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8日,韩国200万民众上街集会游行,抗议朴槿惠“亲信干政”门和“整形”门。2016年11月29日,朴槿惠在众怒之下被迫宣布由国会决定其去留问题,第一次在公众面前明确表达卸任意向。

抗议队伍中,有老者,有男人,有女人,甚至,有推着童车的年轻父母。受访韩国青年说:“这是教育子女的最好机会。”抗议方式花样百出,从央视四套播出的画面来看,有以下几种:一、“熄烛”一分钟,隐喻韩国现状黑暗。二、把朴槿惠的头像做成漫画纸板,将表示监狱的铁栏杆图形置于其纸板头像外。三、齐声高唱《悲惨世界》主题曲:“你是否在听,这是愤怒民众的歌声”。四、高举各种要求朴槿惠下台的口号、标语。

开眼界吧?不光男人上街,女人也上街。不光女人上街,连躺在童车里咿呀学语的孩子也上街。这可不是上街游逛、购物,这是上街和政府对着干,和执政党叫板,向全国最高领导人说不!丑化、侮辱、谩骂、驱赶应该紧密围绕的朴核心!嘿,怪了,200万人上街,没被政府和执政党定性为暴徒和海外敌对势力预谋已久的反革命动乱,没高压维稳,没突发事件应对领导小组出现,没高压水笼头出现,没警棍、盾牌出现,枪呢?坦克呢? 直升飞机呢?狙击手呢?劝热血冷静、感谢政府感谢党、看问题一分为二的爱国愤青、五毛、朴粉、评论员、舆情员、专家、学者呢?传播主旋律、正能量的党的喉舌党报、党刊呢?统一口径的新闻通稿、新闻联播呢?镇压“群体事件”的国家机器跑哪儿去了?父母们,婆婆爷爷奶奶们,竟然不怕子弹射向他们的孩子、孙儿、孙女!嘿,别说,人家还就是不怕!因为,这是他们的权利!他们,每一个公民和选民,都有权发出自己对执政党愤怒的吼声!

朴槿惠何以陷入风暴眼中?为何韩国的首脑如履薄冰,本朝党的儿皇帝稳坐金山?为何韩国街头运动得以成型,并且最终成功?

一、韩国大学有独立学生团体,不受任何党派左右。

2016年暑假后,梨花大学在校及部分毕业学生就校方擅自成立专科学院、扩大特招范围并对某些“特殊学生”特别关照(等同于卖学位),发起了弹劾校长(崔庆喜)运动。郑维罗被作为“典型”之一推出后,校方强硬反弹,搬来特警,试图强行熄灭怒火。但是,韩国没有政党遥控的“学联”和“学生会”,韩国大学生和本朝大学生大不同,他们不是党的助手。所以,接下来,“人肉搜索”开始,不上课、不考试依然考试过关的牛逼、炫富学生郑维罗生世曝光。原来,郑维罗的母亲是朴槿惠自幼相伴40多年的“闺蜜”崔顺实,朴槿惠办公室长袖轻抒,促使梨花大学校长崔庆喜在2014年修改特招附例,为郑维罗特设了一个“马术特长生”的项目。

在这次“闺蜜干政”门中,成均馆的大学生排队签名弹劾总统,梨花女大、釜山大学、庆熙大学,乃至朴槿惠的母校西江大学,也纷纷发表声明,要游行弹劾朴槿惠。反观中国大学,本朝“学生会”和“学联”都直接受控于学校党委,没有发言空间。八九六四后,中国大学生和普罗大众一样接受血的教训,不谈国事,简单、快乐活,冷漠,冷血,对政治漠不关心。

二、韩国意识形态多元化,新闻自由、出版自由、采访自由 。

韩国媒体一路跟踪揭秘,从郑维罗母亲崔顺实和朴槿惠的闺蜜关系,崔顺实电脑里存放的朴槿惠的演讲稿和青瓦台机密外交文件,到“岁月”号客轮2014年沉没当天,朴槿惠接受的7个小时的整形手术。

本朝,以中国作协、中国文联、中国影协、中国画协、中国曲艺家协会等等圈养知识分子,以中宣部红头文件统一思想。

本朝媒体,哪个敢插手伟大领袖和其喽啰的私生活问题?《南方周末》叽歪个新年贺词都被真理部阉割,别说与党和国家领导人唱对台戏了。不光报社洗白,还会株连九族,连印刷、发行、转发方都会被整肃。香港铜锣湾书店因为一本梦帝和他的女人们的书,就被跨境抓捕。

