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谁是卖国贼?

说到“卖国贼”,首先有一个“卖”字,手上有货,才能言卖。卖国贼,手上需有“国”。显然,卖国贼的角色,并非普通民众所能担当,只有那些掌握了一定国家权力和国家资源的人,才有可能“胜任”。当权者卖国,形式五花八门,从低级到高级,应有尽有。

官商勾结,低价变卖国营企业,导致国有资产流失,是为卖国;公权私用,垄断国家矿产资源开发权,从中牟取暴利,是为卖国;谋取回扣,向外商廉价批发国有土地,是为卖国;出于一己之私或一党之私,拒绝民主改革,导致监督无效,腐败泛滥,贪官外逃,资金外逃,任由国家蒙受巨大损失,是为卖国。

半个多世纪前,日军侵华,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有人大搞武装割据,盘踞一方,消极抗日或假装抗日,甚至与日寇、汪伪、满伪集团暗相勾结,互通情报,彼此配合,遥相呼应,合谋削弱和颠覆浴血抗战的国民政府,更是铁板钉钉的卖国行径。

日军侵华,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当权者竟主动放弃对日索赔,并肆意阻扰民间对日索赔,还打压“保钓”人士,使中国固有领土钓鱼岛落入日本的“实际占有”和“有效控制”之下;近代,俄国强占中国大片领土,中国历朝历代当权者都不予承认,当今当权者却以一个接一个的“友好条约”,签字予以承认,划定为“永久边界”……

所有这些,都是大半个世纪以来,中共当权者及其大小官吏的所作所为。结论不言而喻:中国共产党,是不折不扣的卖国贼。

22.谁是爱国者?

多数中国人都自认或自称“爱国”。其中,却有真有假。在国内,有人盲目地反美反西方,对抗民主理念,谩骂文明世界,发泄极端民族主义情绪,自称“爱国”;在海外,有人在中共领导人出访时,前往摇旗呐喊,鼓噪欢迎,自称“爱国”;就连中共本身,从不间断地迫害和残杀自己的同胞,也自称“爱国”……

在喊得震天响的“爱国”口号中,除了中共的“假冒”,也有普通民众的迷失。单说海外华人,从向往外国,到移居外国,不论是自愿还是不自愿,不论是如意还是不如意,导致他们背井离乡的命运之源头,或多或少,都有中共祸国的成分。

然而,今日,他们中的不少人,因爱国心切,而误为“爱党”;因思乡心切,而误被“统战”;因顾及面子,追求虚荣,而肆意攻击他们寄居并入籍的“第二祖国”,甚至不惜充当中共间谍,助纣为虐。有人把这种“爱国者”称为“爱国贼”。亲共与反共,基本区别就在于:亲共者爱党,反共者爱国;亲共者为中共政权辩护,反共者为中国人民辩护;亲共者贪图虚荣和钱财,反共者追求真理和良知。

中共头目毛泽东的立场,或许可供亲共者借鉴。在中共出版的《毛泽东书信集》中,毛明确道:“吾深恶爱国主义。”毛临死前,反复唠叨:“要去见马克思。”这句话,也成为其他中共干部的口头禅。可见,不管炎黄还是孔孟,都不是毛泽东和中共官吏认同的祖宗,他们的祖宗是外国人。

主张“无产阶级没有祖国”的共产党,绝对不可能成为“爱国者”,只可能充当“卖国者”和“叛国者”。中共,早年呼喊“保卫苏维埃”,后来则大规模迫害、侮辱、和屠杀中国同胞,足以证明,他们是不折不扣的卖国贼。对比之下,那些忧国忧民、不畏暴政、追求民主、主张“人民做主”和“主权在民”的反共抗暴人士,才是真正的爱国者。

23. 谁领导了抗日战争?

上世纪3、40年代,日本军国主义全面侵华,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就在国难当头的危急之秋,频频制造内乱的中国共产党,竟然提出“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毛泽东语)。执政的中国国民党,却提出“地不分东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一致抗日。”(蒋介石语)。

国民党说到做到,全面抗日。在平原,在山区,在黄河流域,在长江流域,在中心城市,甚至在缅甸战场,国军浴血奋战,付出巨大牺牲。两百多名国军高级将领和近两百万国军士兵,战死疆场。就在国军与日军激烈交战之际,中共游刃其间,从中渔利,扩大武装,抢夺地盘。中共不仅将其主要兵力用于消耗和重创国军,而且与日寇、汪伪、满伪政权暗相勾结,互通情报,彼此协调,共同对付和瓦解国军。(毛泽东令潘汉年、杨帆等充当联日联伪特使。)

抗战期间,国军经历大小战役数百次,中共军队可以提起的,仅有“平型关之战”(林彪指挥,与国军合作)和“百团大战”(彭德怀指挥)两役。然而,就是这两次中小战役,也都遭到毛泽东的反对和痛斥,说是“无端暴露了我方兵力,把日军引了过来”。彭德怀惨遭毛泽东迫害时,曾悲愤道:“难道连打日本鬼子都是罪?”

