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5日,芭蕾舞《红色娘子军》将在慕尔本的艺术节隆重上演。半年前,此广告已铺天盖地澳中皆知。

墨尔本艺术中心首席执行官Claire Spencer说:“墨尔本艺术中心为此次能够在墨尔本独家呈现中国芭蕾舞团这一标志性的作品《红色娘子军》感到非常荣幸。”

芭蕾舞《红色娘子军》描述了农村妇女吴清华加入红军后,对地主南霸天进行复仇,对农村士绅展开抢劫和屠杀的一段历史。那么,红军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一,打土豪分田地杀无赦

红军在征兵时打出最著名的口号是:“你想有饭吃吗?你想种地不交租吗?你想睡地主老财的小老婆吗??赶快参加红军吧!”红军著名将领贺龙在参加党的七大时的履历表上写着:“1917年底,我曾用两把菜刀发展到百余人的队伍……”据《中国观察》介绍:红军从1927年秋收暴动开始,一直是沿袭“打土豪”的办法来解决军粮军饷。他们每到一地,便把那里的地主通通杀掉,夺取他们所有的财富。国民政府人士称:“红军攻陷长沙后,二十八日满城起火,抢掠财物,见人即杀。而杀人方法,亦倍极惨毒,有生剥其皮者,有投之火中者,以大刀砍杀者尚属优待……计自二十八日至八月一日,杀人在五千以上,街道河流伏尸为满。”

二,绑票撕票毫无人性

1934年12月6日,红军方志敏的部下绑架了美国传教士师达能和史文明夫妇,要求他们付赎金大洋2万元。传教士夫妻面对淫威不肯低头。恼羞成怒的红军被拒后,将两人押往刑场用大刀砍下他们的头颅。他们还想对仅出生二个月的婴儿爱莲也下手,因被他人施救而幸免。方志敏参加红军后杀人杀红了眼,就连一直救济他全家生活的叔叔都不放过。1925年,他不顾跪地父母的请求,亲手砍下了叔叔的头颅。

三,种植罂粟烧制鸦片

1944年9月5日,红军战士张思德在安塞县烧鸦片,因窑洞塌方被砸而身亡。毛泽东誉他“死得重如泰山”。《延安日记》的作者是苏联人彼得·弗拉基米洛夫,当时以共产国际驻延安联络员兼塔斯社军事特派员身份进驻延安。他《延安日记》写道:“……到处在做非法的鸦片交易。例如在茶陵,远在后方的一二零师部,拨出一间房子来加工原料,制成鸦片后就从这里运往市场。为此,政治局已经任命任弼时为鸦片问题专员。”在捍卫民主的同盟国和坚持独裁的轴心国交战之际,红军不在前线浴血作战,却在大后方烧制鸦片毒害人民,其无耻可见一斑。

四,私通敌寇出卖民国

2016年11月,日本筑波大学名誉教授远藤誉撰写的《毛泽东与日军共谋的男人》一书在日本出版。作者远藤根据她收集的中国、台湾、日本三方面资料,来论证中国国民党军队抗日时,红军领导人毛泽东率领的中共与日本驻上海的特务机关-岩井公馆合作打击国民党的史实。1972年9月27日,日本首相田中角荣(Kakuei Tanaka)访华,就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侵略中国道歉,红军领导人毛泽东说:“感谢日本侵华……八年抗战中间,我们军队发展到了一百二十万人。”红军在历史最紧急的关头,帮助邪恶的轴心国对抗同盟国,其罪其恶可圈可点。

综上所述,红军贯彻的是纳粹的极权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红军就是ISIS的极端的宗教恐怖组织。芭蕾舞《红色娘子军》对暴力的痴迷,对仇恨的膜拜,对强权的颂扬,对杀戮的赞美,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挺胸,跺脚,瞪眼,咬舌;以大腿做机枪,以人体做炸弹,整部芭蕾舞渲染杀人,提倡复仇,完全背离了基督教的宗旨,颠覆了澳洲的立A国之本普世价值。

想当初,多少中国人受了“红色娘子军”的荼毒,一个个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后义和团”;我母亲中了“红色娘子军”的蛊惑,揭发了要偷渡香港的弟弟,最后她弟弟惨死在中国的“古拉格群岛”。

芭蕾舞《红色娘子军》如一条斑斓的响尾蛇,大摇大摆地游进伊甸园;芭蕾舞《红色娘子军》如一朵绚丽的罂粟花,摇曳绽放在慕尔本舞台。这是红潮的蔓延还是“艺术的交流”?这究竟是澳洲的荣幸,还是澳洲的耻辱?

2017.01.1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