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眼泪是一种声音
它的形状将会象一把伞

谁曾在雨中独自哭泣
或欲哭而未哭
风停下
催促的人却已回来
他必定会忘记这个时刻
当老练的太阳施以一记伪善的抚摩
只要有足够的耻辱
拳头里就会有清澈的水被过滤
只要谎言被重复十遍
我就相信新闻联播中每一处语气的停歇

好吧,让我相信你曾说过的一切
相信皇宫里面
每一块红色的青砖和
紫色的绿瓦

当秋天到来
我们将排队跃入忘川之水
也将学会不再哭泣的技巧
为一个寂静的夜晚增添它所需要的黑色

(2003年3月18日深圳桃花园)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