这边高举毛屠夫在延安整风时提出的“文艺为政治服务”,这边意识形态一元化,这边以“精神文明建设”之由封博、封网站、封论坛、封微信号、封QQ群、封封QQ号,这边党管歌曲、党管小说、散文、曲艺、绘画、摄影,这边修建“长城防火墙”,搞网络审查、电视节目审查、电影审查、视频审查、音频审查,这边的文妓、妓者、圈养文人和学者在报纸、广播上歌颂“盛世中国”、说不痛不痒的话、宣讲民族自豪感和国家自豪感,教导愚民“少指责,少抱怨,少后悔,就能成功”,这边“七不讲”(普世价值不要讲、新闻自由不要讲、公民社会不要讲、公民权利不要讲、毛的历史错误不要讲、权贵资产阶级不要讲、司法独立不要讲)、以敏感词词库扼杀真相。韩国公民、选民有知情权,这边的人民群众永远不明真相。

三、韩国有成熟的公民社会,韩国选民有集会自由、游行示威自由、思想自由。

这边,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后,民间社团、民间组织不是被取缔,就是被党组织化,NGO形同虚设,民间社会被各级党组织沙粒化。网格化社会下,线人、特务密布,卧底遍地,公民社会不复存在,任何追求民主自由的组织或民主党都被中共破获。

前不久,本朝“三无六不管”退役军官”(无单位、无工作、无收入、无住房、无养老保险、无医疗保险,军队不管、政府不管、社会不管)上京请愿,队形整齐、纪律严密、不丑化政府、高喊“拥护党的领导”,结果,仍然惨遭“非法的监控、跟踪、盯梢、绑架、谩骂、殴打、传讯、搜查、拘留、审讯、处分、软禁、监听电话、监视居住、强制截访、阻访”。2011年,中国茉莉花运动,仅仅酝酿上街散步,就有一大批民运人士被专政。2015年2月,胡石根、周世锋、李和平、翟岩民等15人在北京“七味烧”餐厅聚会,饭桌上的私人聊天成为呈堂证供。不光这十五个人被中共以各种凶悍的罪名(诸如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颠覆)抓捕,此次同城饭醉还埋下709律师大抓捕伏笔。2016年5月27日,写反诗的我因为转发“八酒六四”酒广告,被刑事拘留二十五天。2016年5月28日,两辆警车驾临成都读书会,当日,参加读书会的朋友被驱散、读书会被取缔。2016年9月16日,六四学运领袖周勇军的生日聚会在成都被取缔,并且,去繁华生态园参加聚会的六个大人、一个三岁女孩作为犯罪嫌疑人被押至三圣乡派出所做笔录,非法扣押时间长达五个小时至八个小时,原因只有一个:寿星周勇军是敏感人物。2016年11月11日,律师常伯去郑州市中原区市场街“豫和馍菜汤生活馆”饭店与其友人吃饭,结果,常伯及其朋友被抓到建设路分局去,非法留置两个多小时候才被释放。

这边,《宪法》第三十五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但是,谁都知道,这是流氓政权中共的作秀,就像其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是作秀一样。

四、韩国选民独立思考,可以质疑执政党、质疑执政党党首。

这边的人民群众被愚民教育灌输成NC,相信政府、相信党,不造谣、不传谣、不信谣。韩国选民不要执政党和执政党党首许诺的韩国梦,他们走上街头争取自由民主。这边,没钱住院,就自锯病退。没钱吃药,就偷牛进监狱看病。患不治之症了,等待爱心救助。私房被血拆,农田被圈走,就忍气吞声,或者,以上访乞求公平。在变成地震、泥石流、地陷、暴雨的人祸中遇难了,就情绪稳定。被血汗工厂压榨,就前赴后继地跳楼。被水电站、大型水电枢纽、大型化工基地赶出家乡,就做生态难民。拿不到打工工资,就集体下跪。成失婚族了,就约炮、看黄片、嫖娼。失业了,就啃老,或者,抑郁。看不见外网,就找翻墙软件,或者,连递到眼前的翻墙软件都拒绝,干脆不看外网、不关心真相。上学没路可走,翻山越岭、淌水过河、溜铁索。奶粉有毒,就去香港抢购。吃不起饭了,就等待扶贫。家人冤死了,就从警察手里抢尸。雾霾连连,就自己戴各种防雾霾口罩、给孩子戴各种防雾霾口罩。大型石油化工基地来了,核污染原料来了,就自求多福。资源枯竭、环境污染、山河破碎了,就移民。存活不下去,就带上孩子一起自杀,或者,实施自杀式爆炸。被“四座大山”压榨,看病难、住房难、上学难、养老难,就说自己命不好,就“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相信未来”,做大国梦、中国梦。被民族隔绝、种族歧视、信仰屠戮,就前赴后继地自焚。即使被活摘器官、被群体灭绝,也只是跪求“党妈妈”改良,做圣人梦、明君梦、依法治国梦、天降奇兵梦。总之,不向政府和执政党争取权利和权益,只是自己消化解决。

