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
你是我的雕花酒杯
那蜜一般的小人儿
让我宿醉一场

这一夜
你是远是近、悬飞何处
隐映的风筝啊
系我一生心怀

想念

昨夜
鲁米说
听我奉劝一言:
暂时抛却忧伤,
谛听福佑如何丰盛地掉落在你的身周。真主。
啊,真主
清晨你的仆人没有起床
他在寂寞的梦中想念这个古尔邦
他的灵魂像安达卢斯前朝的
阿兰布拉宫一样美丽
又颓废
寂寞继续统冶这个冬季

Eid-F2_thumb[1]

2009年12月8日星期二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