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令加拿大国际友人于大年三十晚回到祖国大陆,这大概是他多年以来,第一次回家过年。无独有偶,2月10日,2017年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召开,会上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作了题为《不断强化“四个意识”牢牢把握稳中求进协调推进资本市场改革稳定发展》的讲话,表示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这也就是说,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还会有更多的国际友人回家“过年”。

然而,近一段时间以来,网络突然流传出这么一个说法,那就是请国际友人回家过年的意义除了为净化资本市场的纯洁之外,还应该让仍未昭雪的朱令案重新回到公众的视野里来,继续得到大家的热心关注。

作为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偶尔发生几起所谓的奇案、恐怖案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其中,有三个奇案引起全国轰动与关注,它们分别是甘肃白银市系列强奸杀人案、清华大学朱令被投铊毒案以及南京大学碎尸案。白银市系列强奸杀人案因为DNA检测技术的飞跃发展,最终得以告破。南京大学碎尸案则至今没有头绪,并且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可能都无法侦破。而朱令被投毒案随着加拿大国际友人的回归,到底还是要重新揭开神秘的面纱。

朱令和加拿大国际友人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一个能够直接操控8500亿财富的资本大佬,会和一个智力低下且无法开口说话的投毒案受害者有关联?所有的一切,显然需要警方努力侦查才能得出答案。一个至今不能被证实的传奇说法是,加大那国际友人在学生时代,因为感情纠葛,意外导致朱令的姐姐吴今身亡。之后,朱令可能通过蛛丝马迹猜测到姐姐身亡的真相,并告诉了自己的高中同学,而这位高中同学正好又是国际友人的好朋友。于是,在国际友人的授意下,这位高中同学决定杀人灭口。之后,连续两次对朱令进行了下毒。然而,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尽管下毒的剂量大大超过了致死量,朱令没有被毒死。当然,铊毒的后遗症导致她永远丧失了语言能力以及智力低下——即便如此,这是不是上帝有意为朱令案留下沉冤昭雪的那一天呢?

不管上面的传奇说法是否可靠,是否真实,既然国际友人已经回归,那么有关办案部门,理应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对朱令的姐姐吴今与国际友人之间的恋爱关系进行查证、核实。俗话说得好,事出反常必有妖。吴今当年无缘无故掉进悬崖,既然不是自杀,就应该考虑是否他杀,仅仅用意外来解释,是不是过于随意些呢?至少不够严谨吧。

当然,尽管我们期盼有朝一日能够抓住朱令被投毒案的凶手,我们也希望警方能够对所有可能的线索进行追踪与调查,但不能违背的一条原则就是,一切都必须在符合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进行。我们显然不希望,因为网络舆论把朱令与国际友人联系了起来,就认为,国际友人真的就是幕后的凶手。不放过一个坏人的前提,首先应该是不冤枉一个好人。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朱令案在网络一共经历了三波炒作热潮。分别发生于2002年、2005年和2013年。2002年是互联网方兴未艾时代,2005年是互联网论坛时代,2013年是互联网微博时代,如今,进入互联网微信时代,朱令案因为国际友人的回归,再度引发关注,这当然是一件好事。有时候,围观也是一种力量。并且,由于微信自媒体的特殊性,舆论操控变得相对困难,朱令案不再如当年那般,一边倒地把矛头指向她的同寝室室友孙维。这显然也是时代进步的一个体现。而一个凶杀案件的最终侦破,往往与时代是否进步有着密切关系。时代进步,有时候并非指破案手法的进步,更多的是指社会更加的文明、制度更加的完善。

最后,还要说的一点就是,或许这一次对国际友人的调查过后,朱令案依然不会有满意结果,我们也不要灰心。毕竟,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凶手最终会在未来一个机缘巧合下,现出自己的原形。至少,我个人坚信。

2017年2月13日于株洲家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