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2016年中国大陆的选举,可以清楚看到,官方极力开倒车,用各种暴行打压独立参选人;而民间正在觉醒……在聚集、在前进,形成参选人群体。 这在1949之后的中国,都是空前的。

出现独立参选群体

今年十月,在北京,率先由野靖环,何德普为代表的七十余人,联名宣布独立参选人大代表。他们冲破阻力积极进行竞选活动的事迹,通过网络传播到各地。他们受到各种打压,包括抢走手机、堵在家中不让出门,受到各种恐吓。

在上海,独立参选人冯正虎,在选举的关键时刻被关进派出所24个小时,他的支持者们手机被抢走灌了水,选举结束后,支持者们举行庆祝聚会,参会者有三百多人。当局为了减少冯正虎在民间的影响,在聚会前将他押到派出所,直到聚会结束,才放出来。

湖北潜江的姚立法,带头联名58人独立参选,在投票前竟被当局绑架强制旅游24天。

全国出现独立参选群体的省市还有:福建、广东、四川、山东、河北、甘肃、重庆、武汉、天津、长沙等等。

山东济南的投票日是12月22日。10月份开始,大家多次聚会,讨论选举问题。后来有十七人,联名独立参选,公开支持者有百余人。参选过程当中,打压不断,抗争不止,现在整理出来,进行比较。

囚禁独立参选人

本人十年间,三次独立参选人大代表,今年遇到空前地打压,与前两次相比,当局是明显倒退,现在列举如下:

今年选举中,我被多次囚禁于家中,一共四次,总计268个小时,占公开参选的大部分时间。公安人员用长条椅,把我的房门死死堵住,不准出门、下楼。剥夺我人身自由。这种囚禁在2007年的选举中,没有出现过,在2011年,只短暂出现。

参选人失去人身自由,如何参选?

海报随贴随撕 名片随发随抢

今年选举期间,我的楼下每天24小时都有几个公安在站岗,每次出门,他们都紧跟在后。支持者进入山大校门,会被他们盯住。贴出的海报马上被撕。

在前两次的选举中,情况不一样。开始贴出海报,晚上被撕,本人贴抗议,“我在阳光下贴,你在黑夜中撕”,后来海报一般能保持两三天时间。

今年选举中,每次到餐厅去散发名片、传单,后面都跟着很多公安、保安人员,他们随即从学生手中将这些宣传品抢走。前两次选举中,我曾散发大量传单、名片,很少受到阻拦,

2011年我曾编印,“选举实报”,共出四期,每期都印上千份,全部张贴、散发出去,这次我想继续编印,已经完全不可能了。

选举中官方禁止演讲

在前两次的选举中,我们可以在餐厅外的小广场上,发表竞选演说,很多学生围着听,有的还提出问题,大家一起讨论,各自阐述观点。而在今年的选举中,演讲完全不可能了,山大公安处的副处长,每次我到餐厅,他都带着很多人,把我团团围住。他告诉我,演讲必须上级批准。我的朋友进入餐厅,硬是被他们拖出去。

他们不穿警服,使用暴力,制造恐怖气氛,显示黑社会的派头。

三次抢夺手机,封锁信息,制造恐惧。

选举中,为什么要抢手机呢?原因之一是封锁信息,闭塞视听。选举当中,他们有大量侵犯人权的违法行为,人们用手机记录下来,会到网上曝光他们的丑行。抢夺手机是为了掩盖违法,抢夺更是犯法。他们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逞凶,也是制造恐怖气氛,使人不敢说、不敢动。

剥夺选民隐私权

这次选举,当局加强监控,每个环节,特别是投票当天,操纵控制非常明显,操纵的方式更多了。投票当天学生和教师是分开投票,学生在广场集合,要点名,不到场者,辅导员要找去谈话,进行恐吓。在广场集合后,分批进入投票大厅,听学院的党委书记讲话,讲话中使用很多恐吓的语言,强调不能乱写。有的甚至公开说,不能给孙文广投票。随后大家挤在一起写选票,干部就在旁边看着,谁也不敢“乱写”。投票时,监查人员,就站在票箱的旁边,他要看你手中的选票,你想把选票折叠起来投进去,他们一定会要求你打开,被他看了之后才投进票箱。这就完全剥夺了选民的隐私权,只得按照领导制定的候选人投赞成票。

当局在开历史倒车

我从2007年开始,三次参选,比较三次选举,发现今年的选举,比以往更黑暗、更暴力。公民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实际被剥夺,官方维持的,是一党专政下党的任命制,不但官员要由当局任命,人大代表也要由当局任命,投票只是走过场。这是典型的假选举,真任命,投票只是走过场。

大量事实说明,当局正在开历史倒车。他们在民主化、自由化、法制化的世界浪潮面前,大踏步地后退。

历经苦难的中国人,有的已经觉醒,有些正在觉醒;持不同政见者,在民间、在党内大有人在,上层也在分化中。当前双方正在较量,是前进还是后退?要正义还是邪恶?人们会用各种方式、手段、方法表达自己对正义的诉求。

今年的选举是打压空前,独立参选空前。开倒车者,如果不转变,顽抗到底,只能是彻底失败。

2016年12月31日于山东大学 1365531735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