这边,不愿做奴才梦、奴隶梦的醒过来的准公民被五毛、自干五、网评员、舆情员斥为“西奴”、“美分狗”、“民逗”、“带路党”、“口炮党”、“喷子”、“民菇”,随时被、也随时可能被政治正确、“积极向上”的群主或管理员踢出群。

五、韩国公民手里有选票。

在韩国,不管执政党、在野党,还是执政党党首,都在乎民意、在乎民意调查,都紧盯着往上走、或者往下滑的支持率。这边的吃瓜人民群众只能划圈选、打勾选自己不认识的党指派的党的走狗,这边“依法打击,严厉惩处个人自荐参选人民代表”。

六、韩国多党轮流执政。

韩国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和国民之党可以抽执政党新国家党的老底,可以发动民众上街抗议执政党党首朴槿惠。本朝也讲民主,但是,是“党内民主”,也就是谓之“路线斗争”的宫廷内斗、密室政治。江系、团派、胡派、四川帮、北京帮、上海帮之间,神仙打架,谁斗垮谁,谁就是大爷。薄熙来被斗垮了,就坐牢,顺带,连他老婆也成了杀人犯,和他一同走进监狱。习近平斗赢了,就成了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绝对核心”。而习薄斗系列剧中,王立军提进美领馆的箱子石沉海底,和薄熙来、谷开来有关的尸体加工厂成为一阵风,周永康手里的买官卖官也化作昨日烟云。传说中的最大老虎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的根底,也仅仅局限于传说,因为江大老虎暂时还没被斗垮。外媒报道的巴拿马文件,外媒报道的富可敌国的“姐夫”,也仅仅限于外媒报道。看邓小平外孙女婿操纵的安邦股份横扫资本市场、“豪买”中国建筑,大家只能目瞪口呆。如果在韩国,这些涉及裙带关系、涉及权力出租的关键点都是媒体人、媒体、记者、民间组织、反对党紧追不放的新闻眼。

和本朝戴“民主党”面具的儿子党不一样,韩国在野党不是吃党的饭、只投赞成票的花瓶党。在自称“为人民服务”、“伟大光荣正确”、“宇宙真理”、“三个代表”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下,中国民主党派(民革、民盟、民建、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台湾民主自治同盟)不过是中共的提线木偶,绝对不会和中共唱反调。在韩国,选民投票给哪个党,哪个党就执政。这边,“四项基本原则”(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一百年不能变。

不受中共领导的,由民运人士组建而成的中国民主党,1998年成立后,数以百计的中国民主党成员被拘留、逮捕、和判刑。2014年6月21日,主张和平理性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唐荆陵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罪正式拘捕,2016年1月29日被广州中院判处五年有期徒刑。2014年1月26日,“新公民运动”创始人之一、发起教育平权运动、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许志永,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为名,判处有期徒刑四年。2016年6月,发起“玫瑰运动”的秦永敏被武汉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提起公诉,起诉书称,“秦永敏为实现其‘多元化的民主政治’,一方面撰写文章、出版书籍,提出了‘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政治目标,确定基本方针、过程和战略考量、策略和方法,一方面组织策划实施了一系列旨在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

七、韩国三权分立,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相互独立、互相制衡,检察院不受执政党领导,不和执政党一条心。

韩国检方认为,崔顺实相关争议大致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介入Mir财团和K体育财团非法创立及集资。第二、,崔顺实挪用K体育财团公款。检方将调查崔顺实是否确实收阅朴槿惠讲稿、有韩朝非公开军事接触内容的总统职务交接委员会资料、载有朴槿惠出访日程的外交部资料、国务会议资料等青瓦台和各政府部门大量文件,是否对青瓦台和政府部门工作发挥影响力。检方还将调查崔顺实是否以不正当手段安排女儿郑某进入梨花女大,以及是否干涉政府和公共机关人事安排,在德国购买酒店和房产并成立个人公司的过程中是否违反《外汇交易法》和逃税等。

