尊严的渴望仍然深埋心底……每当新年到来,人们心中压抑的希望,总是和钟声一同敲响,人们被禁锢的期盼,像种子一样又开始暗中生长。二十一世纪的第七个新年到了,在新年到来时,我最想做的,就是把这第七个新年和我新年的第一个祝福,献给身体被囚禁在监狱的良心犯们的母亲、姐妹、儿女和妻子。

我本来是一个不屑礼俗、甚至连中国人的农历春节也会遗忘的人,但手机接受到的每一条短信,反反复复提醒正在忙碌的我:新年到了,人们在互相传递着希望。来自朋友们的祝福,一次又一次使我想到,此刻在中国还有一群人,他们不是因为有罪而是有良心,竟然被囚禁在监狱,隔绝在新年之外,隔绝在远离亲人的黑暗中。他们的亲人,也因此连带受罚,沦为幸福时光的边缘人——在他们的身边,邻居、同事、乡亲们喜气洋洋追踪着时间的脚步,向新的一年匆匆走去,寻找新的希望,而他们的母亲、姐妹、儿女和妻子却被迫停下脚步,把目光投向无边的黑暗,企图寻找自己亲人的身影。是的,她们不会一同追踪邻人快乐的步伐而去,她们不忍把自己的亲人单独遗弃于绝望的囚室。

我自己曾经庆幸,当我被抓进监狱时,我的母亲已经在100天前离开人世,总算逃过了因儿子坐牢而遭受的折磨,在不久之前,也经历过当警察深夜破门而入时给睡梦中的年幼女儿带来的恐惧。也许是这些经历,使我由己度人,总想到此刻还在监狱的良心囚徒们的母亲、姐妹、儿女和妻子。我始终认为,对一个追求自由的人来说,专制监狱不是惩罚而是奖赏,不是痛苦而是享受,监狱所能囚禁的也仅仅是他们的肉体而不是灵魂。一个追求自由、捍卫尊严的人,监狱是无法惩罚他们的。监狱唯一能够惩罚的,就是他们的亲人,尤其是他们的母亲、姐妹、儿女和妻子。

时间是公正的,它要把希望带给地球上的每一个人,就连加勒比海的那个独裁者,也要远隔大洋向亚洲东部的另一个独裁者拜年。一个独裁者在新年前刚被送上绞刑架,地球上剩下的独裁者也知道惺惺相惜。独裁者没有未来、没有希望,他们也知道互相祝福,何况本身就代表着未来的良心囚徒!是的,在新年,我要把第一个祝福也是唯一的祝福,献给所有良心囚徒们的母亲、姐妹、儿女和妻子!

她们是师涛的母亲高琴声、许万平的妻子陈贤英、陈光诚的母亲、妻子袁伟静和儿子、张林的妻子方草、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和妻子以及儿女、杨天水的姐姐杨桂香、严正学的妻子朱春柳、力虹的妻子、郑贻春的母亲和妻子、何德普的妻子查建英、黄金秋的母亲和姐姐、陈树庆的妻子、李建平的妻子续晖、李元龙的妻子杨秀敏、杨子立的妻子路坤、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以及子女……

作为人类种群中相对脆弱的一半,她们被迫以强者的姿态面对生活;作为无罪者的亲人,她们被迫背负罪人家属的恶名;她们的亲人因为捍卫人的尊严,反而使她们作为人的尊严首先受到极端不公的伤害;她们本来应该为自己的儿子和丈夫自豪,反而丧失普通人的幸福,付出比一个普通母亲和妻子更加沉重的代价;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很多强者也有意逃避担当责任的时代,她们以女性单薄的肩膀,为男人担当起社会正义和希望。

赞美应该属于她们,祝福也应该属于她们!但愿所有良知未泯的人们,包括亲手抓捕、审判、关押她们的亲人的那些执行公务的人们,也能在新年与我一起为她们祈祷,把自己的敬意奉献给她们,也把自己的愧疚和不安向她们公开表达。

2007-1-1写于海口

博闻社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