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之间
这世界
胖大
虚弱
疏离
屋面被麻醉了
覆盖厚厚的
轻薄的
晕眩
房前屋后
那些树
还有远方的森林
精神涣散
在昏睡中呻吟
撕扯
断臂
腰折
野鸽子的家
在这柔软的压迫下
房倒屋塌
一地的鸡毛和直肠

满世界肥肥的脚印
满世界咯吱咯吱的嚼舌根
房子土地树木各自独立
凌乱破碎
街路中的街路
歪斜
蹒跚
杂沓中带着遒劲
是出栏羊群的路径
也是河流中的河流
一个小尺寸的足印
俏皮出柜
惊喜游移
又尖叫着回头
足跟拖着
一扇短短的慧尾

太阳出来了
这曾经漂白的世界
开始虚脱
缩水
泥泞
比原来更加杯盘狼藉
如同一个未打扫的战场
铺陈着
一片肮脏杂乱的眼神
唯有阴冷中
有一点硕果仅存的清白
那些晾晒的屋檐下
冻透的辣椒玉米
一排排
狗洞大开的獠牙
在亮瞎你的眼睛的阳光里
一齐滴血

2017.03.10

By editor