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权日”答“零八宪章论坛”问

赵常青:1989年因参与学潮入秦城监狱;1998年因以独立候选人竞选县级人大代表被以“煽颠”名义判刑3年;2002年因为起草《中国公民运动宣言》及相关民主人权活动被判刑5年。2010年因为庆祝和平奖被行政拘留8天,软禁宾馆68天;2008年12月10日签署《零八宪章》;发表文章若干。

《零八宪章》论坛:12月10日是著名的“国际人权日”,六十四年前的这一天,《世界人权宣言》被联合国大会通过,世界人权运动从此有了一面世界性旗帜。四年前的这一天,由刘晓波先生和张祖桦先生主笔的《零八宪章》横空出世,中国民主人权运动有了一面光辉夺目的旗帜。请问您作为《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之一,能否谈谈四年来《零八宪章》对于当代中国民主维权运动所起的作用?

赵常青:四年前的“世界人权日”,数百位中国各界公民联署签名公布了《零八宪章》,对于中国民主维权事业来说,《零八宪章》在最近四年所起的作用我认为可以从下述几个方面进行回答:

第一,从民主转型的“顶层设计”而言,《零八宪章》从实际出发,通过集中精英人士的理性智慧,系统的、全面的规划了中国民主路线图。十九条“基本主张”涵盖了对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社会等领域的改革思路,它既可以作为执政党的政治改革纲领,也可以作为民间维权运动的行动纲领。而就民间而言,尽管也有些不同声音,但从主流方面讲《零八宪章》已经成为多数民主维权人士、法律人和知识精英的政治共识。四年来不仅有12000多名各界人士签名支持《零八宪章》,而且尚未签名的秦晖、胡石根、许志永、秦永敏等著名人士对对《零八宪章》给予了高度的评价,海外中国民主党人甚至公开宣布奉《零八宪章》为推动中国民主事业的政治纲领。由此可见,《零八宪章》前所未有的成为中国民主维权事业的最光辉旗帜,它的光荣诞生已经成为当代中国民主维权运动的动员令和集合令!

第二,《零八宪章》的发布,在中华大地掀起了一场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无论是《零八宪章》本身的签名、网络传播和街头散发,还是官方的野蛮打压,对于中华民族来说都是一次典型的思想启蒙运动,许多人因为《零八宪章》而在思想层面发生革命性变化,而晓波荣获“和平奖”又把这场启蒙运动推向一个阶段性高潮。和《独立宣言》、《七七宪章》曾经的历史作用一样,随着岁月的推移,《零八宪章》在中华大地将益发彰显其真理性的光辉!

第三,从实践层面讲,《零八宪章》公开号召朝野上下、体制内外人士都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共同推动民主、宪政中国的早日实现。也因此,无数签署或认可《零八宪章》的人士都从各个方面推进公民“围观”和“维权”活动,无论是平权教育运动、废除劳教运动、公民围观活动、公民维权活动——都可以直接或间接的看到《零八宪章》的存在和影响,这是《零八宪章》对中华大地和中国民主事业的祝福!未来这种祝福会更多、更大、更好!

第四,还有一个重大作用就是促成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将2010年度“和平奖”授予了刘晓波。虽然“和平奖”颁发给晓波与他几十年来的努力分不开,但可以肯定的说,如果不是因为起草和推动《零八宪章》的联署发布,晓波是否会入狱都很难说,更何谈“和平奖”。但是由于《零八宪章》的成功运作及其所产生的巨大国际影响力,终于促成国际社会将和平奖授予狱中的晓波,这既是对晓波的肯定,也是对《零八宪章》的肯定。这又进一步加大《零八宪章》的国内影响力,并使得国际社会开始不断关注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

《零八宪章》论坛:《零八宪章》还在孕育阶段时就遭到官方的关注和打压,2008年12月9日,也即《零八宪章》正式发布的前一天,北京当局便拘捕了《零八宪章》主要起草人之一刘晓波先生。几乎与此同时,《零八宪章》另一位起草人和发起人张祖桦先生被抄家。宪章公布后,执政当局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打压《零八宪章》的狂潮,不仅每一位《零八宪章》签署人都受到传唤,而且公然逮捕刘晓波先生,并组织陈奎元、钟哲明等御用学者著文批判《零八宪章》;在08年底和09年初,最高当局还针对《零八宪章》所提出的民主宪政制度设计,公然抛出“邪路论”和“五不搞”的观点,请问执政当局为什么如此惧怕并围剿《零八宪章》?

