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年初八夜晚艳遇记(六)

Share on Google+

六、

陆文,该女士叫郑晓灵,不像你所说的陈小琳,她也不做净水器生意,是卖轮胎的。一千元的交易,我为你高兴,因为这证明你嫖了娼,而不能说你强奸了,这是你的救命稻草。当然你要明白我们有能力让陈女士告你强奸,而不提起你给她的一千元。你态度好的话,允许你在嫖娼与强奸两个罪名中选择,或者跟我们合作写悔过书,当夜就放你回家。直到现在,没搜你身,没扣押手机,没动手动脚,说明我们也不想把事情搞大,还是把你当作人民内部矛盾处理的,我们对你有信心,你是属于可以教育好的一类人,只是下笔没有轻重,分不清写作的边界而已。写悔过书,这并不需要你出卖谁,只要封笔就行了,写风花雪月山水游记的文章还是可以的,比如微风吹拂波光粼粼的银河,太阳照亮光明磊落的阴影。继续顽抗没用,不让你睡觉,不给你喝水,你坚持不了三天。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哭泣求饶,不是懦弱,也不是意志脆弱,而是这一切超过人的忍受极限,你晓得饿得发昏,求一只馒头吃的滋味吗?连打几十记耳光,打得晕头转向的滋味吗?他们的自我抹黑和屈服,跟动物危急时断尾求生一样,算不上耻辱。你考虑一下,有些你不知道的,隔一会可以让你知道,让你明白你当前的困境。

我们客观分析了你目前的处境。就郑晓灵跟你财务往来分析,你是第三世界、弱势群体,一直是她施惠的对象,直白点说,你是她的妓男或面首。她每次给你汇款,你都来者不拒,有时五百,有时一千,这种状况持久了三年,连我们的内勤望着这些汇款记录,都不相信世上有这样的痴情女子,图你啥呢,一个老老头,纵然靠伟哥支撑,也远水救不了近火。就你今夜发生关系,付嫖资一千元来看,你不要抵赖,人在做天在看,床单便是证据,你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嫖客。要是你不合作,我再次重申,我们最愿意一了百了给你按上强奸犯的罪名,所以你别无选择,只好由我们说,由我们摆布。简单一句话,哪怕是网友约炮,作案现场有现金来往,说你嫖娼,你也没办法。

你不要以沉默来表现你的固执,你也不要有幻想,为了国家利益,我们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是的,上面默许我们办冤假错案,宁愿日后平反。你攻击毛泽东,说他是党内第一个贪污犯,还说他借刀杀人,杀杨开慧,杀项英,这就是损害国家利益。你要知道,为了深藏宋庆龄这个共产国际间谍,斯大林把两个与其常联系的苏联武官干掉了,理由也是为了国家利益……我晓得你老江湖,有一定的反审讯能力,我们也承认有可能没法说服你,但相信你一旦心理崩溃,丧失了生的欲望,肯定把所谓的理想和脸面抛至九霄云外,回复到生命的本真状态。你先喝口水,陈检罗说完,递给我一瓶原封的矿泉水。

我有两个多小时没喝水了,小琳空调开了26度,再加上体力活动,我出了不少汗,所以启开封盖,一口气喝了小半瓶。有点尿意,向他提出,陈说,只怪你没系尿不湿,先看了你的演出再说吧。

陈检罗打开笔记本,以快进的方式,让我看了小琳房间里的精彩片段,有脱鞋的,有接吻的,门口的一幕也给我看了。这时我特别感觉小琳乳房出奇的大,它俩几乎盖没了整个屏幕,还闪闪烁烁的,这说明我对小琳胸大的直觉还是准确的,床上的零距离接触也证实了我的判断。我对她的评价是,的的刮刮是熟女体型。我强颜欢笑,说不稀奇,预先在房间里装许多探头谁不会?

说是这么说,心里一沉,因为该视频泄露了衙役的预谋,小琳的确是引我上钩的诱饵,我一阵痛苦。多年相爱的情人,朝思暮想的女人居然是我名誉的灾星、不幸的帮凶,我不敢想像。心如刀绞,头里昏沉,眼睛都湿润了。

陈检罗不动声色看我出洋相,他递给我餐巾纸,一阵温暖,他让我回到了前几年某个下雪天一起吃酒的状态,陈队酒量可好了,他黄酒,我红酒,上桌就干一大杯。他又播放我与小琳夜晚相遇的录音,那所谓邂逅的一幕。这时我才身临其境刘水的悲剧,才深切明白国家机器的无孔不入。屁民不过是网里的鱼,人家想吃捞上来就是了。只是不明白,按多年的交情,小琳就算被胁迫,为啥不以眼色暗示,让我逃脱陷阱,其人品简直不如电影《色戒》中的女主角,那男主角多幸福啊!

我又喝了几口水,冷静了一会,明白自己只有或牺牲创作自由,或吃官司这两种选择,于是对陈检罗说,你没说错,一个没有爱的男人,有啥必要为了务虚的政治观点,以及早已死掉的帝王,跟政府较劲,还不如与世无争安度晚年。再者,这个世界迟早烂掉,谁都无法制止它的腐烂,说着说着,我的泪水流下来了。

陈检罗稳操胜券,态度和蔼起来,他松开了审讯椅,让我小便,并邀请我跟他面对面坐在审讯桌旁聊天,还吩咐手下泡龙井,又一声连一声地叫陆老师。

江苏/陆文
2017、2、11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阅读次数:4,00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