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文革

回到毛泽东(网络图片)

当下,曾被改革开放浪潮冷落的老毛,且在文革后拉下了神坛,又出现湘潭拜毛神,海内唱红歌,影视辉形象,党史颂功德,为他重塑金身,这是打倒四人帮、拨乱返正以后,逆向的拨正返乱现象,显然这社会转型的倒退,像要退到毛时代!重陷老毛的覆辙,能不警觉吗?

毛时代专制,超越历史一切专制

毛时代,是向专制极权狂歌猛进时代:毛以土改灭传统士绅文化精英,再以反右、文革灭现代知识精英,。从废商品生产与流通巿场,废私有制变国有、公有制,废自治社会为党治社会,甚至废农民自留地,称它要产生资本主义,废到养鸡下蛋,也叫从鸡屁股银行取款,批为自发资本势力,他兴的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称为通向共产主义天堂的桥梁“实是剥夺农民土地与生产资料后,建的农奴庒园,圧榨饿死了3750万饿殍,刘少奇怕上史书,可老毛专横得还说:我是不下罪已诏的。皇帝还讲点贵族脸靣,毛乃是:用他的话叫:无法无天,民间形容的又是:我是流氓我怕谁了。

今人有不理解为何可能饿死那么惊人的千万人数,根本的原因,就是将党政财文资源集中到党手,党要领导一切,垄断与霸占一切:说话只准由他定调,吃飯要由他发票[粮票]走路要由他发路票,生娃也要由他发准生证,如此垄断一切,古今中外绝无仅有。

天下人财物的一切资源,全由一党独吞独裁,名称叫公有国有,实为党有官有,所谓加强党的领导,就是加强党对一切资源的分配与占有,包括话语权的垄断,谁说饿死人了,谁就是汚篾社会主义。大元帅彭德怀急了,跳出来:他要为人民鼓与呼,也打为右倾机会主义。信阳农民被假高产、真高征购征了口粮,饿得逃荒,也全被从火车站拦回,有如今日拦上访者,农民吃光草根树皮,能不饿死吗?但全国没饿死一个管资源的各级书记。而且像今天北韩一样,大批饿死人时,照常抓紧核实验。1962年7千干部开会还在痛说赤地千里、饿殍遍野,1965就宣布核实验成功,老毛同今日金三同样,不顾民众死活,只要核威慑来保独裁者安全,这样的邪神,又有人朝拜了,即便有大部年轻者无知,有借他发财或发迹者,也是可悲可厌的愚眜.还能经济从邓路线,政治走毛路吗?

毛的失败,他生前也亲眼看到

其实,老毛未咽气之前,1976年清明节民众借悼念周恩来在天安门掀起的反毛,他见到,还下过清场追查令,也看出天安门那些悼念诗歌的真意,他对汪东兴说,天安门诗歌反对、诅咒的,就是他!记录在汪东兴的日记里,有:“欲悲闻鬼哭,我哭豺狼笑。洒泪祭雄杰,扬眉剑出鞘”毛说:“诗里的豺狼,就是指的我嘛!”并非任性骂他,确有亊实是:毛一听周恩来死了,他不放心,疑心这与他貌合神离的对手,是假死,他亲去见了尸体,回中南海,就喊放鞭炮庆祝。林彪拥护他一生,也反他出走,爆炸后,这周恩来与他斗了一生,也疑心是否真死了。见到天安门的诗,写笑的豺狼,自然是指毛,他能不知吗,不也见到他发动文革的破产吗?

这一连串打击,不仅看到民心对他的否定,还摧折他萎靡地想到庾信的《枯树赋》不断地要人来读赋中文字,借庾信之悲树之枯,以自悲了。那赋的末段是:“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文革最火的一句口号,是“战无不胜的毛思想万岁”!此时,毛巳是枯柳般凄怆江潭矣!

以上毛这些真实的历史情节与故事,对造毛神、颂毛思,拜毛为神祖牌者,岂非当头一棒、击一猛掌吗?

改革转型的实质是去毛化

中国的改革开放,说穿一点,应是将毛那无限地加强党的领导,实是专制,弱化了一些而已:松了经济的绑、松了思想的紧箍咒,才出现商品生产与巿场交易,市场用看不见的手,调配了一些资源,最显著的是解放公社农奴,农村剩余劳力资源获得了脚的自由,不再囚禁于公社土地,上亿的农民工,雇入低工资低福利沿海的血汗工厂,才制造了大量红利,提升了GDP.再因松了私有民营经济的绑,发展的民企加外企,才承担了60%以上的社会就业。由此解放出生产力与社会活力。不是放松党的领导与垄断,才打开改革开放的局靣,有了社会转型的初步吗?

哪里能由非毛又转为捧毛颂毛,从放弱党的领导,今天又再讲加强党的领导呢?

这60多年党的领导,由支部建到连队,扩大到街道与村社,灭了几千年皇权不下县的自治社会,变为党治社会,实是使社会每个细胞,皆由党主,于是,每条街每个村每个单位进入的党主,皆殖入主宰一切的奴隶主,破坏了每个社会细胞与单元的生态与生理,岂非癌变一样扼死社会活力吗?

