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05日(一)

大学生

当今的大学生既不批判中国的现状,又不批判日本和中日关系上存在的很多课题。

目前我有不少机会与中国大学生交流。例如,通过微信交往的学生、来日本留学或者旅游的中国学生、中国朋友的儿子等。通过与他们交流,我觉得中国大学生越来越像日本大学生。不仅在姿容和兴趣爱好上,而且在他们的气质上我感到很相似的倾向,即他们大都不敢批判中国、日本等的现状。

例如,关于一些市民活动被弹压、维权人士被抓等情况,他们以列举各种的国情来得出“没办法”等结论。他们把内陆地区贫穷等问题都视为过渡期期间“不得已”的现象。确实,一直以来一些中国人在我的面前不敢批判中国的现状,这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外国人批判中国。所以如果我谈到中国的人权问题的话,他们就以提历史问题等来反击我。而当今的大学生既不批判中国的现状,又不批判日本和中日关系上存在的很多课题。虽然他们并不崇拜中国共产党,但是也对中国的自由派、左派等人士所主张的各种批判意见表示出很冷谈的姿态。

我所交流的大学生不包括所谓的精英学生。有可能精英学生对现状的态度跟普通学生不一样。但是在日本也只有很少一部分的精英学生对现状的态度跟普通学生不一样。总之,我认为目前中国学生带有不批判现状的倾向。

在2000年代之前我所交流的中国大学生,他们常常给我介绍他们对当今的中国或日本的批判意见。确实,对比现在而言,20世纪的中国也许很少有能称赞的地方(经济发达等)。但是目前已超过30岁的他们还批判中国和日本的很多课题。即当今的学生不批判现状,这不一定意味著中国和日本的现状比以前好。

对比中国学生而言,日本学生一直以来带有不批判现状的倾向。我认为日本学生的这种倾向是从学生运动受到挫折的1970年代开始,然后在日本经济遇到“泡沫”现象的1980年代中期开始变得更明显。这就是我读高二或高三的时候。以后日本学生一直以来带有不批判现状的倾向。可以说我是这样学生的第一代。

从日本这样的经验来讲,学生开始不批判现状,这不是因为当今的社会让他们满意,而是因为他们开始认为“批判”的行为不能具有突破现状的能力。在2000年代之前,中国学生常常以批判现状来表示开拓新时代的意志或者愿望。而那时候日本学生早就不采用这样的行为方式,而日本学生以“不落后于当今的社会”作为人生上最重要的目标。所以那时候日本学生认为批判现状就是空费时间的行为。

作为国家部门或大企业里又优秀又忠实的部下,这种不批判现状的学生有可能将成为最合适的人才。所以不一定可以说年轻人应该批判现状。但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在于这种学生气质的背后,即“批判”的行为在对克服课题和开拓未来上的力量逐渐弱小。因为在中国社会、日本社会、中日关系上还有很多要克服的课题,我认为还必须批判现状。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