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义龙:母亲,不亏一个伟大的名字

Share on Google+

梦莹

今天。枞阳县医院。

梦莹进产房前。

记得过去生日,母亲总要煮一只鸡蛋。每年一度。母亲也总是说,儿的生日母的难。其实母亲即使不说,做儿子的,也觉得母亲不容易,尤其她那个年代。

但,对儿的生日母的难这种说法,实在没有感觉。在我们的经验里,见到的母亲,特别是刚刚生孩子的母亲,都忒骄傲,一脸荣光,哪怕看起来有些疲惫。更或许,这个时候,凡见刚刚生孩子的新母亲,无不欢呼雀跃,如此很多真相都被遮蔽了。我记得那时候,只有在一个新母亲,生的是女儿的时候,才见到母亲脸上的悲凉。不过,母亲的苦难,真的是没有感受。

这次梦莹生孩子了,过程是惊心动魄。就说痛吧,看起来男人一样大大咧咧的梦莹,终于显露小女人的本色来。不见我(她母亲来陪护,我让出铺位),深夜颤巍巍的跑来:要生了要生了。然后就蹙眉扭腰,痛苦不堪。见了我,正如她说,更痛!还真的更痛!我知道她的心理:不过寻求慰藉而已。

痛的时候,梦莹就说,再也不要生了。过了一会,又说,下次生孩子就知道某某云云。

希望怕痛的梦莹,顺利的诞下我们刚刚认识的时候就已经取名乾的孩子——乾,纪念梦莹家乡乾县也。

梦莹一直渴望做母亲,可能不知道做母亲是要经过八卦炉的,也只有经过了八卦炉才配母亲之名吧!梦莹很指望乾,付出这么多之后,当然有资格指望。我们曾经开玩笑:挪咤带了乾坤圈和风火轮来见他的父母,我们的孩子呢?我说:我们的孩子更厉害啊,口含天宪!因为姓吴啊,吴,口含天宪的简省。其实,我真心希望的,不过是,他能成为他母亲的慰藉而已。

祝福,梦莹!加油,梦莹!

2017.01.16

阅读次数:1,62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