对此,今日美国学者包括正将上任囯家贸易委员会的纳瓦罗,他们研究中共专制创出一个新辞叫“完美专制”与我理解和感受的中共专制,堪称不谋而合了。

这种称完美,应是最严密与极限的顽固专制,任何领域与行业,只要有自治、自主、自由的基因,皆被他的党主专制去破坏,无论纳粹与史大林的专制,都缺他这中囯特色呵!

近年,北京不断地国进民退,操纵股巿,一天就叫几百万中产者破产。甚至民企、外企也要去建党组织,进行掌控,加强党的领导,而不去建代表工农利益工会组织,更别说农会组织。现代社会了,还超越皇权通吃的太监监军监民那种专制,严密为铁桶专制,而攺革开放的胡赵时代,恰是放松党对经济的领导,解放城巿个体户与乡村公社农奴,才产生社会经济活力,所谓加强党的领导,即加强垄断与专制,显然,民众惋叹的改革已死,正由这专权在不断窒息它了。

笔者经历由毛时代到胡赵时代及邓时代以来活到今天,从60多年的实践证明:凡社会出现活力,经济上升,便是松了专制铁桶的时期。凡是社会死气沉沉,经济与生活下滑,必是加强党的领导加强垄断专制时期,毛泽东用土改、统购统销、公社化、大跃进与文革,贯彻他阶级斗争为纲政治挂帅治国的专制,以不断改变生产关系破坏生产力,造成中国粮食的減产,要在1984年解放了公社农奴,恢复联产承包的耕种自主权后,才恢复到1936年抗日前的产量。难道这不是否定毛专制的铁证吗?

今天,我们仍看到:党的领导写在宪法头上,便成了有宪法无宪政、无法治,仍是人治的社会,当前雷洋案即很典型。加强党的领导,派党员去领导所谓的民主党派,历史上便有共产党员史图南、胡愈之隐身民盟,朱学范隐身民革去加强党的领导,至今不改,使这些党成为花瓶党、二奶党。甚至认为这一套很成功,还想推广去香港与台湾加强党的领导,结果,香港与台湾识破机关,看出一国两制是假,共党要垄断香港、台湾是真,港台原本很赞成回归,当年李登辉当选苐一任民选总统,就提出许多和平统一的政纲,都被中共执意加强共党对台港的领导而激出台独与港独,这历史不说明:用领导去实现专制,用孟子的话叫:“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赡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诚服也。”[孟子,公孙丑]专制不能以暴力服人,两千多年前孟子也懂,现代民众还不懂吗?暴力夺权、专权,改革开放以来,邓小平讲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不就富了他们自已专制特权的阶级吗?今天官方已公开承认:90%的亿万富翁,属太子党与红二代。别说台港看清了中共的底牌,他们不服这暴力,大陆民众更不服,当前暴力维稳加警察镇压,警力扩张到难支撑,私下允许罚款养警,维稳费超过军费开支,仍难稳定,这加强领导的。专制,岂非迷信暴力压服,却永使民众中心悅而诚服吗?

从一党专制治国到一人治囯更危险

尽管毛泽东巳死40年,无论邓小平陈云等如何对清算毛的罪责,怕有损共党伟光正,但老毛那本滥帐与罪孽是勾不掉抹不了的。四人帮代毛承担不了罪责,是明确的。他发动文革,要变党天下为家天下,是清楚的。由无产阶级专政发展到个人专权的失败,除了以上举证,还可从大跃进造的大悲剧里,出现的大笑话,更说明一人治国的灾难。

老毛在1957年反右以言治罪,焚书坑儒使天下禁声,中国,成了毛的一言堂,由他一言九鼎、一槌定音,一人拍板,邓小平解释他们治国叫:毛一人说了算,由毛一人拍板,又演译为今天叫:核心说了算,核心束决断。当毛那一言九鼎、雷霆万钧,天下没人敢说半个不字,由他拍脑袋拍出的荒唐亊,便成了大笑话:

毛泽东那大跃进的大笑话,是可以同晋恵帝同载史册,岂只大饥饿年,晋恵帝叫民吃肉糜,大跃进,毛皇帝叫烧木炭用泥炉炼铁炼钢,不也是读过中学物理化学也不会犯的错误吗?毛用只能产生几百度热量的木炭,去融化需几千度热才能炼出的钢铁,砍光全国山头树木,把百姓家里铁的铜的家用什物尽投入土泥炉,媒体大吹老毛的以钢为纲大获全胜,钢铁元帅升帐,结果,尽炼出的是铁渣疙瘩。而田里的跃进,放的高产卫星去较量赫鲁晓夫天上的卫星,产出的是史无前例的3750万饿殍。在史家笔下,就不仅是大笑话,更是大悲剧了。

这就是个人专权极权制,一党治国发展到一人治国祸国造出的笑剧里的大悲剧,岂非今之贪恋个人独裁个人专权者,不可不引以为鉴的惨重教训吗?

别认为当年毛的穷过渡时的专制,是死路,今天富了的专制,会有活路,举眼看看世界:坚持专制的:从萨达姆到卡扎菲,从史大林到齐奥塞斯库都证明是穷途末路,史学家已归纳总结出:有史以来的专制政权,没有超出80年的,中国专制者能创两个百年的专制统治吗?只是主观幻想而已!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3/20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