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相超

鲁扬

邓相超

2017年1月4日上午8点半开始,济南的毛粉们开始聚集在山东建筑大学和平路校区西门,他们来此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打倒山东建筑大学邓相超教授,揭露其反对毛泽东思想,反对共产党,反对政府的罪恶行径。

邓相超,现为山东建筑大学教授、山东省政协常委、山东省政府参事。近十年来,他年均接受媒体采访300次左右,为多家媒体义务担任评论员,为弱势群体敢言、直言。任省政协委员和常委14年来,撰写提案162件,其中有7项提案评为优秀提案,是山东最有名的提案大王。他在微信群里也经常自写或一些批评文革,反对独裁,揭示真相的文章,是一个有良知但是仍然与体制保持一致的学者。与尖锐犀利、观点鲜明的公知仍然有相当大的距离。

济南毛粉大都是60以上的人,他们深受文革洗脑,常年每天聚集在济南四里山(因为埋葬着4000多名内战时的士兵的尸体,改名为英雄山,但是济南市民仍然称为四里山),歌颂毛泽东的丰功伟绩,唱红歌,咒骂邓小平的资产阶级复辟,咒骂习近平等假共产党,咒骂山东姜异康伪共产党政府剥削压榨掠夺工人阶级和农民群众的行径。他们崇尚武装暴动,怀念毛泽东的武装起义。这里也是全国毛粉重要的根据地。他们打出山东英雄山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这个非法组织旗号,全国各地的红歌会、乌有之乡、民族复兴网、毛泽东博览、山西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燕赵儿女红色联谊会等勾连一气,让济南穿越于一种文革氛围,并且闻名全国。全国各地的毛粉不断前来取经,也时常见到外国人混迹其中。

当他们听说山东建筑大学有教授批评毛泽东后,就像财狼闻到血腥,不问青红皂白(他们大多数人不会上网,不知道邓教授到底怎么说的),在元旦前后,就在英雄山散发传单,播放高音喇叭,号召人们去建筑大学揪出邓相超,并且要追究山东省政协、资产阶级在山东的代理人省委书记姜异康的责任。

1月4日上午,济南雾霾浓重,几十名毛粉在寒冷的浓雾里像幽灵僵尸一个个从山东建筑大学西大门口冒出来,大门里面有几个制服警察和济南国保守卫。毛粉们主要聚集在门外的南侧,气焰嚣张的分发毛泽东像章。而一贯张牙舞爪的王本友手拿扩音喇叭,杨克思(是他自称的济南马克思)起劲鼓噪,他们要揪出该校邓相超教授兴奋劲,犹如文革造反场面的再现。

济南民主人士和邓相超教授并没有交集,甚至以前并不知道这个人。但是看到毛粉们对邓教授的无端攻击后,非常愤慨,他们在网上不约而同的表示去山东建筑大学声援邓教授,不能让这些文革余孽肆无忌惮耀武扬威。于是济南的民主人士邵凌才、张月、王传辉、于新永、郭立喜、刘金明、王志刚吴宝山、刘帅、黄承彬、许李有、高新年、张新等十几人在门外北侧静静地观望。后来河北的牛领钗大姐、济南的张金凤、程韵琴、雷布娟、张燕等也来此助阵。

9点时分,来自聊城市的独立诗人鲁扬先生举着“坚决捍卫邓相超教授的言论自由权利”牌子从北面闪亮登场,气宇轩扬。民主人士赶紧迎上去寒暄和照相,警察国保看到后立即上前把牌子抢了过去,那些毛粉看到警察的动作似乎受到了鼓舞,一拥而上要对鲁扬动粗,我们几个与其争辩,可这些人丧失了人性,劈头盖脸的就打人,拄着拐杖的邵凌才被打,年老体弱的张月被打倒在地,身患高血压的王传辉被打出了血,60余岁的郭立喜被他们拿着棍子追打,最严重的发生在鲁扬身上,他被毛粉们围在墙根雨点般拳头向他击打,后在两个警察的劝解下才得以脱身……

事件发生前后,警察和国保多次劝邵凌才等离去,但殴打的发生说明现场警力明显不足,他们控制现场的能力很弱。当王传辉、鲁扬被几个警察护着到校园里面去之后,才有警察得到110通知匆匆拿着盾牌赶来,这时候大批毛粉已经蜂拥到了校园了,其中有一对轻年男女喊着拥毛口号跟着进去……

网上知道我们被打之后,十多个济南的维权人士(还有外省来的牛大姐)陆续赶来看望,十点多的时候我们在校门口接到王传辉和鲁扬先生一同散去……

中国毛粉近年的迅速坐大无疑与幕后势力的暗中支持和默许分不开的。济南毛粉的代表人物王本友就在公开演讲中说:派出所传唤我时警察就说,你如果上山打游击我们警察百分之七十的会跟着你!济南的红歌会集会有警察维持秩序,他们每天的扩音喇叭、大小字报、非法印刷品广为散发却大行其道。如果XX功、什么普法宣传、什么公民社会宣传、独立候选人宣传早就杀无赦了!

这次毛粉从校门口到邓教授家门口演讲、打人、举蜡像、拉横幅竟无人被追究。当局是否需要这些人站台,充当打手,或者什么浑水摸鱼的筹码,是令人疑惑的!

当局的这个如意算盘无疑引狼入室自取灭亡。文革余孽周身沸腾的是打砸抢的血,做梦都是打土豪分田地,消灭权贵资产阶级,为了个人利益可以毁灭一切消灭一切,破坏一切社会秩序和法制,他们打着毛泽东思想共产党的旗号,最大的愿望是清算权贵利益集团。也因此扩散到全民族的灾难!

而崇尚普世价值,培育公民社会,推进社会民主进步的民主人士,才是保护公民生命财产安全,维护社会长治久安的中华民族的脊梁和真正可信赖的力量!

附:

鲁扬《此次声援邓相超教授是有意义的》

我认为此次活动是有意义的。

在民主进程中,毛左是一股反对势力。民主派应该起来与其对抗,让他们知道来自民间的反对力量。

在与他们对抗中,会教育了一批人——因为他们大部分因无知才成为“毛粉”。同时让外围的人一批也了解一些真相。

更主要的是,这是一次公民行动,对自由各派来说是一次很好训练机会,是一次街头运动的演练。

此次活动不是针对政府,没有什么大的危险。因此,参与者,包括邓教授,是没什么危险的。最大可能拘留几个人,毕竟给政府添乱了。

邓教授是不党员,是民主党派人士,好像民进党。是他们党内的高官。处理他,政府是要考虑的。而且,做为一个近六十岁的老民主派,他应该比我们更知道反毛的后果——他的安危,他应该知道的。

山东鲁扬于山东建筑大学西门回复朋友们

2017.1.4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4/20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