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紫3雷达,昆虫的复眼

我并不需要

我的视力,刚好够把星空看得很美

刚好看到玫瑰,花瓣喷涌

树叶呈现色彩的大门

地平线阻断了星宇坠落的悬崖

在这里,我获得的,都是视力所达的名称与概念

我视力所达,刚好是世界最美的状态

在这里,我拥有

一个白昼与一个黑夜

品尝一次生,体验一次死

中间翻涌着爱欲与悲伤的波浪

 

造物的隐喻

让我的生与死都自由如飞鸟

我与这沉朽的大地是一道光的距离

我像游鱼向水一样交付了自己的生死

我的眼睛飨有色彩

而我的手触摸衣服下的灵魂

我的三世和粮食的发芽、生长、成熟

可都是造物的同一个隐喻

我每天都在做着阅读灵魂的事情

就像把我的手放在一条河水里,无法停下来

我既无法留住什么,也无法摸到、打捞起什么

我追逐自己的灵魂

就像水流追逐远去的月亮

这条溪流,疲惫,欢乐,而无穷止

 

上帝的寓言说

雨水洼——地面打开的门

把另一个无限的天空呈现在向下的方向

我站在天空边上,将手伸进去

并不遥远:云朵的洁净,树的绿

无限深广的蓝,以及

海洋的吸附力

仿佛天堂之门就在脚边

就像刚推开黎明的窗子

我就要像那棵向下的白杨一样摇曳

这是暴雨宁静后,阳光明亮的时刻

我看到最清晰的梦幻

眼与心一起看到它

从皈依上帝寓言说的那一刻开始

上帝就常把我带到他的门窗之前

 

终南之雪

我用大半生弄懂常规,学习常识

却丢掉通往异乡的路

我忘记了另一种语言

它们也许在很早很早,最初的时候

像凌晨初懵的星星闪烁过

但一经闪耀,就熄灭了

我用生命的大部分空间

对付了一些拥挤而无用的事物

像穿过一条集市

然而走过这里,别无他途

只有极少的人

会望见终南之雪

 

时间的风仍是辽阔的

小小的甲虫,连同它壳上的七个点,是完美的

天空的布面,和连缀其上的星星,也已是恒久的

神造我,却要不停地变化与旅行

我的身体和内心在走着两条并行而不同的路

身体从幼小长大,又慢慢变老

而内心的轨迹,经过了多少山峦,平谷和波涛

穿越与到达的路程这样漫长而曲折

以至我无事可做,停下来时

以为坐在了平静持杯的死亡面前

时间的风仍是辽阔的

上帝的手中持有一枚种子

在阴雨潮湿的天气就会发霉

我长长的一生所履行与实践的

也许正是他创造与修正的旨意

来源:诗人文摘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