赵常青:以胡锦涛、吴邦国为代表的第四代中共领袖集团是一个非常平庸的官僚集团,他们的目的仅仅是做官、做大官、做最大的官,对于亿万人民的利益和社会病苦他们是漠不关心的(温家宝应该是个“另类”,也因此受排挤打压)。他们最关心的是在所谓的改革开放时代攫取的天量利益能否一世而万世的传承下去,任何可能触及他们自身利益的努力都会受到野蛮打压。也因此“维稳”成为“五不搞”时代最为恶劣的“政绩”。而《零八宪章》则系统的提出了中国民主路线图,它的强大影响力、动员力和感召力使得“五不搞”中央感到了一种大难将至似地威胁和挑战,故不惜以共产党的前途为代价,使劲围剿《零八宪章》,只是他们这样做的后果已经愈来愈严重,中共新一代领袖会因为他们的错误决策而遭遇难以消化的后遗症。

《零八宪章》论坛:《零八宪章》虽然受到执政当局的野蛮封锁和打压,但从第一批303人签名以来,共有28批共计12881人签名支持,在中华大地掀起了一场各界人士蔑视当局打压的《零八宪章》签名运动,请问原因何在?

赵常青:因为《零八宪章》的真理性,因为《零八宪章》对于解决中国问题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而且不是零敲碎打,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提出了完整的中国民主路线图,所以它虽然遭到执政当局的严酷打压,但良知人士还是不畏强暴,“虽千万人吾往矣”!

《零八宪章》论坛:众所周知,执政当局对《零八宪章》的最严酷打压是对刘晓波先生的迫害。2009年6月23日,被软禁半年的刘晓波先生遭到北京当局的逮捕,同一年的“世界人权日”刘晓波先生被正式开庭审理,12月25日被以“煽颠”名义处刑11年——这是迄今为止被以“煽颠”罪名判刑时间最长的民主人士,其主要罪证便是起草《零八宪章》。但中国政府对刘晓波先生的迫害并不能淹没刘晓波先生和《零八宪章》对人类正义事业所作出的伟大贡献,也正因此,2010年10月8日,挪威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将2010年度的“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先生。您能否从“和平奖”的角度谈一下《零八宪章》与刘晓波先生对于中国民主宪政事业所具有的重要意义?

赵常青:众所周知,“诺贝尔和平奖”是迄今为止人类设立的最高人权奖项,不仅仅因为这个奖的奖金很高,更重要的是它对人类和平事业的高度赞誉和肯定。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证明,只有在民主宪政和人权的旗帜下,人类和平才会得到相对良好的保证。民主国家和民主制度是最能够实现“和平奖”的立奖宗旨的。从这个意义上讲,2010年度和平奖颁发给中国公民刘晓波,既是对刘晓波本人献身民主的肯定,也是对中国民主事业的祝福。尤其,刘晓波主要是因为起草《零八宪章》而入狱的,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在颁奖词中明确提到《零八宪章》,鉴于“和平奖”在世界各国现代化转型中的巨大作用和影响力,可以说,在伟大的中国民主运动中,刘晓波已经取得了世界公认的“精神领袖”地位,与此同时,《零八宪章》作为一部系统的民主变革纲领,也必将引领整个2010年代的中国民主维权运动,直到维稳体制的死亡,直到民主宪政的胜利。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个人对于和平奖评委会是充满感谢的。感谢他们对于中国民主人权事业的关心和鼓励!希望中国民主事业在2010年代能够得到国际社会更多更大的祝福!

《零八宪章》论坛:《零八宪章》公布后,尽管受到各界人士的充分肯定和认可——包括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这样崇高的荣誉,但也遭遇海内外一些“自由人士”的批评,极个别签署人还发生了中途退出签名这样的事情。请问您作为《零八宪章》签署人怎样看待这样的事情?《零八宪章》如果作为一个“运动”存在的话,您有什么样的意见和建议?

