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中共海军在公海非法劫走美国海军的无人潜航器。十七日,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在他的推特账户上发文谴责中国在公海行窃。特朗普最初的推文把“前所未有”的英文“unprecedented”误拼成“unpresidented”,经网友指出后,特朗普很快重发这条推文,改正了拼写。这本来是一个人人都会偶然犯的小小拼写错误,中共官方媒体却大肆炒作,暗中鼓励网民嘲讽特朗普。然而,对于中国大陆网民嘲讽习近平口误,中共网络监管却痛加围剿,甚至动用警察实行刑事拘留。

英文拼写小误无需大惊小怪

很多中国大陆网民和海外华人网友认为对于特朗普拼错不必大惊小怪,因为谁都犯过拼写错误。他们说,“英文中打错字,非常普遍。这是拼音文字的特点,没有任何一个美国人会为一个小小的打字错误而小题大作。”“一个单词拼写有误就是文盲啦?特朗普在大学可是高材生,很聪明,很勤奋的。”“习近平‘宽衣’才真正叫有文化,这总行了吧?”

中共官媒推波助澜嘲讽特朗普

中共官媒推波助澜、暗中鼓励读者、网民嘲讽特朗普拼写错误。十二月十八日,《观察者网》发表文章,借机诋毁特朗普。同日,《环球时报?环球网》第一时间对于特朗普拼写错误进行了报道,诱导中国大陆网民跟风揶揄。

对此,笔者的一位朋友感到错愕,反问:让把“宽农”读成“宽衣”的人当中国总统(中国国家主席的英文意译president也即总统),这些被洗脑、或被误导的人是不是更放心?

在中国大陆,对于网民嘲讽特朗普,网络监管没有删帖,更未请言辞尖锐、风格泼辣的网民“喝茶”。有的网友开玩笑说,这充分体现了中国“网络自由、国家民主”。

官网围剿网民嘲讽习近平

然而,对于网民嘲讽习近平口误,中共网络监管部门完全是另外一副嘴脸,而且全力以赴,大加围剿。二○一六年九月三日,在杭州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开幕式上,习近平引用古文“轻关易道,通商宽农”时,把“宽农”读成了别具含义的“宽衣”。随即,网络审查的“行动部队”就大举出动了。领导人的口误全世界都有,可闹出笑话后的那种严肃“执法”,仅中共这边独有。中共的特色是领导人闹了笑话之后不许百姓笑,仍旧逼迫臣民说我皇圣明。事后,中国大陆社交媒体微博已无法搜索到“通商宽衣”一词,因为屏蔽了所有相关内容。

在此之前,《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把习近平吹捧为“善于运用古代典籍、经典名句来阐述思想。诸子百家,唐诗宋词,信手拈来,寄意深远”。为此官方还出版了《习近平用典》,并召开了发行大会。没想到,习近平却在二十国集团峰会上丢丑,搞穿帮了。但是,老百姓对“宽衣”新闻有兴趣,于是,街谈巷议,微信网聊,热闹起来。而中共网络管理部门则不断删帖,进行了强力的拦网和屏蔽。

“宽衣”事件的“负面效应”很快在网上发酵。除了网络警察加班加点应付刑事警察也紧急出动,到处搜寻漏网的不敬网民。有一名在北京的媒体记者,由于在微信朋友圈传这段习近平出丑的视频和文字,被公安带走问话。与此同时,因为有关视频被传个不休,更多的二传手,即跟帖者或转贴者被公安请去“喝茶”。

美国网友自由调侃特朗普

美国是民主国家,网民享有充分的言论自由。网友对于特朗普推文拼写错误的热议,再次有力地证明了美国的确是民主、自由的国度。有网友说,“文盲总统”名垂青史。特朗普又创造了一个新词儿──“很不总统”。美国著名游戏《红色警戒三》中扮演天皇的演员乔治?竹井在推特上嘲讽:特朗普删除了原文,但比不上我存得快。我们希望他很快就变得“不像个总统”。

在美国,没有为国家领导人掩饰错误、或为政府首脑的错误辩解而维护他们威信这一说;更无紧密地团结在国家元首周围、与中央保持政治一致的号召、命令。因而,像往常一样,美国网络管理部门没有干涉网民对于特朗普拼写错误的嬉笑怒骂。对于言辞尖锐、泼辣、挖苦的网友,网络监管当局没有请他们去“喝咖啡”,因为法律从未赋予他们这种权力。当然,如果有网友就此发表言论,威胁特朗普人身安全,那就另当别论。

特朗普亲写推文不用秘书代劳

特朗普在他的推特账户上发文,说明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他确实是亲自撰写并发出,而非由其秘书代笔。有亲中共的华人网友质疑,“能确认他的博客真的是他自己写的吗?不会是授意别人输入,例如他老婆波斯尼亚母语,他儿子十岁学生?”这是以中共的逻辑思维,来套用在特朗普身上。

美国人崇尚独立自主,能够自己干的事,就不依靠别人。在竞选总统之前,特朗普就经常推特发文。在竞选期间,特朗普在推特上更是笔耕不止。在竞选获胜后,特朗普首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将会减少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消息的频率。笔者预期,就任总统之后,因为公务繁忙,他的推文将会减少,但不会停止。当然,由于总统身份缘由,他不会继续放言无忌,而会措辞谨慎。

有海外华人网友慨歎:“有些所谓国家领导人连写博客的勇气都没有!”另有海外华人网友发问:中国领导人敢于登上推特发文吗?即使推特发文,那肯定由秘书效劳,而且会为此组织专门的写作班子。

让我们再来看习近平的口误,暴露了两个问题。第一,习近平把“宽农”读成“宽衣”,说明这个讲稿不是他自己写的。甚至于,他事先根本没读过稿子,也不关心稿子内容。第二,习自己并不知晓“通商宽农”用典何意,习也没意识到“宽衣”不仅是个大笑话,而且十分不雅。

更为重要的是,通过比较,我们可以看出美国与中共各自对于特朗普拼错与习近平口误的善后处理,均分别极具美国民主特点和中共专制特色。

争鸣2017.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