本朝“五不搞”,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分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本朝声称“依法治国”,实则是党大于法。表面上,公、检、法三个机构相互牵制,实际上,公、检、法联合办案。公安抓人,检察院起诉〔递诉状〕,法院按领导要求判案。庭长看院长脸色,院长看法院党委脸色,法院党委看政法委脸色,政法委看同级党委书记脸色!公安做菜,检察院端菜,法院吃菜。领导干部涉嫌贪腐,不是交由检察院调查,而是以中共家法—–“双清”、“双规”处分。所谓反贪局、政法委,都是中共家丁和打手。昨天,2016年11月29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四分院对犯罪嫌疑人邢某某、孔某、周某、张某某、孙某某等5人涉嫌玩忽职守案侦查终结、依法移送公诉部门审查,并对犯罪嫌疑人孔某、周某、张某某、孙某某等4人取保候审。以前,刑不上大夫,现在,刑不上家奴。“依法治国”,还信吗?

八、韩国军队国家化。

韩国军队不是执政党新国家党的党卫军,不是朴家军,执政党党首朴槿惠无权命令韩国“子弟兵”对韩国民众开枪,只能国会授权政府调度指挥军队。而在新闻联播宇宙无敌大国,党指挥枪,人民解放军“听党指挥,能打胜仗”。八九六四天安门学生运动时,已经退居二线的时任中央军委主席、垂帘听政的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可以以无产阶级专政之名,命令党卫军坦克追碾平民和学生!

九、韩国任何一个政党的党员都可以自由退党,以表达自己的对执政党或在野党的看法和不满。

中共党员只是中共这个超级魔兽遥控的机器人,只是共产主义绞肉机上的螺丝钉,无法表达自己的独立见解。2016年11月,因总统朴槿惠涉“崔顺实门”,新国家党党员、京畿道道知事南景弼和新国家党国会议员金容兑在国会召开记者会,宣布退党。中共党员入党时,紧握拳头宣誓:“永不叛党”。既然貌似没一个中共党员退党,中共自然宣称老子天下第一!

十、韩国可以弹劾总统。

在韩国,弹劾总统只需要半数以上国会议员提议,三分之二议员表决赞成。在“亲信干政”门和“整形门”中,朴槿惠多次低头道歉,向韩国选民认错。这边,“人大会”、“政协会”虽说是“参政议政机构”,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并不代表小老百姓,他们全是中共指定的人,不是百姓选出的代表,不可能为百姓说话。

十一、韩国信仰自由,教会、宗教组织可以自由活动。

自1949年后,中国大陆成为无神论国家,基督教中国化,家庭教会变身“三自爱国教会”。与此同时,道教、佛教、天主教、伊斯兰教也中国化。所谓中国化,就是接受宗教管理局领导,而宗教管理局姓党。宗教组织有场地、有资金,能凝聚人心,宗教信仰让人心如磐石、坚贞不屈。所以,中共紧抓宗教不放、紧盯宗教组织。北京守望家庭教会和成都秋雨之福家庭教会数次被逼迫,江苏政府强拆基督教教会十字架。

尽管,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越来越多,家庭教会的信徒越来越多,尽管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一直被逼迫,但在中共的三令五申下,中国基督教的长老、执事、牧师、传道人、同工、信徒们大都远离政治,以远离政治来宣称自己属灵。在中国基督徒看来,民主与否不重要,他们只追求未来,只追求永生,他们对遍地是毒、民不聊生、物价飞涨、资源枯竭、言论控制视而不见,他们只是祷告,他们将审判交给上帝。

《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耶稣基督说:“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裸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中,你们来看我。”耶稣基督是每一个穷人,是每一个月光族、负翁、啃老族、失败族、拖后腿族、剩男、剩男,是每一个下岗工人、每一个“三无农民”(无土地、无工作、无社保)、每一个“六无三不管”退伍复员军人,是每一个山区贫困孩子。耶稣基督在流泪中呼号,请求基督徒们看祂一眼,给祂活下去的信心和力量。但中国基督徒走在追求永生的路上,不看耶稣基督一眼,虽然,他们顿顿饭都做做饭前祷告,每个主日都去教会做礼拜。虽然,他们一口一声天父,一口一声“奉告耶稣基督之名”。虽然,他们一遍又一遍地诵读:“愿上帝的国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十二、韩国执政党是选民用选票选出来的,可以选你上台,也可以选你下台。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所谓“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就是禁止推翻中共。中共党史上,以“路线斗争”为由贬黜了无数党首,包括向忠发、陈独秀、博古、胡耀邦、赵紫阳。但不管谁下台,都与中共切割得一干二净。不管谁下台,中共都不下台。不管谁下台,都紧密围绕在党中央周围。中共高层左棍王震说:“这江山,是我们拿2000万人打下来的,想要?拿2000万人头来换!”流氓嘴脸显露无遗。