赵常青:我们这个世界是多彩世界,在价值兴趣上有所区别是正常的,所以,从自由和人权的角度讲,有些人不签署《零八宪章》、个别人签署后又声明退出,这是很正常的,我们应该尊重他们的选择。但是,从民主大局讲,我个人不主张争小异、废大同,毕竟民主阵线还不是足够的强大,只要遵从民主宪政的目标,就应该加强彼此之间的团结与合作。早在2010年3月我就提出“合纵”“连横”的概念,我确实反对“山头主义”、“自留地主义”,反对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团结”与“统战”对于中国民主事业来说仍然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否则,会付出十分严重的内耗代价。

《零八宪章》当然不仅仅是一个政治文本,这是著名民主人士胡石根先生的原话,在最近几年的民主维权运动中,《零八宪章》已经彰显了它的价值和光辉,这是不用怀疑的。但是,我认为,无论是作为“宪章运动”还是“公民运动”都还“动”得不够,所有的宪章签署人都应该牢记“签名”就是“宣誓”,就是要肩负起自己对于《零八宪章》及其诉求的中国民主事业的神圣责任!所以我强烈的建议,所有内心认可和签名认可《零八宪章》的中国公民确实应该以身作则,积极参与到蓬勃兴起的中国公民运动中,以各种可操作的方式三三两两的“动起来”!十个八个的“动起来”!百个千个的“动起来”!百万千万的“动起来”!以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对于《零八宪章》的忠诚,以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对于中国民主事业的忠诚!

《零八宪章》论坛:众所周知,“诺贝尔和平奖”是全世界公认的人类最高人权奖项。截至目前为止,所有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世界知名人士都对人类进步事业做出过巨大的努力和贡献,刘晓波先生也不例外。但中共当局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将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继续关押在监狱中,您能否对北京当局的这一“壮举”做个简单评价?

赵常青:当局对刘晓波的打压已经有20多年了,89年晓波就因为学生民主运动而被捕入狱,90年代后期又因为民主人权活动而被劳教三年,这还不够,2008年因为起草《零八宪章》被以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当局以为这样就可以消除《零八宪章》的影响力,却不料偷鸡不成蚀把米,国际社会将“和平奖”授给了晓波,不但增加了《零八宪章》的世界性影响,也将刘晓波先生推向中国民主事业“精神领袖”的地位,中国民主维权事业也因此而得到了更大更多的激励。遗憾的是,刘晓波还在锦州监狱受难,在当代世界,刘晓波恐怕是唯一一个被关押在监狱的和平奖得主,这当然是执政党和中国政府制造的罪恶,也是整个国家的耻辱,是包括我本人在内的全部国家公民的耻辱,我个人对此表示谴责!

《零八宪章》论坛:中国作家莫言先生在获得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后答记者问时,明确向最高当局喊话说“释放刘晓波!”,有传言说北京当局有意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将刘晓波先生“送出”大陆。请问您认为执政当局会有这样的诚意吗?此外根据您对刘晓波先生的认知,您认为他会像魏京生、王丹及陈光诚等人一样选择出国过“流亡”天涯的生活吗?在释放刘晓波先生问题上您想对执政当局说点什么呢?还有,您想对仍然在锦州监狱服刑的刘晓波先生说点什么呢?

赵常青:刘晓波作为一位长期从事民主活动和人权活动的知名人士,他对于祖先留下的这片土地和国度有着一种深深的感情,与此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对于这个国家的重要责任,逃避不是他的风格,知难而进、在黑暗与艰难中抗争才是他的天赋品质,也因此,他公开表达过实现民主前不离开祖国的承诺。愿意与广大同胞共同承载现存制度所造成的种种灾难,更愿意一马当先,为改变一党独大的国家政治生态而努力,可以说为了民主中国和宪政中国的早日到来,他表现出了“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精神勇气!这在有着深厚实用主义和犬儒主义人文传统的中国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据我了解,当局是希望他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出国的,就像许多民主先驱已经做到的那样,就我个人内心的想法而言,我是不希望比较知名的民主人士都去到港台欧美过流亡生活的(真有病国内无法医治的除外),好多人出去后还在为中国民主事业做艰苦奋斗,这当然很宝贵,但是远离本土,总有些空中楼阁、雾中看花的感觉。所以具体到晓波这里,我主观上也同样不希望他远渡重洋、漂流欧美。但以我数度监狱生活的经验,我知道监狱生活是非常艰苦的,所以从个人自由角度讲,无论晓波是否答应当局出去,我都尊重他本人的选择!但我估计他不会背叛自己的公开承诺的,否则要出去的话早就出去了。

