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陈彦《中国之觉醒》

Share on Google+

陈彦博士这本《中国之觉醒》,评述了文革后中国思想演变之历程,从1976年一直写到2002年。2006年8月由香港的田园书屋出版。

毫无疑问,这二十五年来发生在中国的思想演变,其意义可与五四运动相媲美,但又远比五四运动更复杂。正像法国汉学家汪德迈在序言里所说,写这样一本书“是一个挑战”。诚如汪德迈所言:要把握这二十五年来难以数计的各种中文材料,正式的或是非正式的、公开的或是地下印刷的、中国国内的或是海外的,必须是一个中国人才能做到;然而仅仅是中国人又难以在现实光谱与参与历史面前保持必要的距离。没有任何人可以同陈彦一样能够如此完好地符合上述双重条件。陈彦是中国人,又饱受西方文化熏陶。陈彦曾在武汉大学受过历史学的训练,尔后又留学法国,1987年在巴黎索邦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同时又在法国国际电台工作多年,始终对中国问题密切关注并在海外多家重要刊物上发表文章。用余英时先生的话就是,本书是“内在参与”和“外在观察”合而为一的结晶,用中国传统的观念说,一方面“得其环中”,另一方面又“超以象外”。本书原是法文写成,出版后颇受法国和欧洲学术界重视。如今有了中文本,想必也会引起中文读者的欢迎与好评。

陈彦是我的老朋友,读老朋友的书自然是愉快的。陈彦这本书写的是过去二十五年来中国的思想演变,而我自己也算得上这场思想演变的一个全程参与者和观察者,对书中讲到的重大事件、重要思想及其代表性人物都很熟悉,读起来自然格外亲切,格外津津有味。作者讲到四五运动、真理标准大讨论、民主墙运动,讲到人道主义的争论和文化热的兴起,讲到九十年代以来的民族主义、保守主义和新儒家,讲到自由主义与新左派。作者以六四为界限,把这二十五年分成两个时期,前一段是后毛泽东时期,后一段是后天安门时期。由于作者所描述的这一思想演变尚未结束,若干争论仍在继续进行之中,我们和这场思想演变还离得太近,因此,人们在读这本书时免不了会见仁见智;但平心而论,陈彦这本二十多万字的论著,其叙述之完整,条理之分明,概括之准确,立论之中肯,都是相当罕见的。不论你对各种思想持何种态度,你都可以从中获益良多。

正如作者所说,一切改革都必有观念的指引和支持。二十多年来,中国的政治、经济等方面的变化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那么,中国近年来在思想观念的演变也是应该重视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了解今日中国社会,并预测它未来的走势和变局。

在书的结尾,作者自己提出了一系列见解,很精辟,很有启发性。例如谈到当今中国社会的性质,作者指出,今日中国的共产政权,已经失去了意识形态和对经济的垄断,从最坚固的极权主义走向了后极权时代。今天的共产政权仍然具有某些极权特征,但逐渐向普通的独裁演化。它徒有过去的衣装,内部已被淘空。从这点看,1989年之后的中国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一个东欧共产主义国家和苏联都没有经历过的阶段,这一阶段即极权具有自我意识的我谓之自为极权主义阶段。这一阶段的特征是,中共领导人本人对共产主义极权主义的命运已有敏锐的觉察。他们既不再相信共产主义是人类的未来,无产阶级江山千秋万代,也不相信这种制度可以通过自我改革而赋予“人性的面孔”或具有真正的民主但同时又保持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八九民运的爆发,柏林墙的倒塌,苏联的解体,不仅粉碎了共产政权的合法性,也使通过改革可以“完善”共产主义体制的幻想灰飞烟灭。自此,牢牢控制政权已经成为共产党的一切重大政治决策的先决条件,而犬儒主义则成为这个时代的流行病。

作者的这一分析与论断相当深刻。从长远看,中共专制政权的衰亡是不可避免的,这一点连共产党自己也不怀疑;但是在短期之内它却仍然可能继续维持下去。按照这种“经济放松,政治加紧”(余英时语)的既定方针,中国很有可能成为一个拥有强大经济实力的专制霸权。它必将给人类的自由民主造成巨大的威胁。毕竟,中国是个大国,中国不是古巴,不是北朝鲜。中国的问题不只是中国的问题,而且也是世界的问题。就这点而言,陈彦先生的这本著作,其意义已经超出了单纯的思想史领域。

──《观察》首发2007.1

阅读次数:1,70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