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洋事件的官方裁决加深中国滔滔民怨

雷洋案中涉事五警免于起诉

雷洋案中涉事五警免于起诉(网络图片)

2016年圣诞前夕,中共的不要脸神功又再次得到出神入化的表演。正如圣诞是释放上帝仁慈、怜悯的信号,是耶稣基督将爱洒满人间的时候,魔鬼也每每在这样的节日要伺机下手,荼毒人间。所以每每到圣诞和新年左右,世界媒体与互联网民一定要警惕中共出台的裁决和法规。魔鬼既然能在人间的欢乐中撒下毒药和鲜血,专制独裁政党也会利用圣诞与新年来暗度罪恶之“陈仓”,瞒天过海。

12月23日下午,中共北京检察微博号就雷洋案作出“权威发布”,称“依法审查认定邢某某等五名涉案警务人员符合玩忽职守罪构成条件,综合全案认定犯罪情节轻微,依法作出不起诉处理”。

北京检方历时多月,弄出的“事实”是:“2016年5月7日晚,根据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专项行动部署,东小口派出所时任副所长邢某某带领民警孔某、辅警周某、保安员孙某某、张某某等人在昌平区龙锦三街涉黄足疗保健店附近执行便衣蹲守、打击任务。当晚21时许,雷某在位于龙锦三街23-13号的足疗保健店接受有偿性服务离开时,被邢某某等人发现。因怀疑雷某有嫖娼行为,邢某某等人立即追赶,示明警察身份后进行盘查。因雷某试图逃跑,遂对其拦截并抱腰摔倒。在制服和控制雷某过程中,邢某某等人对雷某实施了用手臂围圈颈项部、膝盖压制颈面部、摁压四肢、掌掴面部等行为,后邢某某违规安排周某、孙某某、张某某独立驾车押送。在车辆行驶至龙锦苑东五区南门内丁字路口西侧转弯处时,雷某试图跳车逃跑,并呼喊挣脱。邢某某等人再次对雷某进行制服和控制,并使用手铐约束,再次向雷某示明身份。其间,邢某某等人对雷某实施了脚踩颈面部、强行拖拽上车等行为,致使雷某体位多次出现变化。后雷某出现身体瘫软和不再呼喊挣脱等状况,邢某某等人在发现雷某身体出现异常后,未及时进行现场急救、紧急呼救和送医抢救。待后送到医院抢救时已无生命体征,于当晚22时55分被宣告死亡。经委托司法鉴定机构鉴定,雷某符合生前胃内容物吸入呼吸道致窒息死亡;本例吸入性窒息的形成不排除与死者生前在饱食状态下,因执法过程中的外力作用和剧烈活动以及体位变化等因素有关。事发后,邢某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做虚假陈述,引发公众质疑,并与其他四名涉案警务人员故意编造事实、隐瞒真相,妨碍侦查。”

而检方的裁决是:“鉴于邢某某等五人系根据上级统一部署开展执法活动,对雷某执行公务具有事实依据与合法前提且雷某有妨碍执法行为,犯罪情节轻微,能够认罪悔罪,综合全案事实和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之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决定对邢某某等五名涉案警务人员不起诉。”

在公检法都为中共党天下控制的中国,检方做出的这个决定一点也不出乎我的意料,一点也不让我感到奇怪。贵党如果不想尽办法呵护手下的奴才与家丁、打手兼杀手,贵党如果能突然变脸,做做样子,打家奴两板子,反而倒出乎我的意外,要重新考量共党的治国方略了。

所幸,贵党一如我的预料,在日暮途穷、倒行逆施的道路上狂奔,还从中释放出许多让渴望中国民主自由人士欣喜的信号,且听我一一道来。

与历次民意汹汹的事件在圣诞、新年前后结案一样,这次时机依然恰当,依然是恶人做坏事,鬼子进村,要悄悄的,指望不要激起舆论反弹。

但这一次裁定,又尤其厚颜无耻与肆无忌惮,连几个家奴像样子的惩罚都不做,说明要护犊子、护短到底。铁下一条心,昭告天下民众:“我是流氓我怕谁”,老子坦克、冲锋枪、镇暴车在手,“有兵在,不怕!”

网上半年来的民意汹汹,指向邢副所长等五个警察,似乎民意就能将这些谋杀嫌疑人绳之以法。但吃瓜群众们的智商显然都不够用,你们也不想想,邢副所长们是党国机器上的什么?