十三、朴槿惠是选民用选票选出来的总统,不是在任党魁指定的,或者,垂帘听政、老人干政的某个掌握党卫军军权的老人隔代指定的。选民可以把她选进青瓦台,也可以把她赶走。媒体可以调查总统、公民可以抗议总统,反对党可以号召民众包围总统府,国会可以弹劾总统,检察院可以起诉总统。

十四、韩国个人自由至上,人权至上。

这边提倡集体主义、爱国主义,党国至上,国家主权、领土完整高于人权。下岗了、失业了、失学了、啃老了、失婚了、看不起病了、养不起老了、被强拆了、被股灾洗劫了,只责怪自己没能力、没关系、没家族背景,为了国家形象、全世界最美丽的脸,忍忍忍!只要活着,不死!

十五、去政治化下,党指挥的枪下,国家恐怖主义下,赵国人在万般恐惧中签署面包契约。只要有钱挣,有新房住,只要退休、离休工资年年上涨,政治权利不要,监督权不要、投票权不要、选举权不要,人权不要,任赵家代表。

反腐喊了30年,党政分开喊了25年,官员财产公布喊了20年,教育投入加大喊了15年,医改喊了10年,房价降下来喊了5年,纠退休双轨制喊了5年了,朋友,你还信不信?还等待他们慢慢纠错、慢慢改?!

前段时间,不抱怨的、不愤怒的、理性的中国大陆人民、居民、顺民、草民、屁民隔着太平洋目睹了一次惊心动魄的美国总统大选,看得没有投票权的各位手里直痒。这次,屏幕更近,包围青瓦台、赶走朴槿惠的呼声就在眼前、就在耳边。未必,我们,大陆顺民、草民,大国小民,一直被代表,一直被做梦,一直这样看下去?!别忘了,我们,也是人!全球第一波民主化浪潮、第二波民主化浪潮、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第四波民主化浪潮,我们一直是看客。现在,全球第五波民主化浪潮正在风起云涌,未必,我们一直作吃货、一直被奴役,仍然当看客?!

他们在“摸石头过河”中捞金砖,我们呢?一代又一代的卡奴、房奴、车奴、孩奴下去?!一代又一代地看淡放下自在下去?一代又一代地唱红歌、上访、举牌、上街散步下去?!沿路大撒币的全世界第二经济体与你有关没关?大国崛起与你有关没关?赵家官员子女都移民国外了,你还喊勿忘国耻、爱国爱党?要一党专政,还是要民主宪政?要民选政府,还是要打江山坐江山的土匪党?!要人权,还是要党权?要军队国家化,还是要党卫军?要思想自由、写作自由、新闻自由,还是要报禁、新闻封锁、网络封锁?要公平正义,还是要特权制度?要嫌贫爱富、一路杀人、一路吸血的“党妈妈”,还是要行公义、好怜悯的天父上帝?要永远在路上的反腐秀,还是要把贪腐扼杀在摇篮里的“三权分立”?作公民、选民,还是继续做中国梦,继续作奴才、奴隶,继续作沉默的大多数?!

为了全民免费医疗、全民免费教育、全民免费养老,为了住得起房,为了高福利、低物价、低税负,为了生命权、生育权、健康权、房屋所有权、土地所有权、受教育的权利,为了言论自由、迁徙自由、持枪自由,为了市场经济,为了取消城乡二元结构,为了蓝天白云、干净水、安全食品、透明香甜的空气,朋友,从今天开始,改变自己!从翻墙、粘贴开始!

2016年11月29日初稿
2016年11月30日修改

全球独家首发《北京之春》

复员军官维权

欢迎加入作者QQ群、微信群,讨论时政。
扫描上述作者微信二维码,看作者发于朋友圈里的马青诗文,以及时政短评。

如果我的文字触动您的内心,烦请把这篇文章传递下去,传给您的一位好友。
更多精彩,请翻墙上Google,搜索马青。

请及时下载、转发、转载、分享、推荐!
来,朋友,一起推墙!

北京之春
2016年11月30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