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有关生与死的断想

Share on Google+

——谨以此旧作祭奠人类共同的灾难

老酒葫芦2 2019-01-28

一生要走多远的路程
经过多少年
才能走到终点
梦想需要多久的时间
多少血和泪
才能慢慢实现
~Beond《光辉岁月》国语版歌词

我们的世界表面上一切祥和,转瞬间便会改变你的一切,人类在上升阶段的巴尔扎克曾放言:我可以摧毁一切障碍,仅仅几十年后,到了卡夫卡的城堡里,他说,一切障碍可以摧毁我。进入20世纪直至21世纪,人类的摧毁能力越来越强,而抵抗摧毁的能力越来越弱。一颗原子弹可以毁掉一座城池,一次撞机可以毁掉一座摩天大楼,一次瘟疫可以哀鸿遍野,一次地震或者海啸可以把一切夷为平地……

相反我们的建设要艰难得多缓慢得多,培养一个贵族要几代人的共同努力,打造一个城市要多少年的不懈贡献,建立一个新次序要经过多少次生死折腾,保持我们的优良传统又要承载多少个寂寞的燃烧,抵御多少次无边的诱惑。我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们总觉得自己做了许多有悖上帝的事,否则人类为何一次次遭受惩罚,心灵和肉体的无休止鞭鞑,生态环境的日益恶化,马克思担心的或许不至于致命,卡夫卡、萨特担心的异化和荒谬还真应验了。难怪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北岛曾感言:假如到处都是残垣断壁,我怎么能说,路就在你脚下呢?

毛泽东曾说,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老人家死后不多年,我们的先锋诗人则说,中国人活都不怕,还怕死吗!现在我要说,其实人的本质是既怕死又怕活,只是我们更多时候不敢面对自己,于是逃避成了我们的共同追求。谁敢生死不顾的拷问自己的灵魂,谁敢一览无余的超度自己,谁敢让自己的一切走到阳光下,我敢说,谁就是当代英雄。

活着,我们活着,仅此而已。生命尽管生生息息,明天的太阳尽管依旧高悬,但对于我们自己,我们自己或许只是(其实真的是)一颗低到尘土里的尘埃,无声无息。我们生活中,造物主的一个喷嚏抑或一个懒腰都会让我们粉身碎骨。每一次突如其来的灾难都会让我们泪流满面,都会让我们感慨生命之轻,轻于飘渺之仙乐,我们太过微不足道。灾难过后一切都是烟云,一切都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我们照旧接纳平庸或折腾自己或浑浑噩噩的行走,或日复一日自我的麻木直至瘫痪或坚强。

没什么好说的,即便是堕落,也会有灿烂的一瞬,即便是微笑,也会是缤纷的一个小红点,活出自己的精彩和无奈,哪天见到上帝你不至于为自己的蹉跎岁月惋惜,至少你会说,我活过了,对于这一遭,我不虚此行,这就够了。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阅读次数:1,53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