我特别希望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共领袖能够高瞻远瞩,本着对国家负责任和对人类文明负责任的高度来妥善解决中国的政治困境,果断抛弃维稳体制,抛弃“五不搞”和“邪路论”,果断开启中国政改,推动中国走向《零八宪章》所描述的民主、法治和宪政,则是造福整个民族、造福五分之一人类整个未来的事情。

前不久,张祖桦、艾晓明、崔卫平、贺卫方等数十位中国公民发起了签名释放刘晓波的运动,我也是第一批签名人之一,目前已有数千名中国公民参与联署,我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提醒执政当局不要对抗人类文明,迅速释放刘晓波及所有政治犯和良心犯,洗刷胡锦涛、吴邦国等前任中共领袖所制造的人权罪恶和耻辱。

“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晓波还在狱中,还在背负国家和民族的十字架,还在铁血冷牢中承受强权集团所强加的苦难。而且与他一同受难的还有高智晟、刘贤斌、陈卫、陈西、朱虞夫、许万平、吕加平、郭泉等等良知人士。我们在祝福这些狱中师友的同时,更重要的是通过现实努力,尽早完成民主转型,从而在自由民主的晨钟暮鼓中欢迎他们早日出狱!这不仅是我们对于刘晓波们的责任,也是我们对于这个国家的责任!

《零八宪章》论坛:2008年底刘晓波、张祖桦等人通过《零八宪章》提出以“自由、人权、平等、共和、民主、宪政”为核心理念的民主路线图,但前执政党总书记分别于2008年12月和今年11月两次斥之为“邪路论”,顽固死守所谓“中国特色论”,并在中共十八大上获得全党“一致通过”。纵观人类发展趋势,您觉得“特色论”会在中国寻找到自己的未来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您认为十年后的中国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零八宪章》所描绘的民主中国梦想会实现吗?

赵常青:所谓的“特色论”在八十年代对于这个国家还是起了作用的,但是进入90年代以后,特别是在进入本世纪以来,特色论已经堕落为掩护权贵集团瓜分国家社会财富的遮羞布,执政党各层级的主要官僚也在特色论的掩护下变身为腐败分子的代名词。在特色论的驱动下,造成了官场的极度腐败、社会的两极分化,并导致党民矛盾、官民矛盾成为今日中国社会的最主要矛盾。毫不客气的说,“特色论”已经腐烂、“特色论”已经死亡,“特色论”在中华大地看到的是自己的坟墓。

那么,中国的未来是什么呢,2010年春天我就公开表示,2010年代是一个伟大的民主维权时代,中国民主宪政事业必将在这个十年完成自己的华丽转身,2012年即将过完,在剩下的六七年时间里,将是中国民主事业大联合、大进军的时期,我辈中华儿女自当激流勇进,为人类文明建筑起巍峨的民主中国的不朽丰碑!

《零八宪章》论坛:从广义上讲,中国民主转型事业实际上是一场波澜壮阔的公民运动,无论是上个世纪后期的传统“民运”,还是本世纪初兴起的维权运动都可以说是中国公民运动的阶段性演进。而且这个民主转型事业是一场涉及五分之一人类的宏大事业,它需要体制内外、朝野上下各方面力量的共同努力。也正因此,《零八宪章》在“结语”部分才公开提出:“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请问,作为《零八宪章》签署人,作为关心中国现代化转型并为之做过巨大努力和牺牲的人士,您认为在未来五年时间应该怎样开展中国公民运动,从而更好地推动民主中国和宪政中国的早日到来?