党国的杀人机器一如作家卡夫卡的《在流放地》中的杀人机器,邢副所长等人就是杀人机器上的“耙子”和“钉尖”。

目前,中共国里的民怨滔天,各种利益诉求与党国的特权冲突,不说要求民主自由的那帮子人,且说什么拆迁受害的、下岗买断的、冤民上诉的(中共谎言曰:“上访的”),都是需要维稳监控的。网络传言中共有四万人的监控名单,在老夫华逸士看来:“尔等太幼稚了,上了周永康活埋名单的人或许有两百个,上了公安部监控名单的人或许有四万名,中共现而今要监控的,恐怕要以成亿计算,除了皇家党卫军和特权利益集团,除了那些在雾霾中跳僵尸舞的广场大妈,中国奴隶们谁不在中共的监控之中呢?即使特权利益集团金字塔塔尖的那些人,也都互相提防,说不定哪天就自己沦为林彪、王立军,以及郭、徐、令、薄这些阶下囚,让秦城监狱成里北京第二动物园与狮虎山。”

基层警察正是看押奴隶们的得力打手。北京的派出所警察,压力尤其繁重,不仅要对付正在增长的持不同政见的异议人士,而且每逢共党做寿开会、做堂会庙会,(比如每年春天戏子云集、花瓶叮当的吃喝捧场“二会”,比如国殇日“十·一”的维稳,比如中共明年的党代会或者传宗接代会,讨论掌门、帮主、香主、堂主人选会),基层警察就累个贼死,做为警方“护城河工程”的砖石,为主子们立下汗马功劳。

维稳时代的中国警察,已经完全堕落为中国版的“禁卫军”,而中共帝国也在重复罗马帝国衰亡史上惊人的一幕。罗马帝国衰亡时期,禁卫军不仅军饷胃口大,而且纪律松弛,但帝国皇帝都是呵护纵容有加。哪怕罗马民愤滔滔,帝国皇帝枪在手,兵在,不怕。暴君们杀民众、杀同僚杀得血手通红,肆无忌惮,唯独不敢得罪禁卫军。

今日之中共朝廷,百万军队和武警“雄狮”,看住全中国数亿奴隶,无数警察、协警、辅警,正是为奴隶和屁民、贱民们“量身定做”的。从江、胡到习,无数共产党外围组织,被甩出利益核心圈,我称之为跳政治脱衣舞,但共产党的核心利益组织,比如军队,比如公检法,那些待遇不是年年看涨吗?加薪晋级,不是常有的事吗?一如罗马帝国犒劳其禁卫军,又如东朝鲜的“先军政治”,全国奴隶饿得哀嚎不已,可曾饿着军警一毫?

邢副所长正是赶上了西朝鲜的这大好时光。一个派出所副所长,得看出昌平那片多少异议人士?请注意:检方说明,邢副所长是执行上级布置的专项行动中出事的。这个专项行动是什么呢?是抓嫖致富吗?是罚款捞钱吗?还是盯住异议人士的彻夜行动?

熟悉罗马帝国衰亡时期的财政和中共的财政的人,都应该知道,中共这头权力怪兽,其扩张膨胀,要靠裹挟更多的家丁打手,但这些辅警、协警都需要银子喂养,编制内的警察血口还没有喂饱呢,哪里去找银子呢?于是,“正能量”小清新、体制中上进青年的裤裆就被“人民警察”盯上了,到了这些吸血鬼要吸血的时候,别说雷洋的精子能整出来,雷政富、雷锋、薄熙来、令计划、郭伯雄、周永康等人的精子一样能整出来。

雷洋案这样引动舆论风潮的大案,中共决策层这几个月想必绞尽脑汁。最后的裁定,就是中共目前治国方略的最好注脚。顶住民意,死磕民意,死保家奴,不与民意死磕到底不行了,维稳还得靠这群家奴!这是风雨飘摇中的中共最现实最有利的选择。如果放过邢副所长等警察,导致民怨积淀,但那也得有个发酵期,何况中共对奴隶们了如指掌,除了个把人大校友举牌,除了网络喷口水(堵口删帖机器及时顶上),民众目前办法不多;而抛弃邢副所长等警察,严惩他们,会立即造成骄奢的警察队伍的怠工,其后果立即会显示出来。惩治了邢副所长,下次民众示威游行,谁愿意出脚踩住民众的面部?谁愿意打得民众头破血流?谁愿意开枪扫射?堵住了邢副所长们抓嫖发财的路,下次需要对异议人士监控、逮捕、盯守时,哪个奴才与家丁愿意彻夜行动?!