共产党籍日本侵华而壮大,国民党因全面抗日而削弱。抗战后,国军肩负守卫漫长国防线、众多港口、桥梁、中心城市等巨大职责,兵力极其分散。中共军队却高度集中,采取“集中优势兵力”、“战术上以多打少”的谋划,接连重创国军,最终颠覆国民政府,在中国大陆建立起空前残暴的独裁政权。

1944年和1966年,日军和中共先后恶意毁坏纪念抗日阵亡将士的“南岳忠烈祠”,到1992年,中共才又重建赝品;1972年,毛泽东会见日本首相,当面称谢说“没有你们到来(入侵),就没有我们的今天(中共执政)。”

中共谎编教科书,自称“领导了抗日”。然而,默写的谎言,涂改不了血写的史实。领导抗日战争的,是中国国民党;破坏和利用这场卫国战争的,是中国共产党。正邪自清,忠奸分明。

24. 谁是海峡两岸分裂的祸首?

1949年以前,台湾和大陆同属一个国家:中华民国。至少从1945至1949年,情形如此。1949年,中共自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硬是将海峡两岸切成两国。如果以统一和分裂为标准来论功罪(中共宣传如是),那么,毫无疑问,以暴力手段颠覆国民政府的共产党,是制造海峡两岸分裂的祸首。

在此之前,中共大搞武装割据和武装叛乱,自立“国中之国”——“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为“两国论”和“一边一国论”的始作俑者。如今,中共大张旗鼓地反对“台独”,实际上另有目的:为了掩盖中共压制和迫害中国人民的罪行,淡化自身恶劣的人权纪录,中共以反“台独”为名,煽动民族主义(假装的“爱国主义”)情绪,以期转移国内外视线。为此,中共堆积大量导弹、军机、军舰,作势恐吓台湾人民。中共不惜耗费国脂民膏、穷兵黩武的劣行,威胁和损害的,不仅是台湾人民,也是中国大陆人民。近年,中共制定《反分裂法》,而不敢称其为《反独立法》或《国家统一法》,证明中共心虚,并不敢轻举妄动。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依此“法律”,首先要被绳之以法的,就是两岸分裂的最大祸首——中国共产党。从西藏问题,也可以看出同样的端倪。西藏与中国,有着三百多年的共同历史。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达赖喇嘛或者班禅喇嘛出走境外,并在第三国长时间客居。只有到了中共统治时代,才出现了这样的“奇迹”:西藏最高宗教领袖长期流亡国外。中共玷污西藏宗教、毁灭西藏文化、破坏西藏环境,才造成藏人与汉人之间的深重裂痕。从这个意义上而言,中共,也是西藏问题的最大“麻烦制造者”。

25. 谁是海峡两岸统一的障碍?

当今台湾政坛,有泛蓝和泛绿两大阵营,分别代表统派和独派,体现台湾社会的多元民意。倾向与大陆统一的泛蓝,并不主张“急统”,而留待两岸都实现民主和均富时。其代表人物的立场是:“六四”不平反,统一不能谈。

倾向独立的泛绿,也没有把话说死。而称:不排除未来与中国统一的选项,但如果中共不放弃独裁和武力威胁台湾,台湾就不可能与中国统一。换言之,台湾独派的立场,是对中共独裁、打压、威胁的本能反应。

事实上,台湾独派力量的增长,与中共专制时间成正比。上世纪八十年代,当蒋经国在台湾开启民主政治时,如果中共也能同步启动民主改革,那么,两岸的统一,在那个时候就可以完成;1989年,当民主之花开遍中国大陆时,如果中共不是选择镇压和屠杀,而是选择和解与改革,顺应民心,实现民主,两岸的统一,在那之后,也很容易达成。有目共睹的是,正是在1989年,中共制造震惊中外的“六四”屠城后,台湾独立的声浪才渐次高涨。在随后的台湾民主选举中,台湾独派不仅赢得了立法院的最多席次,而且两度赢得了政权。台湾民意的走向,清晰可见。

无论是台湾统派还是独派的立场,都可以反证:中共,才是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道理很简单,拒绝民主,就是拒绝统一。中共顽固阻挡中国民主化,阻挡得越久,两岸统一的可能性就越小。

说到底,如果以统一和分裂为标准来论功罪(共产党宣传如是),可以说,1949年,以暴力手段推翻国民政府的共产党,不仅是当年分裂两岸的祸首,也是今日阻碍两岸统一的罪人。

北京之春2007.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