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央

 

“中国是有缺点,而且是很大的缺点,这种缺点,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
……

毫无疑问,无论什么都需要统一,都必须统一。但是,这个统一,应该建筑在民主基础上。政治需要统一,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
这段话是毛泽东讲的,发表在1944年6月13日延安出版的《解放日报》上,标题是“中国的缺点就是缺乏民主,应在所有领域贯彻民主——1944年6月12日毛泽东答中外记者团”

我的父亲李锐的小学同班好友赵炳烺,即是这个来延安参观的中外记者代表团中的一员,正是因为他的到来,父亲6月份被从保安处放了出来,重新回到《解放日报》工作。

我曾经问过父亲,你在延安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关了一年多,怎么一放出来,还是满腔热情地跟着共产党干,难道对这个党就没有怀疑吗?父亲对我的回答记述在《李锐口述往事》一书中:
“七大结束时,毛泽东提出的走团结与民主的道路成为七大的总路线:‘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团结全国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在我党领导之下,为着打败日本侵略者,建设一个光明的新中国,建设一个独立的、自由的、民主的、统一的、富强的新中国而奋斗!’ 当年正是因为共产党批判蒋介石的‘一个领袖、一个主义、一个党’,要自由、要民主的宣传,使我们这些知识青年向往它,投奔了延安。经历了抢救运动,那么多人受了那么多委屈,党的七大提出‘建设一个独立的、自由的、民主的、统一的、富强的新中国’,这个口号,又让我们仍然热爱它、相信它,继续跟着它走。”
今年的十月一日,共产党将蒋介石的政府驱赶到台湾,建立自己的政权整整六十五年了,这是个大庆的日子。父亲还会庆祝吗?中国的老百姓会庆祝吗?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不会。
我状告海关扣书的案子,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是在6月18日受理的,律师告诉我:
“行政诉讼法五十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立案之日起三个月内作出第一审判决’。但是后边还跟着一句‘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由高级人民法院批准。’立案是在六月十八,也就是说,‘通常’的开庭时间不能晚于九月十八。但是‘特殊’的情况就说不准了。这个案子很显然是属于‘特殊’的。”
我当然希望案子能按“通常”时间开庭,这样至少让我在共产党执政65年之即,看到它一点点的诚信,产生一点点的希望,燃起一点点“节日”的喜庆。但是,直觉告诉我,“建国”六十五周年又会是今年另一个敏感的日子,是共产党需要防范突发事件的又一个紧张的日子口,因此我的案子在十月一日前在三中院开庭的可能性几乎是零。
唐德刚先生在他的《晚清七十年》里有这样一段话:

“……我国历史上的草莽英雄在天下大乱之时,逐鹿中原,他们所追求的最高目标,都只是个简单的‘改朝换代’——他们要打倒一个腐败的朝廷,摧毁一个腐烂的社会。然后在一片玉石俱焚的废墟上,改朝而不换制,依样画葫芦,再画它两三百年,然后再让别人去打倒。

不幸自‘鸦片’战后(1842),西风东渐,人类的历史已经由‘中古’进入‘现代’。我国原有那一套政治、经济、社会、伦理等等的‘传统制度’,在西洋的‘现代制度’挑战之下,都无法原封不动地延续下去了。因此‘时代’和‘历史’对我们这新一辈的逐鹿中原豪杰们的要求,就不止于‘改朝换代’;他们还得有点‘改朝换制’的见识和能力——‘换制’,不是只把名词上的‘皇帝’换成‘主席’或‘总统’;把‘司令官’换成‘司令员’,它们还需要有点‘质变’。”

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把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赶到了台湾,这是毛泽东认为自己一生所作的两件大事中的第一件。他对他干的第二件事——“文化大革命”,后人会如何评价很没有信心,但是对这第一件却是把握十足,认为历史已经证明它的正确,后人不会翻案。但是现在看来,则很不见得如此了。十有八九的国人会说:共产党改了朝,没换代,执政至今,比他们当年反对的国民党还国民党,共产党当年发出的“历史的先声”,不过是重复千遍的谎言。
我在大陆很多富起来的旧时朋友觉得国家已经现代化,人民生活已经小康,中国已经富强得让美国开始“羡慕嫉妒恨”。共产党会垮台,国家要遭殃,人民要遭难,那是危言耸听。智者如唐德刚先生说过:
“只搞科技现代化,而我们的社会结构、政治组织、生活习惯、价值观念等等,基本上还停滞在‘中世纪’的落后状态,要科技先生独挑大梁来救国救民,是救不起来的。……我们不把中世纪落后的遗传从身上甩掉,现代化的衣履是穿不上去的。”
单说习近平的“打老虎”,这是1948年夏天蒋经国干过的事,国民党的“打虎队”打国民党的贪官,70天后告败,一年后国民党败退台湾。蒋介石去世后,蒋经国的“换制”见识和才智得以显现,国民党上层产生“质”的变化,开放党禁、开放报禁,领导台湾实现了经济和民主的腾飞。跟蒋经国同属 “接父班”的第二代的习近平现在也在“打虎”,共产党的中纪委打共产党的“老虎”,也是自己人打自己的贪官,就算主观动机足够真诚,其必败结局没有什么悬念。
虽然习近平上台三年前,人们就知道他是铁定了的“一把手”,可是上台一年多,还没有让人们看到他“换制”的见识和能力,其行事仍如“地下党”,秘密布署,伺机动手;“打虎、拍苍蝇”背后的纲领、追求、目的,……得猜,猜不准。比起奥巴马上台三年前美国人就知道他当了总统后想干什么,可他能不能当上总统得等到最后一分钟见分晓,我想,后者“才是有力的政治”吧。只是毛泽东在呼吁建立“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的“有力的政治”时,其实根本不相信这种政治,他真正崇尚的是:枪杆子、笔杆子,只要抓住这“两杆子”便可夺天下,只有继续牢牢抓住这“两杆子”,方可保共产党江山永坐。令人唏嘘的是,一生坎坷,却矢志不移地信守共产党“历史先声”的共产党员李锐的“口述往事”,到共产党的第五代掌权时,成了“禁止进出境物品”。掌门人习近平把毛泽东的“两杆子”当成“命根子”,绝不改制。但是却没有另一个台湾可供他败守了!共产党溃了结果如何,我不敢想。
来源:明镜新闻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