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RFA

自二月茉莉花革命以来,各地异议人士被当局关押,甚至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四川的陈卫、冉云飞,被捕四个多月,他们的家人告诉本台仍无消息。而浙江朱虞夫的妻子告诉记者,丈夫的案件已移交检察院,而他的代理律师,“年检”仍未过关。

图片:左起:徐永海,朱虞夫、高洪明、贾建英一起参加家庭教会聚会。(基督徒博讯博客/记者乔龙)

被杭州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押四个多月的浙江民主党人朱虞夫,因当局拒绝本地律师代理,家人聘请了北京共信律师事务所的两位律师李柏光和李敦勇。朱虞夫的妻子蒋杭莉星期五对本台说,丈夫的案件已到检察院:“他们说是已经到检察院了。”
记者:什么时候到的?
回答:不知道。
记者:律师去见过他了吗?
回答:没有,不能见的。我是找了李柏光,但是李柏光又叫了一个(李敦勇)。

杭州的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陈树庆说,他也听李敦勇律师说到朱虞夫的案件,已经进入起诉阶段:“朱虞夫的事情我问李敦勇,他们好像是已经进入审查起诉阶段了,案子转到检察院主办了。我问李柏光律师,他说不知道。”

本台上周曾报道,李柏光和李敦勇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未通过北京司法部门的“年检”,继续执业面临困境。李敦勇律师周五接受记者查询时说,至今未获得通过:“没有”。
记者:还是没拿到,后来他们有没有解释?
回答:还没有。
记者:还有几个人?
回答:梁小军(律师)通过了,他是倒数第二天快下班的时候给他。程海不知道过了没有。
记者:你们律师事务所都没有过?
回答:对,对。
记者:七、八个人有吗?
回答:对。
记者:朱虞夫的案子是您跟李柏光代理的吧?
回答:还没正式代理就是看了一下。

五月中旬,李敦勇律师在杭州一位律师的陪同下,到上城区看守所见了朱虞夫,其后再也没见过。而四川另一位八九学运领袖陈卫,自2月20日,第一次茉莉花行动日被捕后,当局拒绝家属委托的代理律师探监,至今已四个多月。他的妻子王晓燕告诉记者,虽然案件转检察院,但还是在等待。
记者:陈卫有没有最新消息?
回答:没有,四个多月了。因为律师还没有会见到,现在是报检察院,你们都知道的。现在律师还没见到。

成都作家冉云飞的案情亦无消息,妻子王伟也不方便多说,但她强调丈夫行使作为一个公民的权利是无罪的:“这个很多都不方便说,还在审。我非常坚信,我先生没有任何(其他的事情),就是文章,那就是言论,你不能说你不让一个人说话,不让一个人写作,他是文字工作者,就是做这一行的。在我这里来说,他是无罪的,就是公民,就是作为一个公民的权利。”

近期,代理多个异议人士及维权人士案件的律师,受到当局“年检关”的压力,截至6月30号,北京仍有多位律师,因拿不到新的执业证,即使已代理维权案件,但法官是否准其出庭,尚属未知。

最明显的刘晓原律师,他说:“法律上来说,如果你没有通过年检,你去法院开庭都会很难。特别是办理刑事案件,你去看守所不能会见,我现在王荔蕻的案件就在这里,我要求会见不能去,因为我没有证照,年检执照到六月底结束了。特别是刑事案件你根本办不了。”

代理过杨佳案、福建三网民案以及近期的何胜凯案,刘晓原相信,他的遭遇与代理敏感案件有关:“我发现很多律师事务所,他们年检的时候只要材料一报,钱一交就可以,就没事了,我们搞了这么长时间。据我所知一些专门办理敏感案件的律师事务所,司法局都说要继续看,说一通。有些其他所就没问,哪怕你的办公地变了,你不在那边他们也不去过问。”

关注人权的国际特赦组织上周四(6月30日)在香港发表报告,抨击中国当局近来采取一系列严厉措施,限制律师界的独立性并打压维权律师。该组织亚太区副主任贝凯玲在记者会上说,中国当局正加剧打压维权律师,不少被停业或吊销律师执业证,受到骚扰或被强制失踪,甚至受到酷刑折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