赵常青:中国民主运动从宏观上看确实是一场持续不断的公民运动,只是在上个世纪并没有多少人能够意识到这个问题。我在2002年就充分考虑过这个问题,并起草了《中国公民运动宣言》(草案)(陕西地方当局2003年判我刑罚的时候还将这个宣言作为我的一大罪证),在渭南监狱服刑期间我又充分思考了这个问题,我认为,如果民主事业继续囿于组党结社这样的小圈子活动,再过100年也完不成,那么应该怎么办,就是开展范围广泛的公民运动。2008年12月10日公布的《零八宪章》也充分认识到“公民运动”的重要性,所以在“结语”部分公开倡议“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这就为《零八宪章》有关民主宪政的“顶层设计”寻找到了可以“运动”的现实路径!是故在未来的六七年时间里,广泛开展以《零八宪章》为指导的各类公民运动和社会运动,一定会把我们这个国家从执政党权贵集团制造的腐败、两极分化、社会失公、矛盾山大的危机中解脱出来。

如何开展公民运动,我的想法是:

其一,广泛传播《零八宪章》。使更多的国家公民了解《零八宪章》所宣布的理念和主张。在我看来,《零八宪章》是一部最好的中国公民运动宣言,是一部最为有力的中国公民运动动员令和集合令。因此,借助刘晓波-《零八宪章》-和平奖之间的紧密关系,借助国际社会对中国民主人权事业的监督和推动,借助互联网所提供的现代传播条件,普及《零八宪章》所宣布的公民常识就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其二,光宣传还不行,最重要的是我们每个渴望民主宪政的国家公民都必须“动”起来!怎么动,可以借助新一代中共领袖前不久所宣布的“实施宪法”的倡导,将宪法已经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逐条推动落实,比如说宪法35条所规定的六大自由就可以通过公民运动的运作做出大文章;《零八宪章》在19条主张中的第一条就是“修改宪法”,那么各界公民尤其是法律界的良知学者能否组成一个“修宪公民圈”,逐条审议现行宪法中有哪些不符合主权在民原则的条文,提出公开的修改意见,并通过各种运作形成影响全社会的“修宪运动”,这也能有力促进公民运动的开展;另外像废除劳教制度、废除“煽颠”恶法废除户籍隔离制度、废除“黑监狱”制度以及财产公开、教育平权、社会保障、等等等等都应该是我们每一位国家公民关心的问题,都可以通过广泛的参与而形成声势浩大的公民运动和社会运动,并最终促成整个国家向着民主宪政的目的地前进!

最后我想对执政党及其新一届领袖集团说的是,无论是《零八宪章》、刘晓波还是亿万人民大众,都不是你们的敌人,整个社会之所以发生严重的“仇官”现象,是因为执政党官僚权贵集团作恶太甚。而能够放肆作恶的原因正是因为你们所维护的“五不搞”和“特色论”。这是没有任何前途和希望的。光强调反腐败是既反不了腐败,更无法解决“生死存亡”的危机问题,出路在于坦率承认“五不搞”和“特色论”的严重错误,坦率的面向亿万人民承认执政党的失误和错误,果断宣布国家必须走向民主宪政的前方,并借助于既有的国家秩序和社会秩序,迅速而稳健的开启政改新局,那么,执政党尚能在人民的谅解与合作中挽回危局。

总之,国家是我们大家的国家,是每一位国家公民的国家,不仅我们的祖先曾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而且我们的子孙后代还要继续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因此如何建设一个美丽幸福的国家就是我们每个国家公民都必须关心的问题,正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今天,当我们在各个空间过完第62个“世界人权日”的时候,让我们再重新回顾1948年12月10日,联合国大会在《世界人权宣言。序言》中所宣布的下述内容:

“大会发布这一世界人权宣言,作为所有人民和所有国家努力实现的共同标准,以期每一个人和社会机构经常铭念本宣言,努力通过教诲和教育促进对权利和自由的尊重,并通过国家的和国际的渐进措施,使这些权利和自由在各会员国本身人民及在其管辖下领土的人民中得到普遍和有效的承认和遵行。”

《世界人权宣言》所宣布的人类共同人权标准,当然也应该是亿万中国公民应该享受的人权标准,我们还达不到这个标准,但只要执政党通过政治改革来努力,只要广大民间通过推动以普遍人权为核心诉求的公民运动和社会运动来努力,则这个共同的人权标准,也一定会在不远的将来得到我们国家的承认和遵行!

2012-12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