两害相较取其轻,魔鬼的心肠虽然歹毒,但智商和手段比吃瓜群众不知高出多少段位!

从孙志刚、邓玉娇到雷洋案,从崔英杰到夏俊峰再到贾敬龙案,我们可以观察出中共不同时期施政的风格,也可以看到不同时期独裁者的品味、个性与爱好。孙案邓案在面瘫帝胡锦涛与政治影帝温家宝的时代发生,危机没有当前迫切,况且孙案邓案的当事人均是外地边缘小吏,故而与民意眉来眼去,顺水推舟,皆大欢喜;而到了习宽衣帝的时代,危机越发迫切,加之习宽衣少年时正是生活在战天斗地、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时代,宽衣帝对内对外都一身横肉,横着发号施令的时代,下面的人揣摩上意,觉得强硬才是升官晋级的正道,故而贾敬龙之必死,而邢副所长等人之必放,可知也。所以,在中共朝廷治下,杀警杀官杀走卒狗腿,必死也(崔英杰杀城管而自己不死,是因其前士兵的身份起作用);而被警被官被走卒被狗腿杀,就当是“嫖娼阵亡”了吧,别人都能躲猫猫死,喝开水死,你一个“正能量”,一个“小清新”,一个“岁月静好”,怎么就不能“吃饱死”?

“干你我随意,我随意干你,随意我干你,我干你随意”。翻手为云覆手雨,暴力机器和谎言机器都操纵在那些随意干你的集团和人的手中。说你嫖娼,你断断不能不嫖。你的墓志铭,只能是奴隶和嫖客二选一。对于党国朝廷劳苦功高的邢副所长,当然必须不予起诉了。

妓女或可从良,山贼土匪断无悔恨自新。落草流寇或可招安,庙堂诸公绝不金盆洗手。一切政改的神话,到此都可破灭。一切和平转型的梦呓,到此都成屁话。雾霾的地狱之中,即便不是革命风雷激荡,也难免有人要学习一万遍杨佳,学习一万遍《V字仇杀队》了。何况公安部那群“高智商的精英”,“食肉的睿智团队”,又怕洗脑吃瓜群众还不傻,还傻得不够,制作《谁扳倒中国》视频,到处传播,这原本是要销售恐惧,用饿肚子来恐吓党天下的奴隶,警告他们不许妄想妄动。但教材的力量是无穷的,对那些不满时局、心怀异志的人士而言,这简直是教育民众怎样发动一场“颜色革命”的反面教材了。

雷洋案是又一个分水岭,是又一个里程碑,今天,霾国霾朝那些为雷洋鼓与呼的人士,又被中共公然打脸了。中共的警察邢副所长们不仅谋杀了一位青年,而且几乎是“光荣凯旋”。检方的决定连犯罪嫌疑人都不称,仍称之为警务人员,对雷洋的名誉和魂灵第二次谋杀,而互联网、微信上对帖子的堵截与屏蔽,是对中国人言论自由的第三次谋杀;在这罪恶昭彰的谋杀深渊中,这些谋杀共犯一起出演着波澜壮阔的话剧。

大黑暗、大血腥、大野蛮的时代也许还要持续一段时日,但谁能否认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呢?尽管我们为雷洋家属悲痛,但我们要对中共检方的作为大声喝彩,“你们,才是民主自由渴望者们的无意识的潜在盟军,你们才是混进中共队伍中最有力的第五纵队。你们做出的英明决定,毁掉了多少傻逼和被洗脑者对中共的信心,让更多的人对中共绝望,让中共禁卫军——警察们更加骄横跋扈,肆无忌惮,无恶不作,这样,民愤更加广阔蔓延,黑暗到深夜,黎明还会久吗?”

古人曾有咏《赵高》一诗:“当年举世欲诛秦,那计为名与杀身!先去扶苏后胡亥,赵高功冠汉诸臣”;又有:“大贾灭赢凭女子,奇谋兴汉讵萧曹?留侯椎铁荆卿匕,不及秦宫一赵高!”

中共北京检方,你们就是当代暴秦的赵高啊!那些人权斗士、民主人士、关在监狱中的良心犯和异议人士、流亡海外的游子们做梦都完不成的任务,你们举手弹冠之间做到了,瞧,你们又很风度翩翩地给中共专制骆驼加上了一根稻草,政治无比正确,姿势无比优美,来,继续,继续加几个……

2016年12月23日急就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14/20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