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不少大陆儒者竟是民主自由的批判者与反对派,而且批得那么无知,反得那么无赖。

他们或狡辩“多党轮流专制”(这个生造词自相矛盾)与“一党专制”都是“专制”(云尘子);或认为民主与否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执政党是否行仁义”;或以“尧舜以禅让制传天下,为天下择主,从来没有听说尧舜用民主选举的方式为天下择主!”来反对领导人的民选;或放言“民主制度是协调利益的权宜之计,是以利为核心的小人之道;自由主义是陷于物欲之累而不能自拔,是心随物转的凡夫之道,何谈先进?”;甚至不伦不类地把民主人士比作石敬塘、斥为乱臣贼子野心家卖国贼…

以上言论均见于华夏复兴论坛。诸如此类的胡说九道,在儒家的小圈子里不胜枚举。

有些儒者虽口头上不反民主,却不支持民主的一些基本原则,是形不反而实反。如蒋庆关于“一人一票的普选制民主是形式上的平等掩盖了实质上的不平等”之说,就是如此。

我在《我与胡锦涛不平等》一文中说,平等精神不追求“一般性法律规则和一般性行为规则的平等”(哈耶克语)以外任何“其他种类”的平等。物质条件贫富不等,社会地位高低不等,思想上的大腕与贫民、道德上的高士与灾民、文化上的富豪与流民,智力上的大智与弱智之间,更无平等可言。

有儒者以我此言为蒋庆“孔子一人应该有一万票”的谬论辩护道:“既然人与人的差别如此之大,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还有何根据?既然智力上有大有小,在决策时,强智的人一票,就应该相当于弱智的人几票甚至几十票!”云云。以智力的不平等来反对基本人权的平等,反对现代法治意义上的权利平等机会平等,错谬显而易见。

确实,孔子具有从政的丰富经验,在对政治的判断以及治理国家的问题上,在选出什么样的人能治理好国家上,绝对比18岁的小青年更有智慧,更有经验,更有判断力。但是,孔子如果复生于今,参加民主普选,完全没有必要也不应该搞特殊化,他可以通过宣传施政纲领、措施而赢得民众对自己或某人的支持,从而把一票变成一万乃至十万百万千万票。

该儒者又说:“如果现在就某一问题在网上投票表决,您老枭的一票就有可能被芸芸众生的声音所掩盖。您自认为在智力上高人一等,对某些问题的看法肯定也有独到之处,如此独到的观点在一人一票的表决中被淹没了,岂不可惜!”蒋庆之言是就普选制而言,我的反驳也是针对制度而言。该儒者却转到“对某些问题的看法”之类一般问题表决上去,把不同范畴的问题强扯在一起,纯属胡搅蛮缠。

儒家强调民本,最重民意。在目前这个历史阶段,民主乃保障民意合法性的最佳制度设置。离开了这一制度而奢谈什么德治仁政,王道政治,都是华而不实的高调空言。儒家的民本主义(或称为准民主思想)由于种种历史原因尚未开出民主制度来,这是一大缺憾。对于民主,对于自由平等人权等普世价值,只能吸纳,不应反,也反不了。

关于民主自由,中共不仅在野时热情洋溢地鼓吹,登基以来也从不曾明目张胆地加以反对。其对民主的抗拒绝一直是偷偷摸摸的,如找些民众素质不高之类借口。而今民主已成为不可抗拒的时代潮流和中囯民众的共同诉求,中共在政策上不得不作出一些调整,如人权入宪,如让御用文人偶尔唱点民主的赞歌。胡锦涛说过: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温家宝说过:发展民主是我们奋斗的目标。

一些儒者却是连特权阶级也不如,连御用文人也不如,竟公开直接地反民主。本文开头那些一党专制辨护词,居然出自儒者之口,令人非夷所思。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大陆儒家多数身在学术界教育界,却往往强不知以为知,严重缺乏学问上的诚实;孔子说:“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此辈既未能温故博古,又未能知新通今。但无论怎样孤陋,我不相信他们对于现代政治、全球文明和普适价值会无知到这种地步。

将明显的、别人已经指出的错误坚持到底,就不仅仅是思想学识的问题,而属于道德品质问题,属于违仁悖义失道丧德的行为。我崇儒弘儒但不得不严正指出,此辈名为儒家实非儒家,口宣仁义实反道德,已沦为专制主义的应声虫和小帮闲矣,呜呼!

更为可悲的是,这种种反民主谬论,不仅违民意民心逆国际大势反时代潮流的,而且谬得太明显太离谱,毫无思想感染力。尽管暂时受到中共纵容鼓励,其实并不符合中共的利益和要求。所以“造论”者注定成不了气候——暂时性的小气候也成不了,只能在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小圈子里三五成群自慰一番而已。一出圈子,便成笑柄。这才是大陆儒家发挥不了政治作用、产生不了社会影响、出不了大师大儒和的根本原因。

反民主的儒家路线是错误的,必愈走愈狭。不要再自己下自己的套、自己使自己的坏、自己破自己的相、自己绝自己的路了。大道旷且夷,蹊路安足寻。不论是为儒门兴衰计还是为国民利益计,不论是为个人私德计还是为社会公德计,不论为民族前途还是为个人未来计,广大儒者都应该弃小向大、弃劣取优、弃伪求真,选择正确的路线!

协同自由主义,共建自由社会,在此基础上挺立中华文化主体、确立儒家学说大本,在此基础上汲民主制度之佳处、用自由主义是长处而超越之……。这才是代表儒家希望和未来的正确的发展路线,也是老枭选择和坚持的道路。这条路尽管暂时受到中共压制和封锁,但它合乎良知律令仁义原则,合乎民意民心时代潮流,合乎国际大势世界趋势,必定愈走愈宽畅,愈走愈阳光。窘路狭且促,大道夷且长。只要言禁一开,吾道必将深入乎人心,大行于中华!

2007-1-10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