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希拉里、川普

美国大选(网络图片)

美国45届总统大选,举世关注:正脱欧的英国,与遭治裁的俄国,视角必有区别,激战的中东与处于再平衡的亚洲,取舍更有差异。对选票有陌生感具新鲜感的中国,虽然是从专制封闭的夹缝,以管窥豹,假如翻网上柏林墙观看到的,便海阔天空、五光十色了。

那竞选激烈到白热化,如看好莱坞大片般曲折惊险,希拉里与特朗普对决,各亮政纲,互赛人格,从公德到私德,由公行到私信,相互脱光进行公开的全面审查,堪称一次政治体检,让选民仔细核审与选择,然后才各投自已中意的人,这与吾国对比,公民看不见公职任命之前的审核过程的弊端,只看到官僚开除党籍公职下獄的后果,以示“英明”,好像他们的弊病乃至肿瘤,自已能动手术治療割除。而民主制却是靠反对党与独立的司法与媒体,一发现就翦除哩!

民主选才,公开审核任公职者条件,曝光于亿万只眼睛下,绝对比党囯组织部闭门由几只眼睛审查,更准确更合格,也比高层几个党内大佬,秘密榷商交易谁接班掌权的操作,民主选才就更合理、科学与现代吧?

公开竞选,公权由选民公授,权力自然具合法性,关起门来,公权私授,便缺合法性,于是,为补这无合法性的漏洞,党国便费尽心机,不择手段。弄枪杆子武军威脋镇压,养笔杆子文军即宣传大军暪骗,党国把文化精英灭绝了,如前代刘滨雁讲第二种忠诚,被流放客死异国,下代如获诺奖刘晓波,判重刑下獄,便只剩下具太监式谄媚的胡锡进、周小平等滥贱笔杆,似乎可花样翻新,却是将鲁迅骂的暪和骗掩恶,能变点手法吹点雾霾罢了,靠瞒和骗来制造伟光正的合法性假象,能永久骗下去吗?何况前有老毛文革如山罪责,后有老邓六四屠杀发酵,能以讲一句不准否定前30年或历史错误的大话,就可否定之否定了吗?没彻底否定文革,薄熙来在重庆又掀小文革,没否定六四镇压,今天,不是维稳压倒一切了,维稳费超军费了,仍不稳吗?

党国这种任公职,不用民选,由党私授,便只能授出一些奴才,难是人才。所以:昨天宣传其是好干部似孔繁森,转眼便暴露他乃贪官像王宝森,民众看这种戏太多,还不笑掉牙吗?眼前,笔者还在看原四川达县县委书记李春,昨天还表扬他似焦裕祿好干部,今天就查出贪污17亿,拥19处房产养9个情妇的丑亊.这并不是什么丧失党性与初心,乃是党国把公权限于党授实是私授,拒绝公权公授产生的制度性弊病,不从制度变革,念任何从严治党与反腐常态化的咒,诵再多的坚持信念不忘初心的经,都是自欺与欺民耳。

请看民主制里,就难见公开谴责什么野心家、阴谋家,因为,民主法治社会,都由法律规范了行为,独裁人治社会,尽是人身依附关系的奴才,永远在看主子脸色行亊.上司对下属的要求,总按“你办亊我放心”的潛规则,总以为侍奉自已久的、顺从我的,就最放心,其实不然,毛泽东也是这么看人用人的,他认为从井岗山开始,就与自己一鼻孔出气卫护自已的林彪,可靠!“吕端大亊不糊涂”多次关键时刻助了自已的叶剑英,可信!侍从左右30多年的汪东兴,可放心。谁知,林彪驾机叛了,毛一闭眼,叶剑英汪东兴就下手抓捕捍卫毛的四人帮,不是都成了野心家、阴谋家了吗?而选下台的希拉里立即向特朗普电话祝贺,特朗普说自已上台要叫希拉里下獄,敢快收回了这话,讲友好呢?在民主社会,一切依法,就无专制的人治社会,无论从毛核心到习核心,念多少诅咒野心家、阴谋家的咒,都无用无效!永远是比较谁的野心与阴谋得逞,如毛的坐江山,实是阴谋得逞一时,而他想做共运领袖与第三世界盟主的野心,便全部落空,撒那么多钱,结果树敌获仇,把阿尔巴尼亚树来骂修正主义,越南养来抗中,朝鲜还加鲜血养来骂中修,教训还不惨重吗?

专制社会的最大恶习,总是全民要讨专权者独夫的欢心,金家王朝最极端最典型,民主制则相反,上至总统下至基层官吏,都要讨民众的欢心。专制治民虐民压民,民主治官评官控官责官。集权的专制,永在赞权媚权窃权中使权腐败,民主的分权,常在限权防权驭权中,预防权力邪化恶化。在中国,河北石家庄一个村官便可使农民贾敬龙家破人亡,婚房被毁投诉无门。在美国,媒体记者一篇水门亊件的揭露新闻,就可使总统尼克松下台,专制滥权害民,民主限权治官,由此可看出:专制滥权官易腐,民主限权政易清。为何习近平反腐4年,胜利仍无望,民主制从无反腐运动,官吏都不想腐也不敢腐,岂非专制迷信与贪恋权力,用当年宋美龄的寓言是中共掌权染上权瘾便如毒瘾,会很难戒。用克罗齐的话,就是:“绝对的权力,绝对腐败”。眼前只见党国左手反腐,右手收权,仍在追求高度集权,不仍在为腐败制造土埌与条件吗?

如果,反腐也是党国争取合法性的手段,那么,他们玩党领导实是党操纵下的选举,又是诈骗,妄图以假选举获取合法性,此伎俩,仍无助无效,当前,各地奋勇跳出众多独立候选人参选,非中共提名,不合专制你办亊我放心,便设计监控打压,不是现专制假选举之丑吗?当前,各地所有独立参选者,都遭监控失去自由。甚至一国两制的香港,两独立参选入立法会青年,北京不中意,正施计用人大释法的手段,去撤销合法选举获的立法委员。引香港人上街游行抗议,偷去选举的民主核心,演专制操纵选举行的假戏,在大陆演了60多年,以为大陆被骗得逞,推到香港,就阻力重重哩。

任党国在大陆把人大、政协的两会年年演出,演得多么隆重、豪华,开放给世界媒体,妄图借各国记者笔墨,报导出北京似乎也有民主选举的印象。而民主的假,选举的假,再造出“协商民主”的诐词来蒙混,能掩民主的假专制的真吗?以实践检验,中国这一套,不仅在香港已引起反弹,在台湾,也害了国民党,助了民进党,本来,民进党遭陈水扁贪案下台,民进党借香港一国两制变一国一制,用一句口号:“你选囯民党,台湾变香港”,就打败国民党,赢了选举。能说中共不是民进党上台的帮手吗?

尽管,大陆的官场,假选的选票如手纸一样贱,通行官场的,早已非较量选票,而是竞争向权力孝敬的钞票了,专制权力这缺乏合法性,仍要玩的障眼法,弄的遮丑布,以假选的假民主,来装饰合法性,可是,信者,已越来越少。

不仅香港、台湾人看请了中共专制的本质,被愚被虐被残几十年的大陆民众,也在纷纷觉醒,继他们网上热议热赞美国民主选举后,在中国基层政权的换届选举,便显露出的冷眼与冷语,便说明当下中国人,已从臣民、顺民、屁民向为有独立思想的现代公民转型,仅以上海与成都两市的两件新闻,便可作证。

上海松江区公布官方提名的基层人民代表选举,就出现扺制的戏剧性情节:有人在选票上划掉官方圈定的人名,写上自已属意的:竟是美国的特朗普获选票10%,日本艺人苍井空获选票6%,还有17%的废票。选票未过半数,还须重选。其实,这种亊,在笔者参予这假选年月,有人选票上早就在写包公或海瑞了。

近日成都街头,举目就见号召选民登记参选的各类大横标,我见一个老人站在标语前念着上面“一切权力属人民”这口号,还有:“积极参加基层换届选举,实现人民当家作主”,他微笑着喃喃地说:土改时说:一切权力属农会,结果,农民入了公社成了农奴,被剝夺土地及一切生产资料。文革时说: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后来闹什么工厂改制,买断工龄下岗,工人丧失一切。标语上都是谎话。他看那不远处有一选民登记站,老人问那坐在桌后登记的人:有登记的吗?那人用摆手回答:没有!

中国这一东一西两巿的两件选举花絮,岂不说明党国玩假民主,已玩得天怒人厌,难以为继了吗?

这便是中共打江山、坐江山,第一代关起门来坐了,已难坐下去,第二代开放经济与巿场,以贱价劳力,遇上全球化,暴发了些红利,就认为可一代传一代,再坐下去,可是专制内外树敌,仍心虚,八方撒钱仍无效,表演囯际纨绔仔的阔气而已,最近,菲国的新总统杜特尔特不是玩北京玩走150亿,不是国际笑谈吗?

奇怪的是:专制极权产生腐败,一面反腐,一面又强化专制极权,强化培养贪腐的体制。还弄什么从严治党与监察委员会来制约腐败,只要集权,不要分权,只要独裁,拒绝监督,越集权越腐的死胡同,一定将这党囯钻死!眼前中国,是顽固坚持特权的权贵们,与信息时代觉醒的民众之间的矛盾,民众从美国与中国的选举表现的冷与热的反差,就是活证。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2/27/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